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对待家人病业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日】一段时间以来,周围同修有自己产生病业干扰的,由家人产生病业干扰的,如不能正确对待,对修炼人的干扰会越来越大,会给修炼者带来魔难。我想把我丈夫三次病业经历的体悟写出来与同修切磋。

那是二零零二年他在外地打工,突然一天下午五点多钟接到他的电话:“我突然病了,很厉害,你马上坐火车来接我。”问他怎么不好?他说:咳嗽、发高烧、胸疼、胃虚寒,自己走不了。他知道我在家带孩子,这么远,不严重不会要求我接他的!我马上打电话找人买明天火车票,收拾东西后,便坐下打坐发正念,心里就警觉了,这么突然,这么严重,这肯定是邪恶的干扰,不能慌,不能急,不能害怕,心里想:修大法是有福份的,作为大法弟子的亲人也是有福份的,一人炼功,全家受益,而且我修大法,他从没阻止过。在这种邪恶及其猖獗的时候,作为大法弟子的家人都承受着许多方面的压力,这对他这个生命来讲也是给自己打下了一个良好的机缘,他绝不会出事,我心里很坦然,再说我们修大法的人都带有良好的信息,就连摸过的东西都会留下能量的,何况我们的亲人,这一定是邪恶对着我来的,给我修炼制造的魔难,否定它!决不承认它!解体这旧势力的安排,几乎打坐了一宿,实在累了躺一会,小睡一会,不间断的发正念:就是不承认它,否定它。天亮了,早上六点多钟时他来电话说:你不用过来了,我好多了,再过些天看看吧。

第二次病业是他从外地回来后他自己觉得状态很不好,胸疼,咳嗽,他指着左胸说:这里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不爱吃饭,同时怀疑自己得了肝炎,精神压力很大,要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我觉得他这想法很不好,尽管是常人,可是道理是一样,七分精神三分病嘛,就对他说:你不要老认为是病,心理作用很大,你老认为它是病,就可能导致成病。他生气的说:你这不是唯心吗?你说没病就没病?有病还不让看,早晚死在你手里。我说我们只是说你心态不好,老捉摸它,越捉摸它越厉害。明天我就带你去看医生。第二天领他到军区医院去作全面检查。先听诊,在整个看病过程中,我不急、不怕,我知道那是邪恶弄出的假相,不间断的发正念,就是发正念否定它,不承认它是病,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后来拍片子,我坐在椅子上正念不停,片子拿在手里,对着它发正念,不允许它出问题,大夫看片子时,我两眼盯着他想:没事!结果真是没事!这回他服气了,我试探的问他,还查血吧?看是否是肝炎吗?算了,别浪费那一管子血了!这回他露出笑容,我告诉他我一直在发正念,他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结果药也没拿就回家了。他的胸疼、咳嗽也不知什么时候就好了。

第三次在“非典”(萨斯病)横行时期,他连日高烧不退,症状很似非典,吃药也不好使,想去医院又怕当非典留下,硬是挺了三天,烧到40ºC,他说肯定是非典了,我用的碗筷隔离吧,水杯更不能随放。我听了这话,马上拿起他的水杯喝了几口水。他生气的说:你这是干啥?要都病了这家谁管呀!我说你放心,大法弟子的家人绝不会得非典。绝不能,这是假相。因不退烧,只好去医院。那时的发烧病人都得到非典隔离区去看,医生、护士,连去看病的進门就全副武装—口罩、鞋套。我拿着装着化验血的试管往化验室的过程中也发正念:绝不是非典,不是、不是。结果当然是随心而化了。我進一步的思维:这三界和三界内的一切生命都为这正法所造、所成所生,那大法弟子的修炼环境,大法弟子的家人当然是为法而来,或许为成就大法弟子而安排的其中之一,如果那件事是为我安排的,那么我的金刚志就能否定旧势力那种不惜众生、破坏性的检验。从这以后他身体一直很好,也感受到这许多次的师恩浩大,对大法也非常的崇敬。

前两天他感冒了,牙疼,头疼,浑身难受,开始两天没吱声(因他现在也明白一些病业的理了)看看挺不过去了,自己买了药回来,不高兴的埋怨我不管他。我告诉他,你是大法弟子的家人,耳闻目睹也该知道些道理,修炼人的一念对你起着重要作用,如果我象修炼以前一样,快点买药,多弄碗姜汤,问寒问暖心里记挂着你“病”了,那我是不是就承认你病了,你觉得我关心你了,心里舒服了,可那不是对你真好,否定它,这是对你的慈悲,可你看不见,感觉不到,在另外空间起作用。

至此我感觉到对家人的病业也应该正念对待,旧势力是无孔不入的,也同样得看你常人的情能不能放下。渐渐的家人也会明白一些法理:“一个修炼者所能遇到的一切都会与你们的修炼、圆满有关,否则绝不会有。”(《精進要旨(二)》〈大法是圆容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