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得法见奇景 進京上访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八日】

一、我是怎样得法的

平日我和表嫂形影不离,九八年三月里,突然两天没见到嫂子面,后来我问她:“前两天你到哪儿去了?”她告诉我“看李洪志老师讲法录像了。”我好奇的问:“什么讲法录像?”嫂子说今晚还去听。我说:“我也去。”到了晚上我们俩来到某家,呀!满屋都是人,我挤个地方认真听起来。连续几天听完老师九讲讲法后,我明白了,原来李老师是教我们修炼的,是让我们做好人,做一个真正的好人,我觉得太好了!从此,我这个从来什么都不信的人,就这样走進修炼法轮大法之门。

二、另外空间的美景 更加坚定了我修炼大法

记得我初次学功时,眼前清清楚楚出现了古代人,有坐船的,有划船的,做着各种动作,特别漂亮,我问别人是否也看到了这些?他们说没有,后来我问教功的王部长,我怎么一炼功就看到仙女什么的?他说我根基好。有一次炼完功回家躺在床上,眼前有点儿金光闪闪,五颜六色的,一会满屋子都转起来了,这是怎么回事?我有点不解,随后大小法轮满屋都是,还嗡嗡作响。学法时看每个字都是各种颜色组成的亮亮球一样,使我更加坚定修炼大法了。

三、去京证实大法路上所遇到的神奇事

九九年七二零,电视、广播、报纸、铺天盖地的诬陷、诽谤法轮大法的恶势汹涌而来,在中共针对信仰真、善、忍大法的修炼者无情的打压时,我们作为师父的弟子,怎能面对中共宣传的不实之词和师父被诬陷而呆在家里看着恶人肆无忌惮呢?

我们家乡距天安门是个很遥远的路程。当时去北京的客车盘查的很紧。怎么办?我们几个同修商量决定步行前往北京证实法,还我们师父清白,于是我们当天中午吃完饭,为避免有人询问和阻拦,两手空空的就出发了。

我们几个都是乡村没出过远门的家庭妇女,去北京的路不知道怎么走,只知道在东北这个大概方向。于是,我们就直奔这个方向,见河趟河,逢地穿地,一天一夜走出一百多里路。当我们走到某地几棵大树底下时,巧遇几位也去北京证实法的同修。虽然不曾相识,我们却象久别重逢的姐妹,真是又亲热又高兴,使我们更增添了克服困难去北京证实法的信心。有同修问:“到北京要走多少天?”同修答:“不管几天我们也要走到北京去。”说着走着,路过一个村子,我们准备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准备走时,小吃店老板见我们就问:“你们别走,这么多人是干什么的?”我们见势不妙,估计是安排的岗哨,就尽力挣脱,刚走出不远,后边几个大汉就追上来了,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脱险了。

又一个昼夜过去了,二百多里地被我们甩在了身后。因天气太热,我们都走的汗流浃背,因没衣服换,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渍的硬撅撅的不舒服。途中我们惊喜遇到一条河,于是,我们都急不可待的跳下去,痛痛快快洗个澡,洗洗衣服,然后穿着湿淋淋的衣服继续往前走。走着走着,眼前出现一条铁道路线,象是给我们去北京的引线,我们再也不用摸索着走了。我们就沿着铁道往北京去走。铁道两边既没卖吃的,也没卖喝的,那样炎热的天气,可我们都不觉的渴饿。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悟到:是师父加持我们。

天又黑下来了,我们就想在铁路枕木上休息休息。可是,蚊子、虫子、蚂蚁咬的我们不得安宁,我们索性不歇了,还是继续往前走吧。到了第四天我们的双脚都不同程度的磨出了许多大泡,但却不觉的疼,知道这又是师父在管着我们。走破了两双鞋子,总算走到了涿州。到了涿州,没想到这里是進京的戒严关卡,所有过路的人都要细问细盘查,只要查出是法轮功学员,谁都甭想过去,从哪来的送哪去,这可把我们难住了。正在这危急关头,我们突然发现开饭馆的老板是我们定州老乡,我们立刻走上前去,请他想办法帮我们突破这个关口。于是,他就用摩托车把我们一个一个带过去,都过去之后,一辆客车正巧开到我们跟前,我们坐上车,一直来到天安门。我们悟到这一切又都是师父给我们安排的。

通过進京证实法路上的经历,使我们深深体会到,师尊每时每刻都在保护着我们,呵护着我们。我们只有好好修炼自己,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才不辜负对我们的希望,去掉一切执著,完成我们来时的大愿,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