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缘到 终得法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日】小时候经常听母亲讲民间神话故事,所以梦中我老在天上飞,或在水中潜,或在土里遁;长大一点,喜欢到庙里看菩萨,看佛像,看着那些大罗汉及金刚威严的神态,久久不愿离去。民间神话故事更是深深吸引着我,西游记里的孙悟空、惩凶济贫的济公,他们都是我崇拜的偶像,那神话中的仙境更成了我梦里的追求,我常常对着夜空苦苦思索:我是谁?从哪里来?百年后又到哪里去?

四九年,一对基督徒夫妻带着他们的儿子和我去了教堂,学会了一首歌,歌词大意:“小朋友信主,胆子会大,什么妖邪都不惧怕”。五十几年了,我还在天天唱,对神充满了敬畏,直唱到得大法之前。

我的性格耿直,在邪党历次运动中,总是同情那些被整的可怜人:正直的好人被打成右派,送农村改造;文革中,人人互相斗,互相残害;八九年忧国忧民的学生遭枪杀……,我对恶党从没好感到绝望,那些“领导”指责我“不识时务”,“阶级立场不坚定”,“落后份子”,为此,几次调工资都没有我的份,还把最累最苦最脏的活儿压在我身上。在这种环境下过了几十年,我落下许多病,死过几次又活过来。

为了脱离苦海我去过寺庙、道观,买了多少佛、道两家的气功书,凡是出版的气功书能买到的都买了,也练了多种门派的气功,反复的比较、体会,可都不好使,就象师父说的:“他今天学这个功,明天学那个功,把自己的身体搞的乱七八糟,他注定就修不上去了。”(《转法轮》第一讲)我一直在苦苦的寻求、等待,就象一只漂泊在大海里的小船,总也靠不上岸。

这一天终于到了。一日,在一个书摊上我发现了《转法轮》宝书和《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当我第一眼看到师父的法像时,我感觉是那么亲切,那么眼熟,接着急不可待的打开目录:“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炼功为什么不长功”这几个小标题深深的震撼着我。我欣喜若狂,认定了这位师父就是我苦苦寻找的师父!“法轮大法”就是我日夜寻觅的功法!我按照“修订本”炼了两遍“贯通两极法”,一股能量冲灌着我,动作随机流畅,身体既舒服又轻松,泪流满面的我几乎喊出:“我找到了高人!我找到了真正的名师!”我相信这是从古至今任何正传功法都无法比拟的。

学法炼功没过多久,我全身的病痛不翼而飞。法轮功太神奇了,我的师父太伟大了,太慈悲了!就这样,在恩师的呵护下,我走上了修炼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