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会稍纵即逝 抓紧时间救度

香港讲真相心得


【明慧网2006年2月16日】2006年2月2日至6日是我第七次到香港,面对一波波到香港度假的中国旅客讲真相,觉得五天竟一下就结束,时间是这么的不够用。在此跟大家分享一些心得,也希望海外更多有便利的同修能前往香港支援讲真相。

一、明白真相的人们

虽然在过程中碰到过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们,但是仍有许多人是知道真相的。在迪士尼的时候,碰到一位女性旅客,当她看到我正捡着旅客丢回的《九评》,还打算送给她一本时,她笑着指着衣服的里层,掏出一本《九评》,并告诉我,别给那样浪费的人了。

还有在落马洲时,碰到一位大婶,她问我们有无《转法轮》,她说他们家亲戚很多人炼了法轮功身体健康了。我们说等她回程后给她准备一本,她还说国内私下都知道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在公司时常接到海外传真过去的《九评》等真相资料。

另有一位旅客下车抽烟,我上前去问他:“退了吗?”他说“早退了”,并说“这样的党谁要跟它为伍?”我跟他说:“不只您要退呀,您的亲朋好友都要告诉他们赶快退呀!”他点点头,捻掉香烟就上车去了。我知道他是借故下来抽烟的。

还有一位基督徒,他是香港人,我已经有两次在香港的退党游行记者会上看到他演行动剧,或者是自弹自唱,还跟我们一起走完游行全程。我很佩服他的精神与正义支持,所谓人权无国界,多么希望有更多的人能一起声援,一起全民反迫害。

二、正念的重要

到了迪士尼,我还没发正念就被找去发资料,一开始发时,出奇的顺利,但后来就没那么顺利了,后来我才悟到,当我在发《九评》时,大多数(约50位)的同修同时在发正念,在整体正念的除恶下,效果显著的好。接着,大家分头分散去做时,似乎力量也没有那么强大与集中了,同样的情况体现在大家傍晚六点集体发正念后,离开的旅客接受《九评》的情况也明显的好。我在过程中体会到用心发正念的重要,及整体发正念的威力。

还有一件事也让我体会到正念的重要。针对黑名单事件,我参加了香港高等法庭的开庭,我们要全程发正念清除法院里的一切邪恶因素。虽然听不懂港府辩护律师在讲什么,但是明显感受到人的空间跟大法弟子的正念息息相关:当我们发正念状态不好或走神时,港府律师不但滔滔不绝,法官也频频点头(好象赞同他的辩词)。

但是当我们向内找,彼此提醒加强正念时,我看到在人的这个空间,对方律师频频支支吾吾,不但找不着文件,还有一小段时间的鸦雀无声,法官也托着腮(略显不耐)。后来我虽然回台湾了,但听台湾同修讲,接下来的出庭,港府律师还被卡在电梯里出不来,发言时间明显缩短。

其实,面对生活上的小事,我们也要尽量保持着一思一念纯净,才不会被钻空子。由于我的行李箱的轮子上次去美国时坏了,这回在香港下飞机时实在难推,本来在香港还动了换个行旅箱的念头,但是一想到它这世选择当行旅箱来帮助大法弟子,我怎么可以随意抛弃它,于是我心中起了一个念头:你还有使命没完成呢!加油!竟然它就好使多了!

有一晚回旅馆后,原本打算学完两讲法的我头痛欲裂,我躺在床上试图恢复精神,但是一想到我不是来这儿躺的,我要起身和同修一起学法。果然,不舒适的状态没了,不但脑子清醒,还越学越带劲,最后顺利的把法学完。

三、抓紧时间救度

声援退党游行当天,我看到香港人车似乎全都停下来,有的探出头来,有的索性下车看我们的队伍,对面车道的马路简直就是停车场,一部挨着一部,一点也不动弹。我参加香港游行四次,头一次看到这么多人,人的这块儿也许是农历新年,其实我明白,另外空间是众生在着急。我一路发着正念,腰鼓队在前面领路,场面是这样的殊胜庄严,眼眶竟不自觉泛红。

回程的飞机上,由于我个子矮,行李放不上去,一位男士起身帮我的忙,我向他道谢。他的同伴以非常标准的北京腔重复着我的“谢谢”。直觉让我惊喜,我和同行的同修友善且主动的跟他们寒暄,得知他们是来文化交流的。我们跟他们讲大法在台湾的洪传、国内退党的真相,还给他九评及特刊,他们没有不悦,反而专注且默默的听着,还利用在飞机上的时间看特刊。我们发着正念:相信他们是多有福份的一群人,有这么从容的时间能明白真相,顿时觉得师尊的慈悲苦度啊!

支援纽约曼哈顿反酷刑展的行程已经结束,我很遗憾自己曾经有机会去,却因为顾虑这顾虑那而错失,正是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希望今后自己能更加抓紧时间做好该做的事,也希望所有的同修越最后越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