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成都新津洗脑班恶人殷舜尧(图)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六日】殷舜尧又名殷得才,男,四十岁左右,四川省新津县兴义乡人。毕业于海南政法大学,大学毕业后分配在新津县人民法院,后调到“四川法制教育中心--成都新津蔡湾洗脑班”任教导科科长。

此人极其伪善心狠,谎称自己也曾炼过功,编一套荒诞离奇的故事,欺骗恐吓大法学员;指使邪恶之徒毒打大法学员……;以及该洗脑班中许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都是在殷舜尧的策划、指挥和直接参与下实施的。

下面简介新津洗脑班,即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迫害大法学员的罪恶来看殷德才极其邪恶毫无人性的真实面目。

四川省成都市新津洗脑班是中共成都市委和四川省委,遵照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灭绝政策“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而建造的,是对四川地区大法学员残酷迫害的集中营。也是四川地区迫害大法学员的所谓“指导单位”。洗脑班自二零零三年四月下旬开始大规模迫害大法学员以来,前后近千名大法学员在此被酷刑强制洗脑。

新津蔡湾洗脑班是由花费大约五百多万元将原地处新津花桥蔡湾原某空军部队研究地改建而成。这里的工作人员一部份是从成都调来的;一部份是新津当地抽调来的;还有周边其它县抽调来的。这里高墙外筑,对外挂牌“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现在连牌子都不挂了),实则是洗脑班。是一座真正的人间地狱。高墙内使用毒刑迫害大法弟子,甚至大法弟子在这里被迫害致死、致疯,外面却无人知晓。……。有些在监狱、劳教所不转化的大法弟子也被劫持到这里进行所谓的转化迫害。关在此地的大法弟子只要不转化即不放弃“真善忍“,就会一直关押迫害下去。新津蔡湾洗脑班的罪恶是中共迫害大法弟子的铁证。


这是该中心大门。(此门平时长期关闭,只是在有难得的车辆进出和此中心工作人员进出时,才会开那么一瞬。)

近距离摄下的洗脑中心大门及通往大门的一条路,及关押大法弟子的那幢六层高的楼房。

新津洗脑班中心采取三级督促制对大法学员进行迫害。即:中心→“教导科”科长→“帮教”(洗脑员)→“陪教”(协助洗脑员)。每天洗脑情况记录存档,其信息第二天早上碰头会上处理,并制定当天洗脑的具体措施,由教导科科长殷舜尧直接下达给洗脑员或协助洗脑员。如此专业化的洗脑班全国仅有山东青岛和四川新津两家。

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有四种来源:地方及单位直接绑架来的;二是从拘留所或劳教所强行带来;三是从其它洗脑班劫持来的;四是劳教、劳改期满后被劫等来的。迫害大法学员手段无与伦比,十分毒辣。

一、精神上折磨

为了逼迫学员转化,此黑窝利用闭路电视每天播放诽谤大法和师父的录像片,或是找一些邪悟者的文章来读,强行学员听;还把师父的法像和师父的名字复印数张放在地上强行拉着大法学员用脚踩,所有这一切,如不配合,则将会受到各种更加残酷的迫害或体罚。

此外还实行药物迫害:在饮水、饭菜中下药,水果里注射药物,食用后半小时就会有药物反应。主要症状是头胀头昏、眼球往外突出、心绞痛……。这就是大法学员为什么在外面一切都好,关押一段时间后身体“难受”,像得了重病一样的真正原因之一。

欺骗伎俩:殷舜尧谎称自己曾炼过功……,编造谎言欺骗、威胁学员,有的还假冒省人大官员调查“法轮功”为幌子欺骗学员,企图从话中套出你所在地区大法学员的具体情况。

当他们的所有阴谋均达不到转化学员的目的时,他们便几个人一起强拉着学员的手在他们事先写好的转化书上签字。

二、肉体上消灭

如果以上方法达不到转化学员的目的,恶徒就从肉体上残酷迫害大法学员,强制转化。

施暴迫害:不准睡觉、罚站、铐在坐凳上也不准睡,有时指使六、七个恶徒暴打一个大法学员……;注射毒针,往大法学员体内输破坏中枢神经药物,造成学员意识不清、神智恍惚、呆滞、不认识人……。

野蛮灌食,让学员经受灌食过程中撕心裂肺的痛苦,以达到学员放弃绝食、放弃信仰。成都大法学员杨静被邪恶绑架到此黑窝时,想用绝食反迫害,殷舜尧便对其学员恶狠狠的说:“你要绝食,想死,不会让你死,我让你生不如死……。”新津大法学员詹敏被浇灌灌食时,上插鼻管,下插导尿管,手脚捆绑在木板床上不能动,被折磨得乙肝复发也不放人。成都大法弟子李晓君被野蛮灌食时一口上牙被撬掉。

以上这些新津洗脑班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手段都是在恶徒殷舜尧的直接策划、指挥、参与下实施的。

迫害大法学员的同时,新津洗脑班还不忘榨取钱财。从成立到二零零五年底已榨取钱财初步估计超过两百万元。

新津洗脑班的罪恶远远不是这点笔墨能写尽的,这只是极其概括简要的揭露。新津洗脑班的罪恶就是邪党迫害善良、毫无人性、残暴、反人类的……罪恶的铁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弟子的殷舜尧的罪恶也就暴露无遗。

这里,我们奉劝殷舜尧及其还在对大法学员行恶之徒,立即悬崖勒马,不要为了一己私利、眼前利益葬送了自己的未来。记住:善恶必报是天理,只争来早与来迟。

附:殷舜尧手机号码 13880590177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