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的修炼经历——狱中学法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四日】我是在狱中得法的。这种与众不同的修炼方式,使我的修炼在各方面的困难都很大,最难的是没有办法学法—--没有经书,唯一可学的经文就是同修凭记忆默写出来的《论语》,这就是当时指导我修炼的全部经文。我每天学法就是反复的背《论语》。

同修离开后,又来了别的同修。他们看到我这种情况,心里很着急,就也把自己能背的经文写给我。我就象得到宝贝一样,放在身上,一有时间就拿出来背。后来我又被换了好几个监舍,这样遇到的同修就多了,我得到的经文也就多一些了。那时我已经得到了《洪吟》和《精進要旨》的全部,而且也都能熟练的背下来了。

随着我在看守所里的时间越来越长,知道我炼法轮功的警察也越来越多了,这样就加重了对我的监视,有针对性的翻号、搜身也越来越频繁了。以后的日子就更加艰难了。没有纸和笔,我们就用废弃的牙膏盒当纸,找个坚硬一点的东西在上面刻划着写,再不就用指甲在墙上划着写。指甲被划的裂开,钻心的疼。想及时的看到新经文几乎是不可能的,一旦得到就赶紧的背下来,以免被警察搜走。徐姐知道我是在看守所里得法的,所以处处关心我,看到我修炼这么久了还看不到《转法轮》,心里非常着急。后来警察把我们两个分开了,不在一个监舍了。徐姐通过特别的方法叫人把《转法轮》带進监舍后就要求警察把我和她分在一起,警察不同意,为此徐姐绝食。她绝食第三天,警察终于答应了她的条件,让我和她在一起了。这样我终于在修炼一年后看到了《转法轮》。当我一见到《转法轮》时,我的眼泪止不住了,像断线的珠子似的不停的往下流。我真的像见到了久别的亲人一样,再也不愿和他分开了,每天把他放在身上,惟恐他会离开我似的。我如饥似渴的读啊,读啊,何况,为了我能看到《转法轮》,徐姐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这些虽然是过去的事了,但有时自己不能抓紧学法时,回想起当时学法的艰难,就再也没有任何理由不精進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