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真修,要精進,不要等旧势力的检验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日】现在正法進程已到了最后,绝大多数同修都能够严格按照大法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扎扎实实的修炼,就象师父讲的那样“大法弟子都成熟了”,可是为什么还有个别学员出现严重病业,甚至死亡?我想就我接触和了解的几位学员死亡情况,谈一谈自己的看法。

这几位同修虽然不是近期死亡,已过去很长时间了,但我还是想把他们的情况写出来,绝不是为了指责,而是意在我们的同修们都能正念正行,信师信法,走好我们的修炼之路。

这几位死亡的同修,有的修炼了几年了,看起来修的也不错,表面上也很精進,为什么还会出现死亡呢?分析原因,看到的情况主要有:他们自身有问题没过去,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或者长期不能把自己当成修炼人所造成的。

下面就把这几位同修的死亡情况写出来,看一看他们是如何被钻空子的。

甲、是我的父亲,九七年得大法,身体多年疾病消失,学法炼功很精進。他文化很低,但经常出去洪法,我和母亲、姑母得法修炼,都是他引导的。可他在九八年底出去洪法回来路上,骑车与人相撞,头碰在地上,导致脑干出血死亡。在他死亡后,我才知道他早几个月就托人在农村给他买坟地,求来了、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

乙、是一家企业的总工程师、副总经理,九八年修大法,“七二零”以后去北京上访,被邪恶迫害,免去职务,但他对大法比较坚信,始终不放弃修炼,可在二零零四年突发脑溢血死亡,据他亲属讲,他一直饮酒抽烟,而且烟瘾很大。

丙、是一位工人,患有多种疾病,九七年修大法后身体多种病痊愈,学法炼功较精進,表面上对法理也有一些认识。可在二零零二年时,他被他的一位同事(学其它宗教的)劝说,每天晚上到他家跟他讲其它法门的东西。由于碍于情面,他没有正念抵制,结果被说动了,就跟着去庙里烧香,并请了神像供在屋里。那时我也经常到他家,约他在一起学法切磋,见他家里敬的神像,就劝他要不二法门,可他说是他妻子敬的,我也就没太在意。

在二零零三年春,他身体出现病症,胃部疼痛,开始吃药,越吃越重,后到医院检查说是胃癌,并动了手术,到二零零四年底死亡,在这有病到死亡的一年多时间里,我经常到他家鼓励他,让他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并经常在一起学法切磋,生怕他掉下去。他表面上很精進,例如他家庭很困难,妻子无工作,两个儿子,为给大儿子买房子,经常省吃俭用,时常到菜市场去捡菜叶,但他还经常把自己省下来的一点积蓄捐给资料点。这点我也很感动,他的死亡我很痛心,又失去了一位好同修,但对他的死因一直不解。

就在他死亡后不长时间,碰见他妻子,埋怨她家里不该供别的东西,这时他妻子才告诉我实情:屋里供的东西都是她丈夫请的,并说出还信其它法门的东西,这我才知道他死亡的真正原因,他的死亡给大法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因他的亲戚、朋友、同事、同学都知道他修炼大法,就连有的同修也认为他修的很好,怎么还死亡呢?对大法产生动摇。

丁、是我的一位远房亲戚,九八年开始修炼,身体明显变化,严重的高血压、心脏病都好了,满头白发,开始从头顶中间变黑,到“七二零”时已有手掌大一片都黑了,也较精進,每天炼静功都能打坐两个小时,对当地洪法有很大的促進作用。可在“七二零”以后由于怕心放弃修炼,病又返了出来,住了一段医院,就又开始修炼,病又好了。

可在二零零三年,我的这位远房亲戚经不住对门邻居(这个邻居是看风水、阴阳宅的)的诱说,就又跟着去学看风水、坟地。有一次到农村去看坟地,他在坟园里转了一圈,出来后看到穿的黑鞋变成了白鞋,自那以后病又返上来了。他知道错了,就不再看风水了,下决心表示以后要好好修炼。

可是在二零零四年因为家庭琐事跟儿子生气,经常吵骂,跟儿子关系很紧张,开始出现重度咳嗽,肺部疼痛,经不住家属子女劝说住進了医院。我听说时他已经住了六七天医院了。我就马上去看他,因他离我家有一百多里,不很方便。那天他见到我后很激动,紧紧的握住我的手,知道自己在修炼中不断的走弯路,知道自己的病是自己没修好造成的,也知道自己不该来住医院。由于这位同修的天目是半开着的,能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师父也一再的点化他,例如他第一次输水,扎不上针,几个医生都没扎上,最后找了一个技术较高的医生费了好大劲才给扎上,扎上后胳膊来回上下颠。但他当时没有悟到是咋回事。就象师父讲的:“我们有个学员到医院把针头给人家打弯了好几个,最后那一管药都哧出去了,也没扎進去。他明白了:哎哟,我是炼功人哪,我不打针了。”(《转法轮》)可这位同修当时并没悟到,这是过后才悟到的。

他看到自己病床前有很多邪灵在看着他,他做梦梦到自己掉在陷阱里。他妻子(也是同修)梦见丈夫在一间黑屋里,门口有恶警把守,妻子進屋内把他拉了出来。当时我跟他在法理上切磋,劝他马上出院,他自己也后悔不该来住院。他对我说等到院长回来再出院,因院长出差,是他的朋友。说给院长打过招呼,怕面子过不去。当时我也没再勉强。在我回来的路上,越想越不对,就又跟他家属打电话,让他马上出院,他第二天就出院了。他虽然出院,可一直正念不强,处于消沉状态,妻子劝他吃药他就吃药。很少学法炼功、发正念。一学法就瞌睡,不学法时彻夜睡不着觉,他严重的受着邪灵的干扰,自己始终没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被旧势力的锁链紧紧套住。

在零五年春我又一次去看他,看到他气色很不好,说话少而无力,進屋后看到墙上挂着一幅全家像,是新拍照的,我问他为啥要拍全家像,他说他想着自己活不了几天了。我当时就指出他这一念是很危险的!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不信师不信法,才导致病情恶化,那一天我跟他讲了很多,他也认识到自己没修好,有很大漏洞,我又嘱托他附近的一名同修要好好帮助他。可是他本人一直没有正念,信师信法的成度不够,使他在零五年秋去世。

这些同修的死亡,我感到很大的痛惜。丁同修原在他们县城颇具影响,他是大家认为修的好的,他的死亡在当地造成很大影响。

我们同修出现个别死亡,情况很复杂,有很多原因。一个可能的原因是自己没能严格要求自己,有很多执著心,没能扎扎实实的修炼,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但也有个别是修的比较好的。希望大家好好重温《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的讲法》、《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的讲法》,吸取教训,多学法,做好三件事,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铲除邪魔烂鬼的干扰,正念正行,扎实修炼,走好我们的每一步。既然得了法,我们就要真修,要精進,不要等着旧势力来“检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