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劝“三退” 事半功倍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四日】师父在《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讲:“再有,你们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讲真相。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我悟到慈悲救人迫在眉睫,被邪恶非法劳教迫害致三年不能走路的我,回家学法、炼功、发正念之后几天,就能去路边劝三退了。

一开始,行人吓的边躲闪边往回撵我,说“赶快回家炼功去,别在这儿吵吵了,看被人抓去。”我一看救不了人,挺懊丧的,急的直出汗,累的够呛、嗓子都喊哑了,心里还有气。同修告诉我别急于做事,要先静心学法、发正念、看《九评》和《明慧周刊》以及真相资料,充实自己。

当我看到师父讲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和“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清醒》)的法时,找到了自己的不足,悟到了不是世人糊涂、难救,而是自己法理不清、不理智、无智慧,没讲明白。语气、善心、道理都没能达到救人的标准。从此,我不急不气,耐心、智慧、心平气和的劝三退,让世人听的明白、退的放心。

在劝三退前,我先发正念,然后祥和的问:“您知道三退保平安吗?”如果世人说“不知道”,我就接着说“预言家说天要灭中共,退出党、团、队及共产党的一切组织才能保住性命,不退就会成为恶党的陪葬品,我都退党了,好心人帮咱免费在外国大纪元网站上退,中国也不知道,大名、小名、化名都行,你入过啥?我也帮你退出保个平安吧。”这样一说世人一般都同意退。最后我会告诉他默念“法轮大法好”,去病免灾得福报,还有“天安门自焚”是假的。

以下是我给世人抹兽记的一些过程。

一、 给行人抹兽记。

一天,我去市场的路上看到前边有一个五十多岁的女士,就追上去喊“张姐,没想到好几年没见,在这碰上了。”她一愣,我说:“你不是搞商业的吗?咱俩是一个系统的。下岗后,你卖货,我不是常去买吗?”她说:“那是我姐,我们姐俩脸像,她得了脑血栓,好几年没卖货了。”我说:“不怕,你给她捎去一个护身符,让她默念‘法轮大法好’,再让她声明退出党团队和红卫兵什么的,就好了,因为天要灭中共、退党保平安”。我又把真相资料给她了,她也退了。

还有一次,我在一个小胡同遇到一位老干部,我说:“您不是三十多年前那个工作队队长吗?”他说:“是啊。”我说:“天要灭中共了,三退保平安”,他说:“我知道,那边贴着呢,就是不知道应该找谁退。”我说“我帮你退党、团、队、红卫兵。”他说:“还有儿童团团长,你也给我退了吧,那是八路那一伙的,跟共产党都是一伙的。”我向他洪法、揭露邪党对大法的迫害,他说:“我知道,我老伴一身病都炼好了。但上边一抓,吓得她把书都烧了。现在想看都没处买了。”我兜里正好有一本《转法轮》,就给他了。

二、 给晕车的人抹兽记。

每次碰到晕车的人,我都先让其默念“法轮大法好”,等他不吐了,再给他劝三退,结果没有一个不退的。一次,我跟同修坐客车,突然听到一个小伙子喊:“大爷,快过来。”只见一个老人摇摇晃晃的把头伸向窗外去呕吐。我告诉他默念“法轮大法好”,就不晕车了,小伙子一着急就喊出了声“法轮大法好!”这一声喊,客车内外都听到了,老人稳稳的坐着,闭目养神了。后来,爷俩都退出了邪恶组织,连售票员都退了,小伙子还要学大法。

三、 给卖东西的人抹兽记。

一般我都是先说下岗之苦,卖东西的很难,种子、化肥都涨价了,比国民党税还多,共产党腐败、百姓日子不好过啊,卖方说:“可不是,这还不算,动不动城管的就推摊、踢东西、撅秤,简直象土匪,我看共产党要完蛋了。”于是我就告诉他们“天要灭中共,退党保平安,赶快声明退出党团队,保个平安吧,免得跟它一伙儿倒霉。”很多人都表示同意,然后就退了。

四、 下乡抹兽记。

一开始,進村我就打听熟人家,耽误事儿。热心的老乡一下子就把我带到家中,熟人更热情,不送上车都不回去,结果只退了有限的这几个人,还得中途下车再去别处。这回打听一个全村都不认识人的地方,这样我就可以随便给村里人做三退、满村的发真相资料。一天能退三、四十人。

五、 去县政府抹兽记

去时,我一般先请师父加持并发正念,觉的自己象神一样高大。政府官员就象幼儿园的大班小朋友,然后我跟县610、公安局、法院劳动局、民政局、镇政府、派出所等单位的人讲真相、劝三退,每次都堂堂正正、理直气壮的。有的人听不明白,我就讲“南亚大海啸”、刘伯温的预言,再说中共都是跟苏联学的,那样大的苏联都一夜之间就倒了,何况小小的中共,天灭中共人难违,改朝换代是天意,中共已经腐败透顶、邪恶至极,“三反”、“五反”、“肃反”、“镇反”、“文化大革命”、“六四血案”、“迫害法轮功”,造成八千万无辜的中国人丧生,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总合,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善恶必报,中共能不灭亡吗?

当有人说“共产党给我钱,怎能说它不好呢?”我就这样讲:“不是它给你的钱,是你自己付出就应该得到报酬,还仅仅给你个小头,凭你的才能,给别的党干,不知比它给的多多少呢!台湾人过的多富裕,不就是因为那里没有共产党吗?再说,恶党给你多少钱能买来命呢?天灭中共,谁跟它一伙谁就活不成,谁声明退出来谁就能平安,用化名在海外大纪元网站上退出来谁也不知道,也不影响你升官发财,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省得到时后悔都来不及。”有的人就退了。

但有一天下午我在镇政府讲真相就不太顺利,办公室5个人都在办公,我讲一遍没啥反应,我就又重讲,一个男士说:“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是政府机关,你还敢在这宣传法轮功?一会我们给派出所打电话。”我没在意继续讲,他说:“你再讲我马上给派出所打电话抓你。”我说:“别说你们这是文明的地方,都是知识份子,我就是去公安局讲都没人抓我,我不是来救你们来了吗?”此时办公室静的象一潭死水,我一看,一个个都低头抿嘴乐呢。我想起了师父说的“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

另外,有个别难退的,我就利用师父教的多种方法做,师父说:“从整个情况来看,其实目前的情况也就是这样。大法弟子做的每件事情都别小看。你一句话、一个传单、键盘上按的一个钮、一个电话、一封信,都起着很大的作用;明白了真相的生命他也是活传媒,他们也在讲真相。在社会上形成很大的影响。大家也看到了成绩,也看到了你们有力的那一面,所以大法弟子往下做还是这三件事:修炼好自己,讲清真相,发正念清除邪恶。”(《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

有个街坊,家里供着狐黄白柳,是社区居委会的“红人”,一家三口,我当面给资料,他们不要,劝说他们,也不听,背地里还说把送去的资料往垃圾堆里扔,还举报了我。居委会和公安局都来过我家找我,谁找我,我就救谁。后来我每天给她家发正念、多次写信、寄真相资料,让生人给她家打电话。半年后,她丈夫、儿子都退了,她也不反对三退了,只是说自己也没入过。这件事让我体会到了师父说的“佛法无边”、“大道无形”、“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

就这样一年下来,我给近千个世人做了三退,有的还开始修炼大法了。我也意外的得到了退休金,我知道这是师父的慈悲,也是“无求而自得”的体现。

这次写稿时,干扰非常大,一拿起笔来就困的睁不开眼睛,十多天才写完草稿,一看还前言不搭后语的,想修改也感觉很费劲。这时我想起师父的鼓励:“攀上高阶千尺路,盘回立陡难起步;回首如看修正法,停于半天难得度。恒心举足万斤腿,忍苦精進去执著;大法弟子千百万,功成圆满在高处。”(《洪吟》登泰山)

我悟到,邪恶干扰要清除,稿写好,好给师父看,于是我先写个严正声明,声明如果以前跟旧势力签过什么约全部作废,就走师父安排的路。第二天我先发正念解体干扰我写交流稿的一切邪恶因素、黑手烂鬼、共产邪灵,然后再修改就省劲多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