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经恶党迫害 大法修炼志不移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日】我从小就过着非常劳苦的生活,我看电视《八仙过海》中的何仙姑修行,我就想:我遇个神仙去修行也好啊。一九九七年十一月,我幸运的得了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我为了证实大法,不断的被本镇迫害大法之人抄家、非法关押、酷刑折磨。然而,大法在我心里扎了根,在师父的点化下,规正自己,走在师尊安排的正法路上。

我记得是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夜,自从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邪恶第一次来抄我的家。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尽管邪恶不准集体炼功(集体炼功点在桥头公园),但同修们就是要坚持集体炼功,大家就是想去炼功点炼功、切磋、交流。后来邪恶开始抓人了,把我抓到防暴大队,然后通过新华镇派出所接回。回到派出所,他们就非法抄了我的家,恶警黄昌军提来满满一桶水,拽着我的头发就把头往水桶里压,溺水,连溺三次。最后一次不知溺了多长时间,才把我的头拽起来,当我睁开眼睛时看见水桶里还在冒泡,但我没有一点闭气的感觉,我就知道慈悲的师父在保护弟子,现在回想起来,我深切的感受到师父在《洪吟(二)》〈师徒恩〉里讲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一.正念正行 抵制洗脑班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八日,邪恶把法轮功学员弄去办“学习班”。派出所那些邪恶诽谤师父和大法。他们说师父有好多万元,你有没有?他们又说师父的房子如何豪华。我说给广汉好房子照张相,说你在里面住,你在里面住了吗?他们说不过我,就把我从三楼拉下来,铐在上面窗子上。那天晚上我没有回家,第二天,就把我单独关起来,由村干部守着我。第三天把我叫進办公室,里面已坐三百一十多个基层干部,我从何祚庥、罗干如何反对法轮功,到十四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在北京开心得交流会,会上八十三岁的老干部都静静的听着。讲完后,他们没叫我写什么保证,也没签什么字,就让我回家了。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四日,我去给镇政府发真相资料,在回家的路上就被镇派出所非法劫持了。他们打电话喊来了广汉市国安局的姜天兴,他们抄完我的家,就开始迫害我。打得我鼻青脸肿,晚上十二点,姜天兴拿来了三节电筒,射我的眼睛,叫我把眼睛转向他时,把姜天兴吓得大叫,跑了。第二天,我被送到广汉看守所。看守所里只有一个同修,我就和同修一块学法炼功,不到一个月堂堂正正的回家了。

这年的农历腊月二十五这天,我正在看电视,镇派出所的马上来人敲门。我没有给他们开,他们用脚把几道门踢烂了,進门后就抢我的书,抢我的东西,还要绑架我。邪恶拉走我,我不动,他们就抬。他们把我抬到车上。我给他们讲真相不听,反而打人,他们把我送到三十里远的高骈镇粮站,那里已经关押了几十个从北京上访回来的学员。

这里,被所谓“转化”的就在仓屋里,可避风雨;没“转化”的和新抓去的就在外面坝子上站着。我就背《论语》和《洪吟》,在严寒大雾中光着脚,也没感到冷。

第二天早晨四五点钟,有大雾,恶人就领着学员在坝子里跑步,举拳头让骂师父,说邪恶的标语。我伤心的流着泪水,我想师父为度我们,承受了那么多,而在恶人指使下,就这样对师父,我的眼睛模糊了,当我睁开眼睛时,面前显示好大一朵红花。后来恶人叫我们骂师父,读邪恶的诽谤大法、师父的标语,我们没有理他。在大雾中,我们被送去看守所,非法拘留半个月。

二.传经文 遭绑架

二零零一年,师父的新经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发表了,我拿出了几张,上街给同修看。派出所的陈少勇在那,我给他看一张,他就把我非法抓進派出所,下午送到广汉市公安局。晚上他们来了十几个人,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都静静的听着,然后把我送去广汉市看守所。

几天后,广汉市公安局的姜天兴来非法提审我,里面的犯人说别理他们,狱警就来清人。我心一想,叫你看不见我,我就站在几个人后面,狱警就是看不见我,后来拿来点名册点名。

在出门时,要我说再押犯人出所。姜天兴问我时,我就说:你不要迫害大法学员,就会有美好的未来,你知道你迫害法轮功的后果是什么吗?叫我签名,我不签,我就写“法轮大法好”。

三.在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和广汉和兴洗脑班遭迫害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五日,把我从看守所非法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三日,从九中队转到七中队。在恶人张小芳的带动下,对不“转化”的大法弟子又狠又毒。特别是那些邪恶者,他们的心比蛇还毒,那些犯人都说他们的心太狠毒了,在残酷的迫害下,叫我写“转化”,我说不会写,他们就写好让你抄,当把抄的拿到邪恶办公室,我说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说的话后,马上我就大声痛哭,要我看邪悟的书,我就去找那上面师父的话来看,我越看越伤心,我问自己:为什么受不了迫害,要妥协邪恶,就这样天天流着眼泪,眼睛都哭肿了。

几天后犯人又叫我签字(因为犯人迫害一个法轮功学员“转化”,可以减刑二十天)我不签,并且马上声明以前的“转化”作废。从那天起被加重迫害,邪恶的张小芳说七中队还没有一个敢反过来的,你带头反过来,她打我耳光,扯我耳朵,穿着皮鞋踢我小腿,每天都生活在打骂之中。慈悲的师父不断的点化我。我被加了七十二天刑期,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十日回家。

回到家,房子也坏了,门也叫人撬烂了,家里东西叫别人拿完了,灶也叫人挖走了,家里空空四壁,院里长满了杂草。当时我看到这一切,我心里没有难受,我想这些物质利益本来就是我应该放下的。

在劳教所由于长期挨打罚站,足腿都受到严重损伤,回家后十多天不能走路。在以后的日子,又汇入了讲真相的洪流中。

二零零三年八月,邪恶又把我送到了广汉和兴洗脑班,在邪恶的威胁和伪善下,我在“保证上签了字”,一个月后回了家。刚進家门,就看见一个大法轮变成了一朵大红花在面前慢慢往下掉,越掉越小,掉到足上又升到手腕,渐小看不见了,回头又看到一个大法轮变成一朵也是往下掉,又升到小腹不见了。我才悟到:是我在洗脑班签字了,掉下去了,被邪恶钻了空子,我想洗脑班虽没有说破坏法的话,但妥协了邪恶。认识到了,我又从新走正。

四.归正自己 讲真相

我每天都去赶集镇讲真相,认真负责,讲一个,他们相信一个,我都给他们发真相资料和护身符,真相光碟。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五日,我女儿带了两个朋友回家,我给他们讲真相,给他们真相资料看,朋友走了。在没有注意的情况下,邪恶来到家,又抄家了。当时我发正念,女儿说:“妈,快点”。这样我走了,流离失所。

派出所恶人四面八方找我,追我,大车小车自行车,小路大路田埂路都找遍了,在我家围了一个多星期。当时我走到夜深人静,不知走了多远,也不知走到哪里了,找不到路了。我就朝有灯的地方走,见有拉沙子的车,就搭车去了一个小镇。我见邪恶还坐在场口的茶馆里。我便走田埂小路,去了一同修家,住几天。听别个常人说邪恶发了通缉令,说是抓着我,有五百元奖金。

后来,我回到娘家,弟弟不理我,妹妹说,前些日子晚上派出所去了七八个人到她家去看,妹妹也不理我,对我言语不多。住了不到一个月,我走了,到了广汉县城里帮人,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我继续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有时晚上我出去讲真相,看见恶人还在找我。到九月份,我堂堂正正的回家了。

我赶集时,派出所有人看见我,笑一笑,我也对他们笑一笑,后来一警察叫谭本建的,见了我说,好久回的,回来了也不来找我们。我说找你们干什么,找你们就算帐,老帐,新帐一起算,把他赶走了。我又回到讲真相的洪流,每天赶集讲真相,很多人都相信,但我周围的人看见恶人那样整我,他们吓怕了,不敢接触我,不敢听真相,怕派出所抓。

五.坚定正念 斥恶警

今年三月三十日,我和几个功友去广汉松林镇讲真相,在路上被人举报,把我们抓進松林派出所,晚上当地派出所来接回,又抄了我的家,每次要出什么事,师父都会点化我,但我就是悟不到,到事出才后悔,我真是对不起慈悲苦度的师父,我的心里很难受。

晚上学习师父的经文,都学过去几行了,前面“正念”二字亮了一线。第二天邪恶之人谭本建,集宗军就要我签字,我说你们拿我东西还要我签字,把东西还给我。我说你们像不像日本鬼子,日本鬼子進家翻箱倒柜,还没有上床翻嘛,你们连床上都翻透了,你们像不像土匪,强盗。以前我给你们讲不要迫害法轮功,你们说是“上面”。我说头长在你自己身上,你们连好坏都分不清了,我说这是宇宙大法,是天法你们知不知道。我给你们讲真相送资料、写信,你们却三番四次的迫害我,连性命都快赔進去了。他说那些小册子,光碟是不是给他们留下的,我说那是给你们留下的,你们好好看看。我继续说,从九九年四二五,七二零到现在多少年了,为什么没有镇压下来,现在还越来越多的人来学,现在世界上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都在学。我说:“我上你们的黑人榜,那你就上我们的恶人榜,把你的电话告诉我。”他吓坏了,赶快说没有电话,没有电话,就这样灰溜溜走了。

我会一如既往的走在师尊安排的正法路上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