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院门前派新唐人晚会传单有感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八日】上周末,我和先生去参加退党活动,活动快结束时,一个同修问我有没有时间去发新唐人晚会传单,她说有一场常人的戏在一个剧院就要开演了,需要人去那里发新唐人晚会传单,我和先生答应了并及时赶到了剧院。

那天没有准备,我穿的是黑色的上衣,我在考虑,没有穿漂亮的唐装,会不会影响效果,影响形象。仔细想想,外表很重要,但不是第一位的,我的心在哪里是最重要的,况且人们要得的是传单,谁会特意在乎我的装扮,下次准备好一些,这次虽然没有准备,也要做好,既然来了,就做应该做的。

于是我稳了稳心,默念“法轮大法好”,向来看戏的和过往的路人一张张的派发传单。过了一会儿,人们象潮水一样从四面八方涌来,人越来越多,我的心有点急,这也发不过来呀,我的手也不听使唤,天很冷,之前参加活动,又下雨,淋了一身雨,手也冻的有些僵硬,往往发了这张,来不及发下一张人们已经走过去了,有的人见我要给他们传单,就停下来,等我把传单递给他们后他们再走。发着发着,不知什么时候人们好象开始一个挨一个的都接到了传单,好象后面有一只大手在给我力量,在加快速度,发着发着,就象随着一个和谐的韵律在做,递出传单,就有人接到传单,递出传单,接到传单,递出,接到,递出,接到,这之中,还有许多东方面孔的人接到了传单,我们平时想找这些东方人还不好找呢,今天这些人都出来了,这个机会真可贵,我内心里在谢谢同修连日来为安排落实这些事情的付出,谢谢师父给了我这样的机会。

有一瞬间,我感到我好象在另外空间在做,在和这些生命说话,在讲给他们什么。

“开演时间到了,我们别发了,走吧。”先生对我说。不过,我看到还有从各处跑过来的人,我对先生说“我们不是来做事情的,还有人往这跑,他们在等着接传单,我们不能走,再发一会儿。”这时候,有一女士急匆匆的跑了过来,我递出了传单,她在和我擦肩而过的一瞬间迅速抓到了传单,然后跑進了剧院。就这样,人们跑过来,接过传单就跑進了剧院,直到没有人再進剧院,我们才离开。

这短短一小时的经历,使我明白了许多,也使我看到,无论今天人类有多少常人的剧在上演,其实人们都在等着结缘,等着看新唐人晚会这场大戏。在人间演新唐人晚会,这件事情背后的内涵和意义很深,所能起到的作用也不是我们人的观念所能想的到的。

师父说过:“师父的法身也好,正的神也好,大法在世间布的巨大的场也好啊,可以把有缘人、可以把可救度的人利用各种环境弄到你跟前来,给他提供一个知道真相的机会,但是你们得去做,你们不去做也不行。”(《美国首都法会讲法》)这一次,我对师父的这句话有了更深的理解。其实,师父一切都安排好了,就等我们去做了,放不下的都是自己的常人心,顾虑这个顾虑那个,就是没把大法摆在第一位。

如果在海外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动起来,为新唐人晚会尽一份力,那会有多大变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