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十年 见证师父之伟大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八日】自一九九六年七月二十三日,我在大法中坚定的走过了十年,在这十年当中,我品尝到了多少修炼人的酸甜苦辣,希望与充实,感悟到了多少师父带弟子的艰辛与洪大的慈悲,见证了多少大法的超常与玄奥。自得法那一天起。我就非常的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哪怕是在拘留所里,在邪恶的残酷迫害当中,也从未动摇过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这并不因为我的悟性好,而是因为修炼中的每一关、每一难、所提高的每一境界,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点悟与呵护,都沁透着师父带弟子的用心良苦与洪大的慈悲。

大法的美妙音乐带我走入修炼

我一九九六年七月得法,在这三四个月之前,梦见观音菩萨進入我家,身穿洁白的衣装,头部似太阳一样散发着金光。后来又梦见好大一尊弥勒佛進入我家,弥勒佛金光四射,慈悲的笑容让我至今都难以忘怀。这是我一生中从未有过的事情。我问同事,同事说:你与佛有缘,快请一个佛回家吧。我是一个很固执的人,也不相信这些,所以拖了很长时间,后来大女儿开始得病,很奇怪的病。吃着饭一会儿就摔到地上,在床上睡觉,一会儿就掉到地上背气了。我好烦恼,这是为什么?

以前住茅草房,平平安安,现在住楼房,怎么会是这样?为此我去找算命先生,也就是大仙,大仙说:你今年有一件大喜事。我听后连钱都不想给,心想我现在这个处境,何来的大喜事儿。后来我找了一个瞎子算,我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瞎子在里面说话了:進来这个人,是个吃斋念佛之命。我掉头就走,心想我又走错门了,这瞎子真是瞎说啊。我一家团圆,这吃斋念佛不就是去当姑子吗。难道还要打离婚不成。

转眼到了一九九六年六月末,孩子的毛病仍不见好转,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每天早上四点半,我住的房间里就会飘進来一种庙里敲木鱼的声音,有时还伴随着一种奇怪的音乐声,围着床转了一圈又一圈,有时还会飘到另一个房间里转来转去。木鱼声声敲的你心如刀绞,再加上孩子的病也不好,痛苦的感受可想而知。更后悔的是自己不该找那个瞎子算卦。

一九九六年七月二十三日早上,这令我烦恼的木鱼声,敲的更响,仿佛心都被敲碎了一样,我实在承受不住了,便推开窗户透透气,这时我看到远处操场上有一群人在做操,细细听来这半月之久進入我家里的音乐声正是从这里而来,可今天听来,今非昔比,美妙的音乐声好象要把我拖到操场一样的扣人心弦。

我身不由己的来到了这些人中间也跟着做了起来,奇怪的是两个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跑了出来,跟着大人们做了起来,就是从这一天起大女儿的病不治而愈(女儿今年二十一岁再没犯过一次这种病)。

我感谢伟大的师尊,我永远都忘不了一九九六年七月二十三日,是大法的美妙音乐引导我们母女走上了返本归真回家的路。我深深地体会到了师尊为了弟子得法,为了众生得救的用心良苦与洪大的慈悲。我也想告诉所有得了大法的修炼人,一定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修到底,千万别错过这万古都不曾有过也不会再有的修炼机缘。

亲身体悟师尊讲法句句真言

得法后,随着学法的深入,对师父更加坚信,对师父讲的法,理解的更深,身体也由原来的病魔缠身得到了无病一身轻。在这期间法轮经常给我调整身体,时间大约都在临睡前,有时刚一闭上眼睛睡觉的时候,就感觉好大一个法轮从头顶旋到脚下,又从脚下旋到头顶,有时感觉身体被法轮旋到空中,又从空中慢慢落下,旋转的声音好大,多少次想用手去捂住耳朵,可手脚都动不了。想睁开眼睛看看,眼睛又睁不开,但每次调整完身体后我都感到全身轻松的不得了,那种玄妙的感觉和对师父的感激之情真的是无以言表。

于是我从炼功点请回了师父的照片,法轮图形,论语等用镜框镶好,珍惜的挂在了墙上。每天都想看师父,总觉的师父离我那么近,师父才是我的亲人。

可我每天还是忘不了给供奉多年的财神象上香,每次上完香都后悔。走到师父法像前也不敢抬头看师父,好象孩子做了错事不敢面对父母一样的感觉。日复一日,内心矛盾重重,感觉到不应该再给财神上香了,应该去敬师父。

可又怕财神怪罪我,因以前生活条件不好,住的是茅草房,现在富裕了,还搬進了楼房,如果把财神请出去,财神不得来找后帐吗?通过反复学习师父关于附体那一讲,明白了更多的法理,真是眼明心亮正念足。我把供奉的财神像清理了。

孩子放学后,我带着两个孩子,走到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恭恭敬敬的、真诚的对师父说:“师父啊!从现在开始,我专心地跟您修炼大法。”当我抬头一看,震惊的我目瞪口呆,墙上的法轮图形和图形下面的法轮常转,大张的论语挂图全都活了,满屋子都是法轮,到处都是法轮常转和论语挂图,五彩缤纷美妙极了,我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只知道师父讲的法千真万确。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这个法我是修定了。我又一次去看师父,心想,我把供奉多年的财神象都烧了,师父看我这个弟子一定会很高兴吧?可师父的法像,依然那么严肃。这严肃的表情让我感受到今天的师父法像更加威严与慈悲,法像下面的“佛法无边”一个字都没有动。

第二天,我照常去上班,快到中午的时候,来了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大娘,要买老人穿的衣服,当时两个床子的衣服都试遍了,可她说一件合适的都没有。旁边的同事直给我使眼色,意思是说这老太太哪像个有钱样,多耽误事,有的同事还说,你真是炼功炼傻了,换上我们早把她赶走了,买件衣服一个小时都过去了,还没买成。

正说着老大娘说话了,“姑娘麻烦你再给我找找。”我说:“大娘不是我不给你找,你看看这一堆衣服,你不都试过了吗?”大娘说:“我要的衣服你没给我找出来,你再翻翻,里面还有一件。”我很不耐烦的只好到后面去找,没想到这后面真的有一件,合不合适,反正给她拿出来吧。

这件衣服往下一摘,不得了,好大一张财神爷象漏了出来。

老大娘很高兴,穿上衣服,笑呵呵地说:“你这姑娘就是心不诚,你看我穿这件衣服多合适。”老大娘付了钱高高兴兴地走了。

大娘说的“心不诚”这个三个字,让我好惭愧,心想师父啊!这张财神像是哪一年过年贴上去的,我都记不清了,离家这么远,您怎么都知呀!回到家里我烧掉了最后一张财神像。象前一天一样,我领着两个孩子跪在师父法像前对师父说:“师父啊!这回家里外面的财神象都清理净了,从此我一心跟随师父坚修大法,珍惜您给我的这万古都不曾再有的修炼机缘。”

当我起身看师父时,师父法像的后面,层层空间都是师父,层层空间都闪着金光,看不到底,望不到边,师父法像下面的“佛法无边”四个大字一串串、一排排闪着金光布满了整个房间。看到这些我非常的激动,眼泪象断了线的珠子,流个不停。我感到了在我生命的长河当中,从未有过的骄傲与充实。在我清走财神象的过程中,见证了师父讲的法,每个字与每句话都是千真万确的。

师父呵护弟子用心良苦,再现大法神奇

得法后,每天除了工作外,所有的时间我都用在学法、炼功、洪法上。转眼到了一九九六年的冬天,各片成立了学法点儿,我每天下班以后都到点儿上去学法。

一天晚上下楼时,我在匆忙中一下子就踩空了两个台阶,脚脖子象断了一样疼痛难忍。这时我想起了师父讲的法“好坏出自一念”。我就想,修炼人有师父保护,什么事都没有,我就强忍着爬了起来。可右脚尖却跑到腿外侧去了,心想这可怎么走路呀,但又不能耽误去学法,于是我又轻轻的坐了下来,求师父帮我,两只手一用力,脚尖从侧面拧了过来,忍着剧痛去了别人家的五楼学法点。

第二天一看,这脚脖子肿的好粗好粗,可我就在那一天能双盘了,在盘坐的十分钟内,非常的入静,并且看到了师父站在莲花宝座上,和《转法轮(卷二)》里边的彩色法像一模一样。打完坐之后我就去炼功点炼功,在关门的一瞬间,我看到一个直径足有1.5米的大法轮罩住了我两个孩子住的房间(我修炼十年两个孩子身体非常健康),随后我关上门从四楼往下走。

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天目里却出现了一个亮亮的光圈,照着我往下走,每下一个台阶就显现出一个亮亮的光圈,一直带我走到一楼。此时此刻,我感受到整个身体都被师父那洪大的慈悲包容着,泪如雨下。心里默默的对师父讲,师父啊您这样呵护弟子,我无以报答,但我会跟随师父一修到底。

自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到一九九七年四月,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这个亮亮的光圈每天早上都伴随着我去炼功点炼功,整整走过了近一年半的时间。一九九七年四月份,丈夫也走入修炼。

回顾那一年多我走过的修炼过程,至今十年过去了,但仍如身临其境,激动的泪水常常流个不止。也激励着我在充满阳光、充满艰难的修炼路上越走越精進。写出这段让我一生都难以忘怀的亲身经历,是想证实大法,想把师父怎样的慈悲呵护我走过的那一段修炼过程与同修分享,希望同修们在大法中修的更加精進,能更有力地证实法轮大法

师父慈悲呵护 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时间再一次将我拉回到一九九八年的那次心得交流会。那次交流大会,是在很大一个影剧院举行的,整个会场座无虚席,连过道里都坐满了人。会场上有老大法弟子,有刚刚走入修炼的人,也有想要修炼还没有真正得法的有缘人。会场里播放着“普度”、“济世”的音乐,整个会场自始至终都充满了那洪大的慈悲与祥和。

那次交流会我也向伟大的师尊和同修交流了修炼中的心得体会,在那次交流会上,同修们的发言,激起了多少次掌声,有多少对师尊感激泪水,有多少有缘人从此走入修炼,已难以计数。直到今天有许多人看到我们还说:我是那次交流会以后得法的。

历经七年多的魔难,现在我还在修炼,这些年身上啥病都没有了,连孩子都不得病,医院和我没缘,药和我没缘,我就跟师父跟大法有缘。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一个星期六的晚上,我骑自行车去学法点,那一天,路上下了一场厚厚的雪,路很滑,当我骑到一座新建的大桥上,横面飞来一辆夏利车把我撞倒在大桥上。由于车速的惯力,夏利车把我撞倒后又向前滑过了几十米远才停下来。当时我拿着的手提式电筒被撞折成三节,自行车飞出去老远老远,我当时被撞倒在桥上昏迷不醒。

过了一阵,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好象是同修,这时我才清醒过来,后脑部疼痛难忍,用手去摸,有一个象馒头似的大包,象面包一样软绵绵的。这时我清醒的意识到自己是一个修炼人,有师父保护我不会有事儿。如果今天自己念头不正,这不行了,那不行了,那么可能就会筋断骨折了,瘫痪了。

我强睁开眼睛,看见好大一堆人啊。我想我得听师父的话呀,不能在这儿躺着,这多影响交通啊。我使出全身的力气想爬起来,可身体软软的不听使唤。司机和那个修炼的人把我扶起来,我的两条腿半寸都迈不出去。这时人群里有人说:“你这司机还愣着干啥,快送医院吧。”司机这才恍然大悟,马上把车开过来要送我去医院。我说“没事,你走吧,你又不是特意撞我的。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不会有事儿。”司机说:“就你这样怎么回得了家?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我很坚决的告诉司机,把我送回家。到了家门口,我告诉他到楼上找我丈夫下来背我。那个车里的乘客把司机叫到一边小声地对他说:“医院不去也罢,这个人撞的不轻,还在说胡话,你赶紧给他点钱完事,不然清醒过来去了医院这钱就没数了。”司机听了他的话,随手掏出一把钱,有50元的、有100元的,他说,“这是我这几天挣的钱,都在这儿呢。你先收下,等你丈夫下来你就别出声了,我俩把你背上去就完事儿了。”我对他说:“小伙子你错了,我现在很清醒,一点都不糊涂,这钱我一分不留。因为我是学大法的,有心法约束,不能占别人一分钱的便宜,我的师父是李洪志,他教我们做好人中的好人,一个完全为了别人的人。所以你还是把钱收起来吧。如果你觉得过意不去,就替我们洪扬洪扬大法吧。”

司机明白了我的意思,但他还是不放心地说:“大婶,送你去医院你不去,给钱你不要,你千万别记我的车号啊。”我点点头,他这才急忙上楼把我丈夫叫下来,两个人把我背了上去。作为修炼人的丈夫不但谢谢司机,还请他進屋喝杯水;可司机看见丈夫高高的个子,早就吓坏了,撒腿就往楼下跑。

回到家后,我含着泪谢了师父。学法点的同修听说此事后,也都怀着无比感激的心情合十谢过师尊。

第二天,脑后边的大血包奇迹般的消失了,可我的两条腿只能站立而不能行走,哪怕去挪动半寸都不能,右腿虽没有外伤,但小腿以下都成了黑紫色,连小趾缝都往外渗血,用手去抹一下,再往白纸上一按,连印泥都不用了。

这突如其来的魔难,丝毫没有动摇我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不炼功的妹妹坚持要送我去医院,也被我的正信征服了。我把这次磨难当作我提高的关去闯,当作我信师信法的衡量标准。我每天什么都不去想,就是学法、炼功、抄书,每天睡很少很少的觉。

同修找来了整骨的医生我不用,算卦的大仙我不看,医院我不去,只有一个信念:坚信师父坚信法。

开始炼功时,我只能做前三套功法,随机下走连腰都弯不了,后来我就针对这弯不了腰下功夫,每次炼完随机下走后,地上就湿了一大片,分不清哪是汗水,哪是泪水。后来我就悟到,我这不是在给神丢脸吗?师父在《广度众生》中说“放下常人心,得法即是神”,神会遇到磨难就流泪吗?后来我每天炼随机下走二百多次。

炼静功就更难了,原来静功盘坐一个半小时,这次出事之后盘一分钟都很难,但我想以前就这么盘,这回也不例外,照盘不误。越疼我就越盘,有一次我强忍着盘了十分钟,疼得我高烧一夜。

这一天清晨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大地爆裂下沉,滚烫的岩浆从地里往上涌,一会儿变成了一条无边的大海。一条大船看不到边,船上一位老者白发白须,带着一个大斗笠看不到边,手握船桨从很远的海面上向我划来,划到我跟前,慈悲的看着我,当时我下意识的觉得这老翁就是师父,可仔细再看老翁离我而去。

清晨醒来,我知道这不是常人的梦,是师父在点化鼓励弟子精進啊!我深深的感受到师父救度众生的艰难。

从那天开始,我学着走路。半边身体不听使唤,别说走路,抬脚都不会,可我不能总是这个状态呀,我不会走还不会爬吗?就从爬开始吧。于是我跪下先让右腿向前一步,再用右手搬动没有一点知觉的右腿,一点一点的挪,不足十平方米的房间我整整爬了两个小时,汗水泪水粘到了一起,用手拧拧头发,地上打湿了一大片。可这对于我来说,也足够我高兴的了。因为我毕竟迈出了人的第一步,后来我就天天爬,爬累了就看书炼功。

一个星期以后的早晨,似睡非睡时从天目里看见了师父,师父穿着讲法时穿的西装,挥舞着手臂,一排排、一队队的大法弟子穿着各式各样的、非常漂亮的古装衣服,按着师父指的方向飞,飞得好快、好快、好轻松啊,我也想跟着飞,可用尽全身的力气也飞不起来。于是就流下了眼泪。

醒来后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再一次慈悲点化。不要满足于现状,要再向前一步,否则时间不等人啊。就在这一天,同修来看我,家里只有我自己,这可怎么办?我怕等我爬到跟前,同修早走了。正在为难,只听当啷一声立在门旁好久没用的长尺棍被我碰倒了。我想是不是师父让我站起来呀,天上的大法弟子都在飞,你却在这儿爬行。于是我拿起一米长的尺棍,用足力气站了起来。我象孩童一样扶着墙想去开门,但一步都迈不了,可我会倒着走,我就一步一倒的给同修开了门。同修看到是我开的门,流下了激动的泪,高兴的说话也离了谱,说我象个大螃蟹。可我已经很知足了,最起码让我知道了,我的右腿没有死,还有知觉。

我深深的感受到师父每时每刻都在自己身边点悟与呵护着自己,使我能一步一个脚印的走过这一关,就象那个神奇的尺棍,我好久没用了,却在我最需要的时候摆在了我的面前,代替了拐杖,从此我不再爬行。

一天晚上,我向往常一样倒着炼走步,可这个尺棍刚摸到手没走几步就断成两截。我很奇怪,这个尺棍白天还好好的一点外伤都没有,怎么会断呢?断就断吧,也许师父看我这关过的太慢了,停在这个境界了,有意让我扔了这个拐棍呢?不管怎样先打完坐再说吧。

入静后天目里出现了一个大院子,院子周围都是房子,好象是一所学校的模样。不一会儿围着这个院子坐满了人,中间出现了一群孩子,我下意识的想看个仔细,可这群孩子全跑了。而且一个比一个快,最后天目里出现了一个“赛”字。

我很自责的知道是师父又一次慈悲的点悟我,这一个比一个快,分明是比学比修。佛都是打着坐在空中飘啊,哪有天天拄着个拐棍倒着走的啊,可自己还觉得对法很坚定。看看同修每天除了集体学法炼功,还要到乡下洪法,你就甘心脱开这个大环境吗?悟到这些我惭愧极了,觉得很对不起师父。那时天快亮了,我想就炼动功吧。炼到抱轮时我就觉得有一种强烈的能量在往身体里灌,好热好热的,眼前也觉得亮亮的,这时我不由自主的睁开眼睛去看师父,师父好慈悲啊,象是对我笑,这些天我从来也没求过师父。我抱着轮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真的不争气,让您这样为弟子操心,可弟子真的不想就这样闷咱家里,弟子想去炼功点和同修在一起,想和大家到乡下洪法证实法。”

这天上午站长来看我,敲门声一声比一声急,我对她说:你先别急,我听见啦,你就是再着急我还不得慢慢过去吗?可她还是敲个不停,好象有什么急事儿。我就先下床,想找尺棍,尺棍昨晚折了,爬还慢,怎没办?扶着墙退着走吧。退到客厅时我发现自家的小饭桌立在那里,我很奇怪,这小饭桌今天怎没会在这里?其实那个小饭桌从来都没有放在那里过。我情急生智,用手把它托了过来,推着把门打开了。

这时我发现那条没有一点知觉的右腿好了,会象正常人一样走路了,我和站长流着泪抱在了一起。

我修炼中的每一步,都沁透着师尊那洪大的慈悲与呵护!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师父呵护我闯过了这常人难以闯过的生死关。

自我出车祸的第十二天后我能独自下楼买东西,十三天后我和同修去十几里以外的乡下洪法。我感谢法轮大法,感谢伟大的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愿全世界所有的人都来得大法,我愿所有得了大法的修炼人更加精進,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救度更多更多的众生,完成好我们的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