修去显示心 真正实修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一日】有一段时间,我突然发现自己的显示心非常重,好显示,爱慕虚荣,而且这个东西非常顽固,他体现在我与人交往的过程中,在给别人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中。我明白必须去掉它,就挖了挖根。我发现这与自己的成长过程有很大关系。

我受教育程度比较高,读到了硕士。但是在中共恶党的教育体制下,很多学校都采取了灌输式教育,要求死记硬背很多东西,以应付考试。另外呢,由于自己成绩好,从小经常被老师和大人夸奖。只要知道答案,大人们就会夸奖,这个小孩聪明。长期下来,养成了以知为荣、知而不识的思维方式。这个我知道,那个我知道,但这个知却停留在表面,很肤浅。

参加实际工作后,我才发现自己的实践动手能力很差。特别是我的思维模式常常陷入一种理论化模式,一个很简单的问题,通过实践就能解决,或者问问人就能解决的问题,我却想的是找参考书,结果费了很多时间弄明白一个问题。

这个显示心还造成了自己在劳教所邪悟。二零零一年刚進入劳教所,我曾想把那些邪悟人拉回来。那些人找我谈话,我都不回避,经常与他们论理。旧势力也看到我的执著心,它们经常夸奖我,你的层次高,素质高,与那些文化低的不一样,满足了我的虚荣心。然后,它们就开始抛出一些断章取义的话来,尤其是它们抛出放弃对圆满的执著的邪说,给我造成很大的迷惑,因为我确实看到很多同修有对时间的执著。然后,它们又抛出相生相克的理,并说这些人的圆满都需要考验,那么考验这些修炼者的,那不是站在更高的层次上吗?在这些歪理邪说的蛊惑下,我迷惑了,我成天的想着这些理论,却想不通,因为师父后期的讲法我学的不多。它们甚至鼓励我,要勇敢的放下自我,放下执著于圆满的私心,走出来。最终我走向了邪悟。

出来后,看师父经文《路》,师父说:“过去在历史上一般正常的修炼,那些负的生命确实起到了对修炼者个人能否圆满的试金作用。是沙子就一定淘汰,而今天所不同的是天体中在正法,大穹在重组,所有对大法的所谓考验都是在干扰正法,而且参与迫害的又都是针对大法的破坏为目地的。旧势力虽然在过去历史上对个人修炼所干的一切能起到一定的作用,如果这一套用在正法中,不但不能达到大法要求的标准,而且对正法来讲,是严重的干扰与破坏。”

另外,我发觉自己常常陷入一种理论的辩论中,满足于知,而自己的七情六欲、各种执著心却并没有真正修去;却以为自己修的高,妄谈放弃对圆满的执著,夸夸其谈。师父在《何为修炼》中说:“出家人努力的念经书,把掌握经书的多少看作是圆满的方法了。其实释迦牟尼佛、耶稣,包括老子,在世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经书,只有实修,而师尊所讲出的话是为了指导修炼而说的。后人就把他们讲的话回忆着写成书,名为经书,慢慢的研究起佛学、法学来。不是像师尊们在世时那样,真正实修,把他们讲的法作为实修的指导,而是把学习宗教经典、学问当成了修炼。”

写出来,坚决的修去这个执著心。同时也是提醒一些在劳教所、洗脑班的同修,不要陷入理论的辩论中,从而被邪恶钻空子。要看自己真正实修了没有,真正按照师父所讲的法去做了没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