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如何对待邪悟者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五日】姥姥是我村一个乡亲的姥姥,因她从我村得法,所以我们就称其姥姥。她从天津板桥劳教所回来,讲起话来提到师父的时候就直呼师父的名讳,谈法理和同修们讲的不是一回事了,也不看书不炼功了。

我村几个同修很痛心。我决心一定要把她启悟明白过来。她在我村闺女家住一年多,我隔三天两天就找她聊天,开始我和她争辩,后来看光争辩不行就不针锋相对了。我和她谈从得法后她身体的变化,家庭关系的好转,还有她儿子开车被汽车撞后平安无事,坐车的人却死了,后找仙姑上香算命,仙姑说有大法神佛保佑。不仅我去开导她,有时我还叫其他同修去劝她,持之以恒,在大家的努力下,更是在师父的加持下,她终于明白了。现在她在她们村成立了学法点,又成了做好三件事带头人。

我知道还有一个邪悟的,谈起话来相当能聊,自称她在很高层次了,告诉同修不要发《明慧周报》资料了,不要贴大法传单标语了,胡乱解释说这是因为师父在《祝由科》里讲画符、贴符是小道。她把师父的法肆意的曲解,一口一个师父怎么讲、两口一个书上怎么写的,到处去拖学员下水。同修们都不愿接近她,告诉我不要受她的影响。我对大家的看法不认同,我说不能这样对待昔日的同修,决心要找她。怎么找她?她住在县城里不知道地址。那些天我心里很急,我决定上她娘家那村去找,因她娘家我认识。

第一次去她妈家,她也到了,我想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想找她,师父就安排她回娘家。见面后我们争辩的很激烈,她想转化我,我想转化她。一个多小时没有成效,我说以后再谈吧。第二次也是我一想找她,师父就安排在她娘家见面。第三次是她到我村来转化上面谈到的姥姥和另一个同修,这次是我去找姥姥串门,正好碰上她,刚一对话,她便说还有急事先走了。看出她这次对我是有畏惧感的。

她走后我问那两个人她讲的怎样?她们说太好了,果真被她骗过去了。我又给她讲这是邪悟。通过切磋,二人一点一点又明白过来了。过了一段时间,我想还得找她,到她娘家一看,她已先到了。师父精心的又一次安排了我们的谈话。随着时间的推移,也许有别的同修都在劝她,这次她们不那么邪了。最后,我说你说我们悟的低,到圆满的那一天,就是我悟的低了可得道了,可是你想没想你这种悟是邪悟,到我圆满时你就要下地狱。

看的出她在用心听我的话。在后来的日子里,我没有那么强的念要见她了,因为她妈也修炼了,再以后上她妈那去就碰不到她了,向她妈打听知道她明白过来了。

通过和这两名邪悟者的接触,我认为只要我们有信心,师父就会加持同修找回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