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让万古机缘擦身而过

一位旅美越南华侨之心声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日】追溯那已过的时光,我的命运似乎随家庭环境、社会时局(政局)而改变,好象一叶浮萍,不由自主的在河中漂流。在这个物欲横流之时代,每个人都匆匆忙忙为满足物质私欲而奔波,不留心周围、甚至身边正在发生的事情。我从不写文章,今天也要勉强执笔,希望人们万勿让法轮大法擦身而过,失去这万古难遇之机缘。

回忆当年小学毕业时,在我的毕业纪念册上,班主任教师曾题字:“抬头、挺胸、向前走。我们的命运掌握在我们的手里。”这句题字已成为我今后之座右铭。多年勤奋辛劳以祈晚年可以安逸,谁知疾病缠身,已十年多。背痛,然后延伸至骨盆痛,脚掌心痛,后期又加双膝痛,又兼肾虚、肝弱,所有这些痛楚并非我所愿要,但是上天已放在我的命中。深思之下,当年班主任所给我题的座右铭似乎已不对了。

在2001年,一次无意中在报中看到中国共产政权正在迫害法轮功── 一种气功锻炼以改善身体健康,用真、善、忍三字为指导。在那一刻不用再看下去,我已知道共产党内所有的党员都是说谎、反复无常之小人,又怎会允许在其国土上提倡“真”。如果每个共产党员都是诚实的话,共产党则不会存在。回想当年,越南共产党强占越南共和国之后,尽量宣传共党之宽容政策以图引诱南方(共和国)之军官时,称只改造十天。一旦集合全国军官后,立即反复诺言,导致无数军官被其虐待,而暴死改造营,不通知家属,不准取死尸而草草埋葬,这些非人之所为。还有臭名远播之苏联集中营、中国的文化大革命之种种运动、北韩之残暴、有计划残杀全国人口过半之柬埔寨共产党。试问如果每个共产党员都有善念,这共产党之漫天罪行由谁来执行。

但是并非这些挑起我的好奇心,而是在这个充满物欲之世界,每个人都追求最高享受,尤其是在几十年贫穷落后、欠缺一切物质而刚刚实行只有经济市场的共产国家,法轮功创始人竟能在一段很短之时间内改变法轮功弟子,使他们能够放弃名利,甚至不惜生命来抗拒这个残暴之共产党。法轮功学员覆盖社会每个阶层,包括科学家、博士、政府内之高级官员、妇老幼弱,甚至贫农。职高俸厚、生活充裕都能轻易放弃,我自问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珍贵胜过生命?

刚读《转法轮》则发现这不是单纯的气功锻练祈得到身体康健,这是修佛在常人中之一法门,从未公开于世。以往我所知,如果想修佛,则要脱离红尘,落发为僧、尼。现时摆在我面前有一机会,可修佛在常人中,真是最好不过。法轮功,另称法轮大法,是一种“性命双修”功法,则需修性(心性),也要修命(改变本体),靠五套功法。《转法轮》第一讲说:“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不清理的话,带着这样一个浑浊的身体,黑乎乎的身体和一个肮脏的思想,怎么能达到往高层次上修炼呢?”

修炼一段短时间后,一个晚上突然泻肚达数次之多。整个晚上完全不能睡觉。奇怪的是我完全不感觉疲倦、脚软。早上仍照常上班,好象昨晚从来没有发生什么一样!身体感觉轻松、舒服。事情发生太神奇,致使我信心大增,更加努力、兴奋,继续走上修炼之路。又过一段时间,再明白一些《转法轮》里面之法理。然后我内心深处自问我真正想修炼吗?我可以舍去心中所有执著吗?

炼功初期时常不自觉的流泪,内心百感交集。有一种迷途太久之凄清、悲怜,亦有种似乎能够回家之喜悦。炼功月有余后,身体开始感觉有些微电流在走动。初时只感觉数条电流缓慢移动,在一段时间后,真正感觉到百脉齐放,由头到脚,再由脚到头移动很快的循环着。我身体内长年剧痛之处真正感觉到法轮在那里旋转不停,有些地方只感觉数日,但是有些地方整整一个月。再过一段时间之后,我身内长年累月之病痛不知何时全部都不翼而飞。无痛一身轻那种青年时之感觉,到今日我才能再尝。后来身体内微电流之感觉不复存在而由一种能量(功)代替。

有日,突然感觉小腹处有一个较大之法轮慢慢旋转,我知道师父的法身给我下法轮,当法轮转的时候,会推动一股暖流全身流动,面颊暖暖,一种好舒服之感觉,师父曾说“它是你的身体一部份的时候,它顺应过来的时候,你就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形式了。”(《转法轮法解》)当我肚饿、眼倦时会感觉法轮转,大约数分钟,然后面部暖一阵,肚饿、眼倦之感觉会自然消失。有一事情更加神奇,牙坏使整个面颊肿,当时完全不感觉痛,只感觉无数小法轮在面颊上旋转不停。每次当我听《普度》时,都感觉推动我身内之能量(功)流动快些,然后面颊转暖,有一种舒服之感觉。事实这些种种对于大法弟子是好普遍,因为法轮功是“性命双修”功法。

2004年在三藩市美国西部法会上,我第一次看见师父。在师父还未出现讲法前,在我小腹内之法轮突然快速旋转,我知道可能有一个强大的能量场在这个会场内。原来在那一刻师父已经進入会场内。后来在网路上我还读到一位西人女学员陈述,整段时间师父讲法,她双膝之剧痛完全不感觉一点痛楚。师父已帮无数弟子推出无数病业。超过十万大法弟子参加师父早期亲自传功之九天学习班后,全部推到无病一身轻。

师父说“因为业力是一块块的消,消下去一块腿好过一点,一会又上来一块,就开始痛。”(《转法轮》)当我刚开始炼第五套功法时感觉双脚很痛,当时我反而开心,因为身上之业力已有出处。一段时间后,渐渐不感觉痛,开始身体向前倾,又是向后仰。师父说“有人打坐时身体老往前倾,因为后背通得比较好,后背特别轻,前边感觉到沉了。有人往后仰,就是后背觉得沉,前边轻。如果你全部都通得很好,那么你会往起颠,觉得自己往起拔,有离地的感觉。”(《转法轮》)

修炼再有一段时间后,我感觉打坐时,完全不碰地(离地),好象坐在一团柔软之物质上。每晚仍然炼五套功法,有一晚在静之状态中(非禅宗所说之“定”(无感觉)),突然感觉身体渐渐消失于空气中,我仍然十分清醒听到炼功之音乐。我自问我身体到哪里去了?当我这样想的时候,我自然可以回望我的身体,完全不见了(在另外空间,当我有疑问时,立即会有答案出现脑中)。只剩一念,我正在炼功,那一种静之感觉美妙无穷。

当身体所有脉全通时,我感觉全身有劲,行路轻飘飘,身体好象完全无重量,甚至呼吸、心跳都完全不感觉。这一种感觉在我这一生完全没有,那是一种好舒服、轻松的感觉,很难畅尽描述。那种感觉使我感觉这世上已没有什么值得追求,可惜我心性修得不那么好,故此那种感觉只存在一整天而已,但已使我终生难忘那种感觉。

又一段时间努力放下更多的执著,使我的心渐渐远离常人的名利。在打坐时额头渐渐见光。以后还看见各种不同颜色之光。有一晚打坐时,看见远处飞来很多旋转很快的小法轮,当中一个法轮飞近眼前时停下来,然后慢慢旋转,那是法轮大法之图形,而颜色并非与《转法轮》里面所印之法轮颜色相同。师父说“而微观世界组成的空间那才是真正的神所说的天。物质越细腻、越微观,它构成的表面也就越精华精细。”(《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我所见之法轮真的非常美丽,颜色很清晰。

后来,我曾看见一个空间由无数枚深、浅金光闪烁之细粒子组成。一个金色之空间也能形成这样的立体、这么壮丽之景象。身边左右之人相聚真是缘份。

我曾看见是这样安排,并非只是打坐才看见。当我躺下睡觉,但还未進入熟睡时,能量在身体内流动,前额有时也可见。忆起师父的一首诗有句“静而不思──玄妙可见”(《洪吟》〈道中〉)常人根据字面解释则是“闭目不想(养神)”又怎会看见?其实修炼提及的是心性之思想境界。当我闭上眼不思时,功就在我身上流动,使我能進入一种静之状态(周围之声响好象是从很远传来)。那时,我前额也会看见,但境物朦胧,不甚清楚。然而也不要执著想见,因为人之自然反应,当想见时,那一念就会自然触动常人之视神经,立即我所见会变成黑色一片。

师父说“从修炼一开始,不断的向上升华,不断的去掉人的执著心、各种欲望,功也在不断的向上长,最后一直走到他修炼的最后一步。”(《转法轮》)我修炼也感觉很苦,也亦困难。在常人中,我之常人心在很多时突然冒出来。当然,怎样困难都要努力突破,因为此生何其幸运见得师父,得一套完整修炼指导,正如师父在《洪吟》中说“功修有路心为径,大法无边苦作舟。”

当集体或者单独炼功时,曾数次嗅到檀香味。有一同修亦有此感觉。那种香味很是轻微,亦非常人心中那种浓厚之檀香味。我想那并非修炼人身上发出的,而是当我炼功在静止状态,那时另外一层空间存在之香味。事实上,每分每秒我都感觉存于体中之能量,尤以双掌与面部明显。这种感觉提醒我不要忘记我是修炼人,是走在神佛路上的人。要用真、用善对待他人,要用忍来约束自我。在心性方面,大法要求身在常人中,但心要离开常人,故此我努力尽量渐渐放弃常人之一切执著,以祈心能在方外。如果真能修到不在常人中之思想境界,又怎能有气恨、委屈。

为结束本文,请准予录下师父在《洪吟(二)•梅》,以此与同修共勉,尤以那些还在大法门前徘徊、犹豫不决之人万勿失去这最后之机缘。

梅 元曲

浊世清莲亿万梅
寒风姿更翠
连天雪雨神佛泪
盼梅归
勿迷世中执著事
坚定正念
从古到今
只为这一回

真诚感谢师父已给弟子宝贵之大法,在这世上永不能用金钱可以买到。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