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走过七年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一日】我是九九年得法的。得法半年后,“七二零”就来了。面对电视里那些铺天盖地的谎言,我当时怕心很重,看见警车都怕,但内心知道大法好,能坚持天天学法炼功。

有一天,我得到消息,说有人举报说我们这里有炼法轮功的,明天警察要来抄家,搜大法书,第二天天刚亮,我就把这个消息一个个的告诉了我村里所有的同修,并要他们把大法书藏好,我对同修们说,他们来了,我就对他们说,我还要炼,我是炼定了。可同修们由于怕心,没有哪个敢说要炼了,使我很失望。

回家后,我把所有的大法书全都藏了起来,心想,保护好大法书是大法徒的责任,我一个人也要保护好这里的大法书,大法书绝不能落到坏人手中毁掉,书我还要留着看。我想:我没有那个难,师父也不会安排,要真的有那个难,那就面对吧。不管我面对的是什么,我决不给大法抹黑,永远不让师父失望,修炼的心永远不变。

当时我把怕心看成是业力,是后天形成的观念,不是先天纯真的我,脑子里坚定一念:大法书决不能落到坏人的手中,我师父在保护着我,谁也拿不着这里一本书。

警察们真的来了,但神奇却发生了,无论那个文书带着警察问哪个领导,他们都一样的回答:我们这里没有炼法轮功的。其实邪恶迫害大法之前,我们是公开炼功的,全村老小都知道我们炼法轮功的。就这样,警察什么也没查到就走了。师父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143页)如果我把怕心当成我自己,那后果将是不堪设想。我能用正念对待,慈悲伟大的师父就把那些难化解了,我看到了大法的威力在人世间的展现。

二零零四年底,为了更广泛的救度众生,配合我县真相资料遍地开花,我和同修甲、同修乙商量后,在某村发了大约九十张真相资料,后被恶人举报,第二天晚上发现我周围有人盯梢。到了第五天晚上十一点,有人来告知说:政府的全部工作人员、恶警,还有村副主任配合邪恶,正在连夜召开如何迫害法轮功的会议,快把你那些书藏起来吧。

我听后没有产生任何怕心,因为我知道邪恶不是你怕它而不来,怕心越重它们来的越凶。我马上想起用正念铲除邪恶。心想:师父,弟子虽然修得不好,但也决不允许邪恶来迫害,师父快加持我,我要解体正在开着的邪恶会议,让它们什么也做不成。我发了一夜正念:解体邪恶会议。后来因太累而睡过去了。我做了个梦,看见我走到哪里都有警察举着枪包围着我,当时在梦中正念不足而没有除恶,就这么被包围着。突然我看见宝书(《转法轮》)高高地升起来了,比那些包围着我的恶警不知要高多少倍,层层举枪围着我的恶警消失的无影无踪。醒来后,我仍继续不停地发正念除恶。

慈悲伟大的师父真的救我来了,后据有关人员说,他们去某村(蹲坑)已有五夜不得睡了,第五夜,也就是开邪恶会议的那夜,三点左右,一位同修骑着摩托车在离他们开会不远的地方发真相资料,被人举报,但等他们赶去抓那位同修时,同修已走了。他们骂那举报人太蠢,没有记下他的车号。

那天大约五点,这些人开着警车、班车,大约五十多人气势汹汹到我村,挨家包围抓走十六岁以上,二十三岁以下的青少年十六人,这十六人并没有犯下什么罪,家长们问警察:我儿子犯下什么?警察含糊其辞答:自犯自知。

第二天早上民愤极大,围着那个村副主任大骂,副主任解脱不了,只好求救恶警来给群众解释为什么抓人,半个小时后,两辆警车来了,群众把他们引到会场,全村人连人带车围住,问他们说为何抓人,因为他们迫害法轮功是见不得人的,不敢告诉群众说他们在找法轮功,他们说:“现在严打,要调查一些事。”全村人骂得更凶了,警察无奈,求救于他们上司,上面将抓去的人送回来。

村民想该让警察回去了,可放回来的人却追着那些警察说:他们把我们吊起来毒打,在胸前挂牌,照相,不让人大小便。这样一来,民愤更大了,围得更紧了,整天都听到愤怒的骂声。

被围住的警察只好求救于他们的同伙。大约十二点多,四辆警车来了,只是在离村三里路的地方呆着,那狼狈样子可想而知。大约下午三点,他们又求救于县政法委,政法委四人来也把车停在离村远远的地方步行来,谁来了群众也不肯罢休,还在骂。大约五点,他们又求救于市公安局,村民们仍然不放他们走,直到天将黑了才放他们回去。也有一些人说,不是来抓法轮功吗?怎么变成了抓青少年呢?

邪恶摆出了要将大法弟子置于死地的阵势,在慈悲伟大的师父呵护下,他们变成了偷鸡不成蚀把米。事后还有十位家长将这些人告到市公安局,市人大,上面有人下来调查此事。

我体会到如果我当时有怕心,想他们来了我如何如何,不去除恶,也许迫害会真的发生了。

但当时我什么都不去想,就在没有怕心,也没有仇恨的状态下想,师父快加持我,我要解体那个邪恶会议,整夜到天亮都是坚定地抱着解体邪恶会议这一念,师父能丢下我不管吗?我们不能把邪恶看大,我们唯一能依靠的只有师父,信师信法。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我们这里有些同修不重视学法;矛盾来了不能向内心去找;一手抓人,一手抓佛。我想环境再苦也不能让同修们掉下去当常人,因为每个人的缘份来之不易,苦苦挣扎等到今天是在等待大法。我们就每晚八点到十点在同修甲家里集体学法炼功,四个人发现问题就大家切磋,从法理中去悟。每天晚上我从家里走到甲同修家都发正念除恶,在思想上请师父来管我们这个炼功点,这样坚持一个月后,效果出来了,大家都能在不同层次上有所提高。

到了第四十天,有位同修来炼功时,发现甲同修门口站着一个人,大家都以为是偶然,都没往心里记,后来连续一个星期我们炼功回来就碰上狗叫,走到哪里都有狗在狂叫,我也感到有些不对劲,但也没有去多想,直到有一晚上甲同修家养的一条狗从来不叫,那晚上却突然跑到大门口上蹿下跳叫个不停,我们几乎炼不了功。

就在我们从甲同修家里出来时,匆匆走出一个人来到我们面前,在走回家的路上狗叫乱了半个村,当时天很黑,我和乙同修两个人几乎同时撞着一个人,仔细一看,竟是村里一个犹大。乙同修说:“他来干什么?”我说:“明天晚上我们谁也不要来了。”果然,第二天晚上,几辆警车来到我村,开来开去,连续来了三晚。

这次我们安全意识不够,让邪恶钻了空子,险些遭到迫害,如果不是师父在帮我们,那后果将是不堪设想。

回顾七年多的修炼中,在困难中,面对恶人的盯梢,电话监控,半夜推门,电筒照窗口,或是一计未了,又生一计,动用了邻县的力量,企图迫害我。

有一晚上,我正在洗澡,突然我发现房外的树枝在摇动,我往上一看,发现树上有个流氓点着蚊香在监视我。我从不承认这些迫害,照样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信师信法。

修炼七年,我有一颗信师信法的心,相信师父时刻在我身边,时刻在看着我在想些什么,做些什么。在大法的造就中,我成了一个正信的生命,在邪恶的迫害中,邪恶越迫害我越坚强,我走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法,师父的慈悲呵护。师父交给的三件事,比起那些做得好的同修,我还差得太远太远,离法的要求也差得太远,但是我会更加努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