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多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日】每当看到各地同修回忆参加师尊在国内各地办班传功传法时的殊胜,自己也如亲临现场,沐浴在师尊的呵护下一样,每看一篇都泪流不止。其实修炼十年来虽没见过师父,但每一次读、听师尊的讲法都象面对师父一样,感觉到那种洪大的慈悲和祥和。

我虽在96年年底有幸得法,但由于悟性差,我是一路跟头一路跤的走过来的,每次魔难中少不了师父为我承受。现在我想把自己的亲身见证写出来,证实大法的神奇。

得法前,我的心脏病到了生活不能自理的程度。由于严重的供血不足,每天只能在屋内活动两个多小时,其余时间都是在床上度过。腿脚肿胀,晚上脱的鞋早上不知能不能穿上,每日药不离身。

那是96年年底的一天,儿子用车把我送到以前在一起住的老邻居家串门。她正看师父讲法,就对我说:“师父是下来度人的”。当时由于受恶党无神论的影响,没往心里去。她拿着别人给她的一本《转法轮》,说让我拿回去好好看看。还说,炼法轮功主要是学法,要提高心性。我也没在意,只是说看书能行?说了一会话就回家了。当时我悟性差,不知道《转法轮》这本书有多么的珍贵,不经意的五六天看了一遍,知道这本书好,讲的都是从来没有听过的道理。当时我也明白了一个人的一生的所有不幸都是生生世世业力所致。

我虽然读书时并没有太认真的看待,可在我看书的过程中师父就在为我净化身体了,感觉身上一阵一阵的发热,一遍看下来心脏病竟不翼而飞了: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人五、六天之后自己骑自行车送书去了,还真是象书上说的那样一身轻。那个欢喜哪,让我都兴奋过头了。

还书后,自己心里放不下,就到处找《转法轮》和其他大法的书。买了书,又去找炼功点,从此走上了修炼之路。是师父给了我新的生命,我和我周围的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在修炼不久我做了一个梦:我从一个很深的象井一样的洞里出来,外面是一个荒凉的地方,也可能是我看到了师父从地狱里把我捞出来了。

九八年到九九年的上半年,我出现病业状态。可我悟性差,一直僵持着到九八年底出现了大出血。孩子们强行把我送到医院,当时血色素0.3克。医生说不知道这人怎么还能活着。由于止不住血,他们把我又转到大医院。医生检查后说是“子宫癌晚期”。虽说做了手术,那些所谓的权威还是说我“活不过三个月”。家人把我的后事都准备好了。回家后,我没有放弃大法,师父也没有放弃我。接着就是“七.二零”铺天盖地的谎言,我没动心,坚信师父坚信法,很快我就恢复了学法、炼功,过了一个生死关,师父又给了我一次生命。我再次见证大法的神奇。

“七.二零”以后,同修们不断的走出来用各种形式证实法,我也在2000年溶入了证实法的洪势中,知道坚定,但对法理理解不深。2001年在一次证实法中被邪恶钻了空子,被非法判刑三年。在监狱里边,我用人心坚定,没在法上,也走了四个多月的弯路,又摔了一跤,教训是深痛的。零四年回家后,收到了同修们为我保存着的三年来师父的各次讲法,我从内心感谢同修的关怀。通过静心学法,我明白了法理,爬起来,回到讲真相救度世人中。

最近一年中家中发生的两个小故事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冬天夜长。零五年的一个冬天的晚饭后,刷完锅里边有一点水没倒掉放在炉子上,却忘记了关火。虽然火很小,但着了一夜。天亮起来一看,火还着着,锅里的水刚烧干。当时真有点后怕。我一下明白了,是师父帮了我,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常人家,后果真不堪设想。

不久前的一天下午,天气很好,窗户开着,我到同修家学法。不一会变天了,大风夹着雷雨上来了,我想没事,没动心。学完法刚到家,儿子就来电话说咱家成河了,我说没有哇、好好的,一看窗户是关着的。我知道又是师父的关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