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一思一念放射出大法所造就的正神的光焰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今年三月份,惊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我与当地的同修赶往华盛顿白宫请愿,呼吁国际社会调查中共的罪恶行径,制止中共继续行恶。我想把自己看到的壮观景象讲出来。

在临行前的晚上,我看到正邪最后决战的一幕拉开了。一边阵营是大法弟子,另一边阵营是死不改悔的邪恶。大法弟子的阵营非常庄严肃穆,心力一致准备除恶务尽。而邪恶这一边则杀气腾腾,它们的阵营里叫喊着要“与神决战”。整个苍穹寂静无声,都在注视着这最后的最悲壮、也是最壮丽的一幕。在这一瞬间,我感到自己有些部份被炸开了,一下子明白了许多法理。

我们赶到白宫时,天空阴阴的,全是阴云,没有阳光。旧势力为了实施迫害大法弟子的阴谋到处设置正法的障碍,死死的抑制西方社会对迫害的关注。大家每隔半小时发一次正念。同修们通过一个小喇叭交流如何能理智的不用人心来对待这惨烈的迫害。在交流过程中,大家的认识在不断的上升着,这时,远处的天边露出了蓝色的天空,随着同修们认识的提高不断的往白宫方向推進着。而我看到的是众正神领着千军万马正在往这边挺進。在那边,众神早已愤怒了,手中的神剑在不停的挥舞着,所到之处,邪恶尽灭。我发现,同修们在法理上的认识上升的越快,众神除恶的速度就越快。就在这时,当大家都认识到如果这惨烈的迫害仍不能唤醒众生的良知,那么众生就不可能再有未来时,众神率领的千军万马一瞬间就杀到了。在人这边,则是天空一下子放晴了,阴云消失了,蓝蓝的天露出来了。在那边看,那排山倒海的瞬间之势,连一秒钟都不用,说到就到,用人的思维方式是想象不了的。泪水从我的眼中涌出来,我感到欣慰的是同修们都认识到了最关键的一点。

如果大法弟子对正法的认识提高不上来,正神们在那边急的流泪啊。他们目睹邪恶在人间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早已是怒不可遏,他们有的是能力除恶,可是大法弟子是在人中修炼,有许多是靠自己在迷中去悟的,去修的。其实,有许多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正神们是想救的,想去保护的,但由于当事人的思想中没能分清旧势力的观念,不能否定旧势力的理,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被抓到借口迫害。正神们对旧势力迫害大法弟子是愤怒的,不能认同的。

其实只要能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正念很强,正神们是会全力去保护大法弟子的。那也是他们跟随伟大的师父正法的一部份。

伟大的师父永远是慈悲的,严格的看护着每一个真正的弟子。如果思想中不能时时把自己当作师父的弟子,不能每一思每一念认同一切只有师父说了算的话,就很容易被旧势力钻空子,抓到把柄迫害。

记得三年前的一天,我去加拿大参加法会,半夜赶往机场。当时又累又疲惫,空荡荡的大街上,只有我一人在等公交车。正当我有点昏昏欲睡时,突然感到一种自修炼以来从未有过的恐惧,我猛然惊醒,提醒自己是大法弟子,只有师父对我说了算,我一下子看到了有三个旧势力(不是一般层次的神)正在商量着说我起到的作用非常大,破坏了它们的很多安排,想要合计着害死我。我当时真的一惊,这时它们也看到我知道了它们的阴谋,吃了一惊,想不到我竟然会看到它们。大法修出的正念让我毫不畏惧,在思想中与它们对峙着,但我能感到它们压向我的因素使我非常难受,就在它们三个想要一起动手使出它们所在层次的能力害我的瞬间,从大穹的深处传来一声巨喝:“看谁敢?!”瞬间,那三个旧势力被销毁的无影无踪。

记得我还在大陆时,有一回被恶警围住,要抓到洗脑班,两个彪形大汉一个抱腿,一个抱腰,想把看上去瘦弱的我扔上警车,旁边还站了三个恶警在大呼小叫的。从大法中修出的尊严让我正念很强,根本就不被这种表面的气势带动,我双手交叉在胸前瞅着他们,心想你们搬不动我。果真,那两个彪形大汉使尽了全身的力气我仍然纹丝不动。他们折腾了半个小时仍不能挪动我,一个叉着腰,一个蹲在地上,累的“呼哧、呼哧”直喘,旁边站着的三个恶警也傻眼了。周围还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对着那五个恶警一阵阵的哄笑。我对他们说:“别说你们两个,就是再加上他们三个也白搭。就别费那个劲儿了,你们在原地歇歇,我先走了。”说话间,我穿过人群便离开了。那五个恶警老老实实的待在原地,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有一次,我被两个恶警一前一后堵住,他们挥动着拳头向我扑过来,我一点儿也不害怕,因为从大法中修出的正念使我根本不认为他们能动得了我。我当时有很重要的事要去做,不想耽误时间。于是我闪到一边,对那两个恶警说:“你们俩先比划比划,我有点事儿先走了。”于是,他们两个真的比划起来了,我便办事儿去了。

有一回在派出所办事,我又被恶警围住,又骂又威胁,并挥动拳头猛击我的背,只听象打鼓一样“砰、砰”的动静,我回过头盯着动手的那个恶警,带着很强的正念对他说:“你干嘛?”吓的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半天没回过神儿来。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喃喃的说:“这小子讲话象炸雷,差点儿没把我炸傻了。”从那以后, 那个派出所的恶警老实多了。

有多强的正念,就有多大的威力!师父的法不是白讲的,也不是无缘无故讲的。师父讲出的法已经给了我们保护自己的能力。如何悟,信到什么成度,如何正用,那一念之差,不仅会有不同的结果,而且反映出来的问题一定要找找根子,下次就能做好。

还有一回在一个胡同里,一个恶警拿着棍子要打我,我没有一丝怕念,这时我脑子里只是想了一下师父在《转法轮》第六讲中(武术气功)那一节里的几句法:“别人打你,你去搪的时候,那功也已经到那儿了。”瞅着恶警恶狠狠砸下来的棍子,我用胳膊轻轻的搪了一下。这一搪,一下子把那个恶警连人带棍子搪出了一丈多远。那个恶警吓坏了,爬起来丢下棍子,撒腿便跑,一会儿就没影了。

记得有一次恶警收买了七个流氓地痞对付我,我被他们堵住了去路,他们手里拿着啤酒瓶子。我瞅着他们,思想平静,心如止水,浑身每个细胞充满的都是大法所赋予的正念。只要我的目光看着他们中的哪一个,那一个就哆嗦。我的脚步一刻也没有停下来,离他们近在咫尺时,我的目光快速的扫过他们七个,他们齐刷刷的让到一边并列成一队,于是,堵截成了列队欢送。

正法到了今天,真正的那些最高层的旧势力早已被彻底销毁了,剩下的只是一些旧势力的因素与安排。每时每刻,正法的洪势都在扫荡着一切旧势力因素,只要正念强,就一定能破除旧的安排。别看邪恶在大陆所表现出来的气焰有多恶,那只是表面,迷住的是那些放不下的人心。大法弟子只要正念一强,瞬间它就啥也不是了。

有许多同修认为活摘器官这种惨烈迫害是因为有些同修与旧势力签这样的约所致,其实也不全是。正法的洪势正在穿越旧势力所设的最后间隔,邪恶的黑手已恶到连旧理都不遵守了,中共利用活体摘器官来迫害大陆大法弟子就是这种表现。

还有的同修认为如果我们把大陆弟子救到海外来,那大陆救度众生的事就缺人了。这种思想是不全面的。旧势力以“考验”为由死死的把大陆弟子限制在大陆以内,因为它知道那是大法弟子的主体,它害怕他们的力量,也痛恨他们的力量。无论他们有没有执著,旧势力都想要迫害他们,只不过对抓不到把柄的大陆大法弟子们使不上招儿而已。救度大陆的众生怎么能成为旧势力“考验”与限制大陆大法弟子的理由呢?我们的一思一念中一定要分清,决不能认同旧势力这些败坏的理念。

还有的同修认为国内的这种惨烈的迫害是因为大陆弟子自身有问题如何如何,这种想法是片面的,海外的大法弟子同样是有责任的。如果海外的大法弟子在揭露邪恶上不太用心,发正念清理邪恶不太积极主动,那么邪恶就得到了姑息,它就有机会去迫害大陆大法弟子。而且海外大法弟子的条件要比大陆大法弟子优越宽松,那就更应该用心除恶。

大法弟子们必须是一个整体,就象大周天中的“百脉连成一片”。因为那样,除恶的力量就会越大。要想让大法弟子们真正达到一个整体,就象旋转的大法轮一样的状态,不能靠劝说,不能去压制,也不能去排挤,而是在法上交流,真正的在修炼上升华。

这里又引出几个话题。第一个是自从星期六(北京时间星期日)三个整点发正念结束以后,有许多同修都在想自己以前做的不太好或很不够。其实,真正站在正法中去想一想,不是自己做的很不够,而是自己修的很不够。修的不够何来做的够?修的不好何来做的好?不就是这个道理吗?归根结底,那真正是修炼上的问题。我们都在给常人讲,千古机缘不要错过,其实,对自己来说也是一样的。忙于做事而不修自己,与错过机缘没有什么两样。就象建庙建的再多,达不到佛的境界而不能成佛那是一个道理。

正法的要求在不断的上升,越到最后要求越高。真正跟上了正法進程不是简单的公式化,指天天做事或事越做越多,而是指在正法中不忘扎扎实实修炼自己,使自己的一思一念,方方面面都达到正法的要求。

第二个话题,有一段时间以来,我经常觉的自己能在师父身边做些事情,潜意识中有一种认为自己很了不起的念头,甚至觉的自己很不一般。时不时的表现出一种优越感。在一次打坐入定中,我看到了许多了不起主和王,他们的层次在下来前就高的无法形容,而且他们在下来的过程中,一直跟着师父,对大法坚定不移。然而也在下来的过程中,旧势力逼他们签约,不签约就不让他们得到在人中得法的机会。不同层次都有着不同层次的迷,能在不同的迷中坚定正念,这在败坏的、早已偏离“真、善、忍”的穹体中,对于层层下走的主和王都是非常残酷的考验。不是每一个都能做的到的。这些主和王在旧势力的要挟中毫不妥协,宁死不与旧势力签约。那种伟大足以让整个大穹为之震撼。泪水顺着我的面颊流淌着。如今,这些了不起的主和王都云集在大陆,因为他们毫不畏惧的挑起了在那种险恶的环境中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重任。而且他们的生命在下走得法的过程中所形成的高质量为他们在大陆那种险恶的环境中撑起救度众生的风帆打下了深厚的基础。

出定后的我仍不能止住泪水,感动于那些伟大的主和王成为大法弟子的伟大过程,也为自己曾有那些弱智的想法而羞愧的无地自容。大陆那些真正的大法弟子是真正的了不起,因为在万难面前,他们真正的做到了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也真正做到了一个修炼中的大法弟子应该修的那一切。相比之下,海外的大法弟子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师父是慈悲的,总是鼓励海外的大法弟子,希望我们能做的更好。可是如果我们不能把心思全用在正法修炼上,而是产生了妄念的话,那就会是一个很大的障碍。

将来,整个洪穹都会记住,真正最了不起、最伟大的生命是那些在最艰苦、最险恶的环境中仍能坚定不移的证实大法的大法弟子的主体——大陆弟子们。这里不是说海外的大法弟子比不上大陆弟子,那种殊荣确实是属于大陆弟子们的,这是苍穹中任何一个神都服气的。

第三个话题是在正法过程中,会触及一切因素。在修炼中一定会有反应。无论是何种反应,都要坚定大法修炼,以正确的态度去积极对待。

有一次因为想要做几件事情,在做的过程中触及了那些旧势力的因素,结果它们在人中给我找了许多的麻烦,表现上就是家里面、社会上、甚至是同修间发生了许多的事情,压的我透不过气来。每一件似乎都想要动摇我修炼的信念。记得我好不容易摆平了,疲惫的趴在桌子上,自己清楚那些都是旧势力的因素在干扰,我决不能承认,但真的觉的好累好累。这时我感到自己趴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我看到师父的法身轻轻的拥着我,就象母亲拥着自己的孩子,脸上充满了慈爱的关切。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弟子一定要正念正行。

还有一次自己在一个项目中遭受了很大的委屈,接连许多天都非常伤心,打不起精神。睡梦中,从远处传来了非常悠扬、优美的箫声,那箫声让我精神为之一振,使我的生命充满了正念与力量。我寻声望去,师父正坐在高处,轻轻的吹着箫,箫声里充满了爱护,充满了期盼。我从梦中哭醒,知道师父的苦心呵护一刻都不曾离开过弟子。

记得有一回在做事时与协调的同修总是有不同的想法与看法。我并没有与协调的同修争什么,但许多的批评与指责都压向了我。顷刻之间,小组里所有的同修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在以后的活动中,明显的感到自己被冷落了。难受中我没有多说什么。经过冷静的思考,我坚信自己对法的理解没有错。在做事时,我仍默默的配合着协调的同修。打坐中,我看到巨大无比的师尊,伸出一双巨大无比的手,轻轻的把我捧在手心里,举的高高的,呵护啊、呵护啊、再呵护。

记得师父曾说过对我们的珍惜要比我们自己珍惜自己还要珍惜。师父知道自己的弟子怎么样。其实在任何时候、任何环境中,只要能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以正法修炼的态度正确的对待任何事情,眼前就一定会是一片海阔天空。

第四个话题是从许多同修的交流体会中,我发现有一个很强的观念大家没有意识到,如果是个人修炼时期勉强还行,但在正法修炼开始后,这个观念就成了障碍。

大法修炼与历史上任何修炼无论是形式上,还是内涵上,甚至是思想意识上,都有着本质的区别。

旧势力为了达到检验大法的目地,在历史上的方方面面都做了安排。就连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都没放过,也做了他们想要的安排。然而这一切都不是师父想要的,都是旧势力强加给师父和大法的。

记得两年前有一次打坐,入定后我来到了一个空间,那个空间放满了许多象大水缸一样的东西,一个接一个,排的满满的。而且我发现每一个大水缸都装满了不好的东西。正当我在想那些是什么时,我看到几个坏神正在往大缸子里一边加东西一边说话。原来那些大缸子里装的东西都是给大法弟子准备的,因为师父挡着不让,所以它们接到命令要把那些不好的东西都压给师父。愤怒中我拔出了剑(我的法器),把它变成了一根巨大无比的棍子,在那个空间里横扫一切,把那些缸子连同那些坏神都处理了。

大法弟子的修炼是师父安排的,与旧势力无关。一个生命无论何种来源,只要他的主意识想要修炼大法,那就等于是自己选择了大法与师父,他的一切修炼将由师父安排,旧势力无权过问。即使是与旧势力签过约的,只要他自己不承认(师父从来就没有承认过),那这个生命的一切修炼旧势力无权“操心”。

大法弟子当遇到什么不好的、危险的事被师父化开后,有许多同修都在想着是师父帮着承受了如何如何。九九年七二零以前的个人修炼时期,师父为了帮弟子修炼,确实承受了很多弟子的业力。但正法修炼开始后,师父带领大法弟子们开始了全面的反迫害,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那么,我们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思想观念上,有许多的认识不能再象以前那样了。

你这样想“师父帮着承受了”,他这样想“师父帮着承受了”,许多的大法弟子都这样想的话,那么那些东西就真的都堆到师父面前了。然而那些东西却都是旧势力强加给大法与大法弟子的。

大法造就了一切,从最洪观到最微观。里面应有尽有。还需要旧势力的什么所谓考验呢?它们不配。正法中触及了一切旧势力,触及了它们最本质的利益。因为师父不承认旧势力那一切为私的安排,所以旧势力把一切最败坏的因素都压向了师父与承担救度众生使命的大法弟子们。师父为了保护大法弟子们,自己挡住了那一切。其实师父有的是法力,完全可以把那一切压回给那些旧势力,因为大法谁也不配考验,谁动了想要考验大法的念头,谁就要去承担与偿还。正是因为师父有着洪大的慈悲,就连那些想安排师父的旧势力师父都想要挽救,是那些旧势力自己选择了淘汰。

旧势力在其败坏的理念下,从久远时期就打着“为大法弟子提高”的幌子做下了各种安排,其真正的目地是为私为我的,不是救度众生,而是毁灭众生。这一切我们决不能承认,更不能以为是真的帮大法弟子提高如何如何。大法弟子们在反迫害中、在正法修炼中越来越成熟,决不是因为有了这场迫害,而是因为我们有师父讲给我们的大法法理指导我们修炼,我们才做到的。众生能否得到救度的机会也决不是来源于这场迫害,而是来源于众生对大法的态度。师父不是告诉过我们如果这场迫害不发生,一切都能善解吗?那不是所有的众生都更彻底的得到了救度吗?旧势力所有的安排与所谓“帮大法弟子提高”、“帮大法弟子消业”如何如何等,一切借口都是今天师父正法的阻力,都是今天大法弟子助师救众生的阻力。

同修们,当自己真的遇到了什么事被化开了,不要再想是师父帮着承受了如何如何。师父造就了这部大法,师父不需要去承受任何旧势力的安排与因素。真正应该承受的是那些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安排这场迫害的元凶——旧势力,而不是我们的师父,也不是大法弟子。

其实,这和我们现在改字是一样的,旧的、变异的、不纯的都去掉,换上的是新的、纯正的内涵。

清除思想中那些旧的观念,让旧势力的安排与因素没有可待的地方,才能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及其一切,才能从根本上同化大法,才能让我们的一思一念真正的放射出大法所造就的正神的光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