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五原劳教所酷刑看恶党如何教唆人犯罪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曾认识这样一位警察,说话办事干练,很有工作能力。谁知后来成了国安特务,千方百计探听法轮功学员的消息。也许是良知的发现,一天,这位警察偶遇一大法学员,互视片刻后突然开口说:“其实我就是一个魔鬼!”他用“魔鬼”二字为自己的不光彩行为做了最恰当的诠释。

那么到底是什么因素把一个好端端的人异化成魔鬼了呢?对××党政治历史深切了解的人都明白,能有如此恶毒之功者,唯中共莫属!下面就以内蒙古五原劳教所的暴力施展,来看看××党在迫害法轮功上是如何把正常人洗脑成魔鬼,走上犯罪之路的。

一、劳教初期,干警同情赞赏有加

据最早被集中于此的大法弟子讲述,初期各劳教所干警在交谈中了解到真相后,发自内心的同情,有的甚至还提供些生活上的帮助。从锡盟劳教所转过来的大法弟子多次讲到,那里的所长、政委及其他干警多次面对全体劳教人员赞扬法轮功学员的品行,说:“我们避开法轮功的是非对错先不谈,就这些法轮功学员平时的一言一行你们都看的到,他们的道德素质,是你们每一个劳教人员都应该学习的榜样!”

当时的社会背景正是谎言诬陷铺天盖地之时。由此可见,良知本性人人与生俱来,避开强制的外在因素,人性善良的一面更容易成为评判一切事物的主导,進而认同正的。而且人的良知是普世的,不分地区国界的。

二、奖金升迁双重利诱,干警放弃良知施展迫害

为使镇压速见成效,江罗犯罪集团以马三家劳教所等地作迫害试点,几个月便把恶党几十年积累的迫害经验实践在那里,后推向全国。即集中关押,封闭式运作,暴力转化。这样内蒙古中西部被非法关押的男性大法弟子被集中到了五原,同时内蒙劳教局几个不法之徒被指派在那里面授迫害经验,把奖金、提拔许诺给了五原劳教所的干警。

很快这些干警人性恶的一面与恶党的邪恶本性产生共鸣,党性代替了人性,如同一魏姓恶警所言:“党说错了就是错了,明天××党说学雷锋是违法的那它就是违法的!”所有的恶徒都在重复一句话:“法轮功好坏别跟我谈,和我没关系。要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不‘转化’就是死路一条!”

集中关押的第三天,劳教局的不法之徒就急不可耐的上演了一堂暴力“转化”的实践课。大法弟子赵某因说了句“宪法没能保障我的合法权益”,被恶徒当作把柄私设公堂毒打迫害数小时,直至其答应写“三书”。于是干警们被明示:暴力就是唯一手段,写下“三书”就算完成任务。

恶警受奖的依据是:整体完成“转化”率,整体受奖,个人包管的被“转化”,个人受奖。当“转化”率的要求由最初的60%上升到100%时,暴力手段也发挥到了极致。

寒冷的冬天,大法弟子会突然被叫到室外日夜罚冻,如崔小佳、马英巨被连续罚冻近半个月。或者所部突然下来几个科长带几个恶徒,把自己包管的学员叫出去,双手铐在暖气片上,电击暴打。如此受刑者近百人次。令人瞠目的是,一恶警私下竟然不知羞耻的问大法弟子:“你能不能假‘转化’,写个‘保证书’,让我们都拿到奖金,然后你继续坚持你的信仰?”被大法弟子断然拒绝。

劳教所所有干警被自律不准听法轮功学员谈真相,有的带工队长(没被指使的)想了解法轮功,偷偷的问法轮功学员问题时神色慌张,甚至用手挡住半边脸,边听还不时东张西望。可见,在这样的魔窟中,良知被彻底扼杀,唯有暴力可以自由舒展。

强制是无法改变人心的。至2002年大法弟子陆续宣布强制“转化”无效,坚定信仰。于是2002年8月末,恶党的一群官员又坐镇五原劳教所,连续几天做新的迫害部署。令外界震惊的新一轮大迫害开始了:一大队,成长林、李振江等所有人被依次关入禁闭室,遭受令人发指的酷刑:电击、上吊绳、熬鹰等等。三大队所有人被分隔在禁闭室、水房、空屋子内罚站,电棍击打声此起彼伏。二大队,暴徒钟志远把劳教人员全部集中在大会议室,派几个吸毒犯当众人的面轮番毒打冯天治,这边趾高气扬的说道:“从现在开始,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必须全部转化,我们五原劳教所要实现百分之百的‘转化’率。我们这里都‘转化’了,还要把全国各地的法轮功集中到这里‘转化’!”从这一刻起,冯天治被分成三拨的吸毒犯毒打了三天三夜无间歇。此次大迫害,导致多人伤势惨重,有的后来送进了医院。

作为此次迫害的“功臣”,钟志远这个最早给所队看门的无名走卒,由二队中队长一跃成为出入所队大队长。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所长穆建锋在被提为所长后,经提名,又于2003年被评为“全国严打整治斗争先进工作者”,现调任呼市女所政委。

三、减期奖励、纵容吸毒,劳教犯被诱导犯罪

所有法轮功学员都被至少两个犯人包夹,随时监控上报举动,为迫害网罗依据。所有参与包夹的犯人月月有减期奖励。而那些吸毒犯更是恶警的得力帮凶。一次恶徒钟志远指着刑具对吸毒犯们说:“你们如果‘转化’不了他们,也是给你们准备的!”吸毒犯被许诺“转化”一个减期一个月。老年大法弟子杨凤玉被吸毒犯不停的抬起掼在地上,并被用钢丝刷子扎肋骨,几乎瘫痪。吸毒犯以干活慢为借口,对大法弟子魏永春拳打脚踢致使其昏倒在工地,休克达十多分钟。其它例子数不胜数。

作为恶警帮凶,吸毒犯们不仅减期奖励多,还多了一份外界难以想象的特殊“礼遇”——公开吸毒。各个寝室几乎每天毒烟四起。大法弟子无意中说句话都会被恶警知道,可是对吸毒却装聋作哑!我们都知道,那些社会上被挂了号的吸毒人员每月要被强制尿检,一次呈阳性立即劳教三年,所以有的吸毒犯刚解教又被抓进来。在这里,它们却因为身兼暴力工具而得到恶警的成全,使得××党自己标示的戒毒场所成为了吸毒者的乐园。真是千古奇观!

最值得一提的是:2002年年后一天,内蒙司法部门未下通知突然派人进驻该所,直接对三大队所有的吸毒犯进行尿样检测,结果竟有十几人呈阳性,证明仅该队就有一半的吸毒犯刚刚吸食过毒品。其它队已无须再检测。不可思议的是,过后竟然没有任何干警任何吸毒犯受到任何形式的处罚!“文明”的招牌依旧高悬在墙上。很快,毒烟继续四起,大法弟子依旧遭受惨无人道的迫害。

********

且不说中国劳教制度本身因违宪而遭世人唾弃,从其招牌来讲,本应履行“教养”职能使失足者以健康的身心回归社会,可是这里却成了教唆人迫害善良继续犯罪的场所。犯人们为了争取做法轮功学员的“包夹”,用金钱物品贿赂干警,因此有数的减期奖励名额几乎被这群帮凶垄断。作为干警,本应以自身工作素质、道德修为教育那些失足者重获新生,以此积累业绩。可是在恶党的指示下,所有干警的政绩业绩全部与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率挂钩。于是很多干警在仕途的渺茫中被利益之心驱使,走向了犯罪的深渊!

其实,五原劳教所的罪行从全国角度看,只是恶党集中式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个缩影。从中可以看出迫害是完全有计划、系统的在施展,挥霍一切国家资源,以其一贯的邪恶本性诱导、教唆人犯罪。迫害法轮功成为劳教所唯一的工作运行机制,所有的警察与劳教人员都机能性的被胁迫着为迫害法轮功而存在。五原劳教所曾有多个恶徒说过:“除非××党垮台了,否则你们别想有出路。”它们没想到是,恶党的垮台真的被其言中了。

2004年11月在海外《大纪元》网站刊载的《九评共产党》一书引发了汹涌澎湃的退党大潮。至2006年11月17日,已经有1544万人透过封锁,在海外网站公开发表了退党团队声明。从恶党建政之日起,不仅8000万无辜民众惨死于其发动的历次政治运动,更把无数的被其教唆的迫害实施者拖入罪恶的深渊!回首惨痛的历史,面对今天中国社会的败象,有理智的人都知道中共末日已到,纷纷三退以求平安。那些在金钱利益面前与邪党共鸣呼应的犯罪者们,在天灭中共的历史时刻,能否忏悔以往的罪行,为自己生命的久远未来做理智的思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