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贵州监狱二零零四年暴力洗脑罪行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二零零四年三月,贵州监狱为了逼迫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放弃信仰,实施暴力洗脑,指使犯人包夹、暴力“转化”大法学员,声明只要结果,不管过程,“转化”一个大法学员就给犯人所谓“记功”一次,减刑三个月。这些犯人为了得到监狱的奖赏,用从恶警那学到的手法,残酷折磨大法学员,无所不用其极,什么流氓手段都拿了出来。

1、贵州水城矿务局大法学员王国钰遭到贵州监狱三监区的迫害。由监区长杨德新和干事田根指使犯人陈远龙(现五监区)、岑超喜(现五监区当记录)和张世红(吸毒人员)对王国钰进行各种非人的折磨。

恶徒对大法学员王国钰各种非人的折磨有:用手肘、拳头毒打王国钰大腿的内侧面;用手拇指使劲按鼻子,会使人感觉鼻子又辣又痛、不通气、掉眼泪;用手肘猛撞其腰部,用脚尖猛踢王国钰的腰窝处;用手拇指和食指捏住鼻子,然后旋转;最恶毒的是陈远龙用他的生殖器疯狂的污辱王国钰。

恶徒每天强迫王国钰坐在小号里的一根小凳子上,不让走动,从早上六点半起床一直坐到第二天凌晨四五点钟才让睡觉,并且不让上厕所。有一次王国钰要上厕所,陈远龙、岑超喜和张世红硬是不让去,就把王国钰压倒在地拳打脚踢。

王国钰曾先后多次起诉到黔南州中级法院,控告三监区对他的迫害,可邪党的黔南州法院把控告信一次次打回贵州监狱,致使王国钰遭到贵州监狱更加疯狂的迫害,并遭到四监区副监区长钟山的恐吓,扬言邪党的天下,王国钰是告不了他们的。

2、大法学员马天军,水城教师,在兴关派出所,凡参与迫害大法学员马天军的警察都不穿警服,除去警号,迫害方法特别邪恶:用一张凳子放在马天军的胸前,叫人坐在凳子上,还用锤敲打马天军的脚,由轻到重的敲,这样外表看不见伤,但内伤特别厉害。马天军被迫害的至今还不能走路。而被劫持到贵州监狱一监区后,恶警还把他反铐在窗子上,总共铐了二十五天;在寒冬,恶警罗显来还指使犯人寒冬不给马天军被子盖。在贵阳刑侦二队受尽折磨,马天军曾被吊了四天四夜。

3、贵阳大法学员莫琪,在四监区遭到了非人折磨。四监区恶警钟山、王世军指使犯人苗宇迫害莫琪,不让睡觉,只要莫琪一打瞌睡,苗宇就会用竹鞭子、竹子枝抽他,不让他打瞌睡;限制上厕所,只有苗宇同意才能上厕所,并且不让两个大法学员一起上厕所,每次上厕所都须看守人陪同。

莫琪被这样折磨了两个月后,又把他弄到三监区。三监区恶警田根和监区长杨某指使犯人岑超喜、陈远龙、张世红变着花样的折磨莫琪,先是不让睡觉,每天坐在一张小凳子上,不让走,也不让动,一直到凌晨四、五点钟,周围拉着线,线上面挂着毛笔,如果一打瞌睡,就碰在毛笔上,脸上就会沾满墨水,直到四、五点才让上床睡觉,而且还让犯人半小时去骚扰,不让大法学员休息,早上六点半起床,几乎二十四小时都没有睡觉。

4、大法学员王小东,贵阳平坝黎阳四六零厂,在四监区受到苗宇、曹宝龙、何昌文使用各种手段折磨,主要迫害王小东的是苗宇和曹宝龙。他们最常用的是不让睡觉,每半小时去骚扰一次。最恶毒的是罚站,即强迫一直站在一块瓷砖上,一直站到王小东全身肿起来,还是没有让王小东休息,直到昏过去,接着被苗宇和曹宝龙暴打,又把王小东打醒过来。

5、贵阳大法学员邓树斌,二零零四年三月份和别的大法学员一道撕去贵州省监狱都匀剑江水泥厂挂的诬蔑大法的宣传画,遭恶警铐在铁床上七天。前四天,邓树斌绝食抗议,那些恶警不但不管,还不让他睡觉。恶犯晏光俊、苗宇、曹宝龙、聂小明等每半小时就去摇醒一次。白天恶警把电视机开到最大音量,强迫邓树斌看那些诬蔑大法的光碟,吃饭和上厕所的时候只打开一只手铐,并强行他用自己的脸盆解手。

七天过后,恶警又把邓树斌弄到四监区四楼楼梯间的一间小房子,然后唆使犯人严宁和彭传应、陆庆麟折磨邓树斌。一天,恶犯罚邓树斌一直坐在一张小凳子上,不让动,一直到凌晨上五点钟才让睡觉。在阁楼上又是七天,总共十四天,最后邓树斌整个人都是昏的,就是上厕所都会睡过去,走路也会打瞌睡。

6、紫云县大法学员周顺志,在二零零四年三月贵州监狱灭绝人性的迫害中,拒绝挂牌,不参加劳动,被恶警铐大铁床上十三天,被折磨的非常虚弱,后来又被非法关押到二监区,二监区恶警专门组成了一个迫害周顺志的“转化”小组,由四个犯人和四个恶警组成,其中有从三监区调恶警杜运林、狱政科的周桂林、二监区的副监区长及一女警,总共迫害了二十天,后杜运林因迫害卖力,升副监区长。

7、贵州电视台法轮大法学员刘波,被贵州省监狱狱警王世军等人唆使犯人对他进行各种折磨。在二零零三年的三月份,刘波被四监区干部铐在铁床上,不管白天还是晚上都不给开铐,吃饭、解手的时候仅打开一只手铐,从三月到四月,总共铐了一个月。

8、贵阳大法学员赵鄂川在贵州监狱制成监区被迫害一个星期,恶警把他的双手铐在床上,还一直不让睡觉,一直折磨了一个星期。后来赵鄂川绝食抗议才让他睡觉。

9、大法学员张寿刚,在遵义市体委工作,六十一岁的老人,遭恶警指使犯人严旭和聂小明用各种的手段迫害,最后张承受不起就撞墙,把头都撞破了,人也昏迷不醒,最后就抬到医院抢救,才保住了生命。[编注]

10、贵阳火车站大法学员李林,被非法关押在一监区时,恶警指使曹宝龙等人折磨,有时二十四小时不让睡,有时几天都不能睡,最后李林受不了折磨,撞墙自尽,后来被背到医院抢救。迫害他的人,却得到一个“记功”。[编注]

11、贵州工业大学大学生黄磊,二零零三年被贵阳市公安局非法抓捕,非法判刑。黄磊不服法院非法审判,遭到狱警副监区长钟山、王世军(主管干事)指使犯人彭传应、龚建国(二次判刑 吸毒犯)、晏光俊等人折磨,主要手段不让睡觉,有时一天睡两、三个小时,有时两三天不让睡,每天都坐在一张小凳子上。因长期的坐在凳子上不让动,屁股上已长满了疮,裤子也粘在肉上了,还流很多的脓水。因长期不得睡觉,连走路都会睡着,甚至有时在厕所也会睡着。这种迫害,每次长达三十多天。

有一次,因承受不了他们的迫害,黄磊跑去一头撞在四监区办公室外面的墙上,以此来抗议他们无人性的迫害。四监区副监区长钟山不但不减轻迫害,还狠毒的说:“你把墙上的瓷粉撞掉了你要负责。”对于黄磊严正的抗议,仅招来更狠毒的迫害。彭传应等犯人仍然对黄磊进行各种灭绝人性的折磨。黄磊绝食抵制迫害,钟山指使犯人对其进行野蛮灌食,并威胁说,让你家长出钱交灌食费。盗劫犯彭传应受钟山、王世军的唆使,用小榔头敲打黄磊的膝盖骨,使其红肿,不能行走。

[编注:迫害固然邪恶,但自残是常人抗议迫害的行为,而不是修炼人应该做的,是违背大法修炼原则的。大法学员真正正念正行才能破除和解体这场并非人对常人的迫害。]

贵州监狱恶人榜

参与迫害大法学员的恶警

喻文林,烧成监区副监区长,六一零“转化”小组组长,执行“肉体灭绝”。
王华川,原教育科科长,专管迫害法轮功,后调四监区任监区长。
钟山,二零零四年升为四监区副监区长,直接负责迫害大法学员。
左胜利,二零零四年升为教育科副监区长。
杜运林,因迫害法轮功升迁为五监区副监区长。
应旭,二零零三年还是内警队队长,二零零四年升为干事,负责迫害大法学员。
周昶、赵学川,监营监区正副监区长,参与迫害法轮功最恶。
沈志江,狱政科科长。
夏斌,狱政科副科长。
周桂林,狱政科。
刘卫红,原教育科副科长,现任基建监区长。
刘保卫,恶警。
田耕,三监区干事。
杨仲新,三监区监区长。
罗显来,一监区。
郭航,现在在一监区,原四监区干事。
杨德新,二监区干事。

参与迫害大法学员的恶犯

以下犯人在贵州监狱四监区期间很少或从不参加劳动,主要任务就是接受狱警指使,对大法学员实施各种迫害,其中大部份都因此得贵州监狱的所谓“记功”。

曹宝龙,吸毒人员,家住罗甸县,从十几岁开始坐牢,至今共被判刑四次,他也公开承认自己算是罗甸县一霸,当地有名的地痞流氓。

袁灵,铜仁沿河县人,吸毒人员,多次被判刑。

马云,前公安人员,因使用暴刑打人致死被判刑,在贵州监狱期间四监区恶警副监区长钟山一直都称兄道弟,钟山迫害大法学员的许多手段都是马云出的点子。

刘承勇,吸毒人员,家住织金县城关镇,十几岁进少管所,共被判刑五次。
马恩、金铜,家住织金县,吸毒人员,多次被判劳教和判刑。

彭传应,毕节户籍,现家住贵阳市大营坡,在贵州监狱期间干尽坏事,经常使用最坏的手段折磨大法学员,毫无人性。

苗宇,家住都匀市,自称和恶警钟山关系很好,故在钟山纵容下干尽坏事,使用各种毫无人性的手段迫害大法学员。

聂小明,织金县人,吸毒人员。
夏贤广,息峰县人。
甘居华,四川省人,曾被判刑十五年被送新疆服刑。
敖国虎,金沙县人,在贵州监狱期间一直参与迫害大法学员,自称曾拿了一笔钱行贿恶警钟山,故一直受到钟山照顾。

晏光俊,六盘水人,吸毒人员,两次被判刑。
龚建国,独山县人,吸毒人员。
丁四刚,普定县人。
袁旭,都匀市人。
于大湖,三都县人。
陆庆磷,罗甸县人,多次被判刑,两次在都匀监区服刑。
黄波,遵义县人。姚成伟,惠水县人。

希望正义之士补充以上恶人电话号码、家庭住址等,便于追查,并震慑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