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劳教所二大队恶警迫害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四日】我在二零零三年流离失所期间被当地恶警绑架,在看守所关押一月后被劫持到石家庄市劳教所二大队二零二中队(二零零四年十月后改为三大队特管中队),被非法劳教二年,在此期间我与大法弟子们所遭受的迫害揭露如下:

二零二中队是关押男大法弟子的魔窟,主要恶警:边树强、张力、董新国等,他们不遗余力的迫害大法弟子:反复播放污蔑法轮功和师父的光盘、强迫看污蔑法轮功的资料、强化洗脑、熬夜、长蹲、拳击、电击、警棍打、野蛮灌食、经常换床位和强迫劳动来摧残大法弟子的身心和意志。

大法弟子张增楼因撕毁强迫自己按照恶警事先编造好的题目写的所谓“揭批”心得,遭到恶警边树强、董新国的毒打,打掉一颗牙齿,三颗松动。后长期关押在犯人屋里,坐儿童塑料小凳,头冲着墙从早四点多一直坐到晚上九点多。

零四年五、六月份,大法弟子们为抵制邪恶,晚上在各宿舍开始炼功,此事被邪悟的人报告后,恶警边树强请示二大队队长从其他中队借调多名犯人对大法弟子进行隔离、上铐、毒打,多名弟子的屁股打的都成了黑紫色,晚上只能趴着睡觉,白天不能坐着,被打的最厉害的弟子有王建辉、路峰、张建文、刘玉东、王建华。

此后恶警对弟子们进行了更疯狂的迫害。恶警张力每天上课污蔑法轮功,他自己编造歪理邪说,强迫写心得体会,强迫回答问题。在烈日下强迫走正步、站军姿,六十多岁的大法弟子郭新现当场晕倒。邪恶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真是邪恶透顶。

大法弟子段起升、殷志章都是五、六十岁的人,因带头炼功,被恶警边树强扇耳光,用警棍毒打、隔离、让犯人看管、不让与人接触、说话、强行洗脑,进行精神和肉体折磨,二人消瘦很多。

七十岁的大法弟子张三星因声明所写“四书”作废,被恶警毒打,长期坐小凳直到解教,解教时,因抵制迫害,恶警把他从宿舍一直打到大门口。

六十多岁的大法弟子孙玉强被打掉牙齿。

五十多岁的大法弟子黄文江被恶警边树强打的牙齿松动,吃饭不敢用力嚼,耳朵被打的整天嗡嗡响,听力减退。

大法弟子张海舵和另一名弟子(名字不详)坚持大法信仰,拒不“转化”,被恶警长期关押在犯人屋里,坐小凳面壁,从早四点多到晚十点,长达三年。

大法弟子王晟彪不配合邪恶,正念正行,被恶警洗脑、熬夜、罚蹲连续四十多天,经常出现幻觉,腿都蹲残了,蹲着时有大小便不让解,身子憋的往上挺,被看管的两个犯人拧着胳膊让蹲好,大小便不让去厕所,用便盆,吃拉在屋里。让人活的没有尊严。

“六一零”办公室恶人视察劳教所时,找大法弟子王建刚去问话,得知王建刚仍坚信大法时,恶警边树强一看所谓的“转化成果”露了馅,恼羞成怒,自此对王建刚实施长期残酷迫害和折磨。

这只是石家庄市劳教所二大队二零二中队残酷迫害善良大法弟子的部份事实,仅是冰山一角。正告做恶多端、残害善良的恶警边树强、张力、董新国等,立即悬崖勒马,停止迫害大法弟子,免得形神全灭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