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至今对大法及师尊不坚定的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八日】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迫害之初,很多学员都有相似的想法,那就是,大法正不正?师父是个什么样的人?到底该不该学这个法?经过我们冷静、理性的思考,大部份学员坚定的走了过来,而且在后来不断的精進学法中,对法理越来越能深刻的证悟,真正认识到了正法弟子的巨大使命,各自走出了自己的返本归真、救度众生的修炼之路,树立了大法弟子永永远远的无量威德,圆满着我们的世界。这是何等的殊胜与自豪。而大法弟子所能成就这一切正是因为我们有慈悲伟大的师父,是师父造就了我们,是师父给了我们建立威德的机会。师尊的佛恩浩荡将是弟子们永远也无法回报的。

而今,在宇宙正法接近尾声的今天,在正法弟子即将展现辉煌的不久的将来,我们的部份同修,甚至是一些老学员却时不时的对法动摇,对师父怀疑,以至于不能精進实修,求安逸心迟迟不去。每当正法中出现一些新的形势时,就会不理解,不自觉的用人心来看待法,用人理来衡量师父,甚至于说出些对师父不敬的话,尽管他们不是有意的。每每看到或听到这样的事,我的心会很难受,不是人的那种伤痛,是对师父度人之艰难的理解,是对同修太迷的焦急与感伤。作为同门弟子,我们看到同修误在哪块时,应该及时的叫醒他,打开他的心结。基于此,我想借助此文与在信师信法上动摇的同修诚心交流,共同走好回家的路。

就我所接触看到及听到的,凡是这样的同修多半是法理上不够清晰,加上人的执著,继而对正法中出现的一些问题不理解,又没有及时通过学法打开心结,以至于不明白的问题越来越多,在后天观念的支配下,动摇了修炼人应有的对师、对法的正信。下面就将这类同修动摇的主要几个问题逐一進行切磋,但愿能打开同修的心结。

(一)大法书籍改字不理解

大法书籍部份用字已经改了几回了,对于此,一些学员出现了不理解,说既然是佛法,怎么能改来改去呢?怎么总变呢?佛家不是讲不打诳语吗?师父说的话既然是法,应该不变不动,怎么还变呢?因此对师父产生了怀疑与不解,而且有这样想法的学员还觉得自己这样想有道理。

同修啊,我想问一句,你所说的道理是不是人的理呢?是不是旧宇宙的理呢?回过头来,再看看我们大法弟子的修炼。从师父法中我们知道,大法弟子都是从很高天体中来的。为什么来?是因为旧宇宙已经走向了末劫,已经到了成住坏灭中的灭的阶段,众神都在选择如何自救。而我们作为很高天体的王、主,知道慈悲的师尊要下世正法救度整个大穹,而旧势力也是旧宇宙中的生命,而且是每层天体中非常有能力的生命,它们自己做了一套细密安排,想借用师父正法,淘汰所有它们看不上的生命,所谓的净化宇宙,从中保留着自己的一切,达到为私的目地。而这恰恰不是师父所要的。师父是要通过正法尽量挽救整个宇宙大穹中的众生。这与旧势力的想法及安排是截然不同的,所以旧势力的一切变异安排就构成了干扰,成了师父正法中的巨难。

旧势力从上至下的层层安排到了人的表面空间,体现在人的文化、思想、行为上都发生了严重变异。那么就大法书籍改字而言,我个人所悟,由于旧势力在师父传法之初已经把一切做了周密的安排与改动,其中就包括世间文字的使用、内涵,已经不是师父的安排了。然而当大法开传时,师父如果不利用旧势力的安排,直接按照新宇宙的文字内涵讲法、出书,对于满脑子是旧宇宙理的我们是无法理解与接受的,旧观念的制约就会使我们无法走進大法中来,与大法擦边而过,那样师父如何度我们?

但是,旧势力所安排的一切又是不能要的,所以当正法進程到了一定时期,大法书籍中一些被变异了内涵的文字需要修正过来就成了必然的了。由此我体悟:改字也是师父正法的一部份啊!

那为什么改字的事情师父让大法弟子来做呢?师父讲过,师父让我们做的事都是为我们自己做的,都是为我们好的,都和我们的修炼与圆满有关。那么,在改字的问题上,我们是否真的都那么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呢?

(二)对师父说的不承认迫害不理解

师父在法中多次讲过,是不承认这场迫害加考验的,大法弟子也不能承认它。对此,同修又不理解了。尤其是看到狱中大法弟子被残酷的折磨,就更不理解了,说师父不是说不承认迫害吗?怎么还让这样残酷的迫害发生?因此又动摇了对师父的正信。我觉得这就是同修没有系统的学好法的缘故。

我是这样理解的。师父的确是不承认这场迫害的,否则就不需要在正法中清除旧势力,还让大法弟子发正念除恶了。那么是不是说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们就不用做好了呢?光清除它就是了。不是这样简单的。大法弟子是未来各层天体的法王,在修炼中必须达到新宇宙要求的标准。而旧势力出于妒嫉是虎视眈眈的瞅着我们,我们稍有做不好,它们就要钻空子,以考验为名伺机干扰迫害我们,阻挠我们做好三件事。

至于为什么迫害会发生,为什么有的学员会被迫害的非常严重,建议同修看看师尊的《北美巡回讲法》、《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及后来的一些法会上的讲法,师父已把真实的原因说得很透彻了,并不是人表面看的那么简单。这方面的讲法同修多看看就会明白。其实只要我们把法学到位了,对法理上升到理性认识,什么都会明白。

(三)对时间的执著

在这场迫害中,由于求安逸的人心,很多大法弟子不自觉的就执著时间,什么时候修炼才能结束呢?三年、五年……于是开始在师父的法中寻求答案。正如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你们当初在这场迫害中都觉得度日如年,就包括现在一段时间也有很多学员在想:什么时候结束啊?这迫害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因此有人就想师父在诗中写过说春天要到了,就想:哦,是不是春天就要结束了。我以前在诗中还写过秋天,那有的学员说:一定是秋天要结束了。那秋天过去了,没结束,好象有种失望的感觉。大家想一想,这不是在用一颗常人之心对待这一切了吗?”这样反复几次,一些同修就动摇了,到底大法修炼能不能结束?于是在人心的驱使下,对师父说话产生了怀疑。

我们知道,古代的预言很多都提到了大法结束的时间,按照那些预言的说法,迫害早该结束了。那么为什么没结束呢?个人所悟,第一,那些预言家看到的是旧势力安排的情况,真正的正法中的情况他们是看不到的;第二,师父要救度一切众生,而大法弟子因为尚有很多的人心没去,没有达到正法标准的要求,所以师父为我们延长了结束时间,给大法弟子不断做好的机会,更多的救度众生。一旦正法结束,一切也都定下来了,那时想做好也来不及了。而那些曾经在迫害中做了对不起大法事而又没有及时弥补上来的学员,如果正法很快结束了,这些学员怎么办呢?师父能不给他们机会吗?

还有象本文提到的这些不能坚信师父的学员,如果不能及时归正认识,提高上来,在最后修炼结束的时候仍然对法动摇,那么结果会怎样呢?一个修炼的人,如果连信师信法都做不到,又何谈圆满?不是正法不结束,是因为我们没做好才使师父延长了时间了啊?曾有一同修的家人说,拖的时间越长,不信的越多。不是这样,是金子一个也不会落下。

(四)觉的法中有矛盾的地方

一些同修在学师尊的讲法时,碰到了看不懂的地方,便象常人研究学问似的抠问题,结果越抠越不明白,反而觉的法中前后有矛盾的地方,于是产生不解。对于此,我想说说我的感受。从得法那天开始,我就比较注重学法,师父的法看了一遍又一遍,有时也会遇到不懂的地方。但我想我们不能用常人的理来衡量法的,于是就放弃抠问题的想法,什么也不想,就往下学。随着法学的越来越多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原来理解不了的地方都理解了,而且真的象师父说的那样,所有的讲法都是圆容的,整个连成一体。参透佛法的美妙,内心的舒服无法言表。这还是我从无边法中仅悟到一点就有如此的感受,这个法真的是太大了。

结语:

同修啊,我想说,作为修炼的人碰到任何问题都应该无条件的向内找,当我们出现种种对师对法不坚信的思想时,是立刻向内找还是向外求?我曾听过有的同修看到改字表时,第一句话就是:怎么又改字了?不是说不改了吗?这句话里是否掩盖着嫌麻烦的心,嫌耽误自己时间的心呢?如果自己没有从法理上认识到改字的意义,可以在今后的学法中逐渐认识到,但不要任由后天观念评价改字。

另外,当我们执著时间不结束而说这说那时,是否想过是不是触动了自己的那颗常人利益之心呢?如果在和平时期,我们会这样执著吗?是不是在迫害当中怕失去人中的利益,求安逸心而使自己产生动摇呢?是不是只想从大法中得到好处,而不愿付出呢?一手抓着佛不放,一手抓着人不放,这样的生命又怎能圆满?无论用新旧宇宙的理衡量都是不符合标准的。而且修炼的人是不求世间的得失,在正法中我们付出多少都是在圆满自己,未来的美好在等待着我们。

同修啊,不要再被后天观念支配了。试想常人上学获取知识首先还得能听老师所讲的话,如果听老师讲一个知识,就想:“对吗?”老师再讲一个知识,我们还是这样想,那什么也学不到。何况这是大法修炼,又怎能如此不坚定呢?

其实那怀疑的思想不是你,是后天变异的观念,我们怎能被它支配呢?我知道有的学员也知道动摇是不对的,解决的最好办法就是放下一切人心,静心学法,上升到理性认识,不要停留在感性知道法对身体、提升人的道德有好处,那是不行的,正如师父在《警言》一文中所指出的那样。

最后,我诚心的希望有以上问题的学员多学法、多发正念清理自己,走好最后的路,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