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放过一切机会劝三退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九日】我是一个体弱多病的医务工作者,满身的慢性病几十年都治不好。九八年喜得大法,修炼半年后,全身病状全消失,使我感到无病一身轻的喜悦。九九年七二零后江氏流氓集团铺天盖地疯狂迫害法轮功,真是天塌地陷邪恶至极。我就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在几年的被迫害中反迫害,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世人。随着师父正法形势的推進,我深深的认识到是师父把一个满身罪业的我从地狱中捞起来成为大法弟子中的一员,那么今天,我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一个助师正法的大法徒,与师父正法时期同在,是无比的光荣与幸福,一定要按师父的要求把三件事做好,完成一个大法徒的历史使命。

我是闭着修的,什么也看不见,可我就是信师信法。我深知正法时间的紧迫,众生仍在被蒙骗中、被毒害中,如果真相一显将有多少众生遭毁灭?每想到这些我就心痛,那些怕心、私心、那些执著就逐渐的在减少、减小,正念一强人心也就少了。下面就谈谈我讲三退的一点体会。

自从师父经文《再转轮》和大纪元《九评》发表出来后,邪恶又煽动世人说我们反党,参与政治。这些歪理邪说干扰不了我,我就要完成我的历史使命,按师父的要求“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救人要紧。我开始从家里讲起,由于执著亲情,他们不但不听,反而反感,说些不好听的话。我及时学法,向内找,摆正关系,对他们象对待其他人一样,只当是一般众生,一个被救度的对象。放下执著再跟他们讲三退,讲共产邪灵在世上干了很多坏事,现在天要灭它,你们入党、团、队时都举手对着血旗发过毒誓,抹掉兽的印记,保平安,他们就都接受同意退出来。

我有一个侄子在政府上班,因受党文化毒害较深,怎么讲他都不听不退,我给他《九评》看,我没有放弃,经多次给他讲,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共产邪灵因素,最后终于明白了,他说:好吧,给我退了。

还有一个是我老头子的哥哥,曾经当过大队书记,是个老邪党党员,跟他讲三退,不但不接受,还说些不好听的话;我跟别人讲真相,他还干扰我讲。当时我想这个人是没有救了。后来师父发表了《济世》,告诉我们“正念救度世中人 不信良知唤不回”,师父的伟大、慈悲给我们增添了勇气。我又多次反复给这个老哥讲三退。最后一次他到我家来,我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共产邪灵毒害与干扰,最后跟他讲共产党没有给你半点好处,你为它干了一辈子,老了没用了把你抛弃了,生活没人管,这么大年纪还出来打工,在国外都有生活保障。他自己对比一下明白了,同意退了。这件事告诉我,救人就是要有耐心,就是要有慈悲心。

我上班也是救人的好机会。这是师父给我安排的好环境,师父把有缘人引到我身边来,我不能让有缘人失去得救的机会。在工作中接触的病人各种各样的都有,看完病后打上针,再慢慢的给他们讲。先讲“法轮大法好,千万不要反对大法”,邪党政府镇压法轮功是错的,我们修“真、善、忍”没有错,法轮大法是正法,邪党电视报道的都是骗局,都是编造出来的、假的;再讲邪党所犯下的一系列杀人罪行,从土改斗地主富农、镇压反革命一直到六四杀害青年学生,杀人八千万,最后镇压法轮功,告诉他们共产党干的坏事太多了。现在老天爷要灭它,赶快退出来吧,不要与邪恶为伍了,退出来保平安。病人很快就答应了,有的说谢谢你,我说你应该谢大法才对。

也有不信的,还有嘲笑我攻击我的,背后说三道四的都有。有的说我迷的太深;有的说你还是医生,不信科学信这个。这些都动摇不了我,根本不把他们讲的话放在心上,我只是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灵干扰。师父说:“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修者自在其中》)常人中的一句坏话算什么,动摇不了我救人的大事。我照常讲,上班讲,下班讲,跟同事、同学、亲朋好友、老师、学生讲,碰到当官的讲,遇到警察也讲。坐车讲,商店买东西讲,碰到要饭的讲,捡垃圾的也讲。

用大法给我的智慧去讲,有的几句话就同意退了,有的要耐心的讲,只要是我所接触的人,都是我讲真相劝三退的对象,不放过一切机会给每个众生、每个有缘人一个选择美好未来的机缘。

我比其他同修还差的远,正法还没有结束,按师父说的去做“越最后越精進”。我希望我们地区的大法学员、还没有从人中出来的同修们快走出来,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跳出旧势力的安排,走好师父安排的路,不要错过这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万古机缘,真相一显后悔晚矣。

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