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点化我的一段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八日】尽管我悟性很差,可慈悲的师父还在关心着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看到《明慧周刊》上同修切磋关于写稿、投稿的文章,很受启悟,将自己曾经不精進、经师父点悟后明白过来的过程写出来,与大家共勉。

那是在邪恶迫害最严重的二零零一年,我退休回家了,可单位、派出所还是三天两头找上门来骚扰,再加上家人的不理解,我就外出到私立学校代课去了。

起初,我还觉得很好,一是恶人找不到我了,二是可以安心的在学校学法、炼功、讲真相。可事与愿违,私立学校更是名利争夺的市场、大染缸,在时间上卡的很紧,一天到晚,根本抽不出自己的时间。人心夹杂着怕心,偶尔晚上别人睡觉了,自己偷偷看会儿书或炼炼功,三件事一件也做不好。当时我真象失群的孤雁,心里非常苦闷、不安。

一天,我的眼睛突然红肿,可我不悟,认为是在消业,不放在心上,反正我心里有师有法。第三天,两眼肿的睁不开了,又酸又疼。心里明白学法少了,于是请了几天假,回家偷偷学法炼功、发正念,三天后又恢复正常。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威力。

当我回到学校后,不知怎的,心里总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结果没过多久又出问题了。晚上睡觉,只要侧身一躺,耳朵一贴近枕头,一种刺耳的声音响个不停,就象枕头底下有小电机,搞的整夜整夜睡不了觉,只有仰面朝天睡,简直就是活受罪。可奇怪的是,每月休息两天,在家睡就没有这种现象,连着几次都是这样。

一天晚上,实在睡不着,我坐起来开始学法,这时《路》这篇经文展现在我的眼前,师父说:“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法轮佛法─精進要旨(二)》)

回味着师父的话,我猛然间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不让我呆在这里了,时间长了,恐怕陷在这里都不能自拔了,我的眼睛出毛病不也是师父在点化我吗?旧势力顺着我的人心、怕心已经钻了空子,我已经滑下去了。很多同修都在冒着生命危险在做着三件事,在救度着众生,而我却把这里当成了避风港、保护伞,我到底扮演了个什么角色?越想越可怕,是师父一次次点化我、挽救我,从泥坑中捞起了我,而我还执迷不悟,真是愧对师父。

醒悟后,当时正是寒假考试刚过,我不顾领导、同事们的挽留,毅然辞职回家,坦然面对一切。回家后,因为学法多了,正念足了,怕心小了,几年来,在发放资料、张贴标语、寄信、面对面讲真相中,有成功、失败、有考验、有教训……

就这样,在师父的帮助下,跟头把式的走到今天,同时也坚定了我信师信法,一修到底的决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