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前清除干扰 正念救助同修


【明慧网2006年7月15日】一天,我和同修带上图片真相资料出去散发。我们先坐公共汽车,就在上车后不久,我突然感到一股蒙蒙的感觉从头顶上弥漫下来,象困意似的,虽然它不明显,但我警觉了,我对同修说(好象也在求师父说):“不行,好象有干扰,我得清醒点!”我开始发正念清除,加强主意识。我似乎感觉到它是有目地来的,但我不清楚目地是什么。(后来才知道它就想让我在关键时刻迷糊,不知不觉中顺从旧势力安排。)

我们下车,来到路边一幢塔楼,至少有14层。我们直接上到楼顶,开始往下发。她发双楼层,我发单楼层。我记的中间可能惊动了哪家,那人出来看到图片后下楼了,但我们都没往坏处想。我下到二楼了,突然听见一楼嚷起来了。我一惊,我听到是两妇女在叫嚷,我猜是居委会的,可以断定同修被截住了,好象被拽到里面去了。

我顿了一下,就出楼了,看到前面一个妇女往门卫那跑,我想她是去报警了。我的头脑在想:怎么办?我一边往外走一边决定:先把我身上背的书包(里面还有更多真相材料)找个地方放。我走过门卫,走出了那个唯一的小区大门。可找不到合适的地方。我赶紧定一下神:时间太紧迫,我应该去救助同修!——但她已经被抓住了,里面什么情况也不知道,而且警察可能一会就到,我再进去……我感到巨大的压力!

在这关键时刻,我怎么来抉择?我坚定的从车上保持过来的正念状态,严正的问自己:有没有可能把同修救出来?我庄严的回答自己:有!我把书包往门外边上一放,拔腿就往里走去。

就在登上进楼的台阶时,看见同修正挣扎着往外跑,我们就在台阶上相遇了,一个挺壮的居委会妇女还拽着她的胳膊。我上去一把抓住那个妇女的胳膊,“哎!怎么回事儿?!”我随即进入一种角色,好象很讨厌这种打架。我有点怒意的看着那妇女,她一愣,停下来看着我。

这位同修在看到我后一瞬间就挣脱出来,跑出去了,那妇女才说出话来:“她是法轮功!追她,追她呀!”她可能把我当成便衣警察了。我一边下台阶,一边故作不明白:“法轮功?法轮功怎么了?”“她,她发材料!……”她还挺着急。

我稳步向外走着,作寻思状。她看我没有她想象的反应,由不解开始怀疑了。然而我平稳的步履和状态,抑制着她的思维反应,我感觉我如果稍有害怕的表现,或惶急,她被操纵的邪恶那面立刻就会发作。几十米的路程,我就那么一步一步往外走,她走在我旁边狐疑的盯着我,又开始上下打量我,我知道她做出判断了。我这时看见门口,那个跑出去报警的妇女和一个门卫老汉站在那,可能是看到同修跑出去了,出来看。现在他们也往我这看,不知是怎么回事。

突然,身边的那壮妇女向我扑来,伸手要抓我的裤兜。我一下拍住,她没抓到。(原来我裤兜里还剩的卡片露出一角来)我正视它,她吓的又退后几步。我慢慢转过脸,对着门口那两人说:“这老太太,还敢翻我兜!”他们都说不出话来似的没声,我感觉我稳健的正念,无所谓似的超然,让他们不知所措。

我就这样往门口走,而且不往两人旁边的空处走,我看到那个妇女站在正中,而那个老汉并无意挡我,我就直奔那个妇女走去,我走向她,越来越近,她的两手想要抬起来拦我,可是自己都感觉好象没有这种道理,她尴尬得抬不起来。我一直走到离她只有一米五的距离时,一个闪身,跑出了大门。

没想到路边同修已经打好了车,车门都敞开着。我迅速上车,我们就这样破除了一次邪恶迫害和旧势力的安排。

我必须再提一下的是:在车上发正念及早清除思想和状态上的干扰极为关键,这使我在决心救助同修的一刻,排除了犹豫、怕心、私念等等干扰,清醒坚定的确立住了正念,在师父的加持下,较为稳健的从魔难中走出来,终于和同修共同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