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国乐队演奏的心得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七日】

师父好!大家好!

我第一次看见天国乐队演奏是在一个社区的节日上。天下着雨,我站在湿的草地上看演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我的震撼,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演奏一结束,我觉的我必须和一个乐队成员聊聊。当她说乐队需要更多的人加入时,我的心动了,我想:“我要打镲。。

当我参加第一次的练习时,我的激动变成了担心和怀疑,许多的观念冒出来了。我是如何想我做的事呢?我从没有学习过演奏乐器,不熟悉音乐符号和乐理。在乐队里我是否太老?我已经过五十了,或许这是年轻人的事。拿着这个十八寸的镲,长时间的步行,我的体力能行吗?我有许多其它的责任,我如何有时间参加练习和演出?最后我平静下来。我决定放下观念试一试。

四个月过去了,我已经参加了十四次演出。其间发生了许多的事,许多已经忘记了,但我努力去回忆我的那些经历。

当我第一次演出时,我很着急我是否能演奏好。我脑子里想的就只是记住做对所有的。我在想我的腿随着乐曲走好一、二、三、四的节奏;脑子背着曲子;还要确定和我前后左右对齐;看指挥以知晓方向;记着保持直立的姿势并微笑。对我而言,指出乐队同修的错并批评是容易的。当我向内找时,我看到了我对失败的担心。我也意识到在天国乐队里做好是一个巨大的责任。我学会去掉担心,保持正念。

打镲在许多方面一直是很具有挑战性的。不同的乐队成员已经告诉我,打镲不重要,或不必要。事实上,所有其他的乐器都有歌单子在天音网上,唯独镲从来没有。我们有一位打镲的同修,能够看着录像中学员的演奏读出乐符,然后为我们转写记号。我们甚至将记录送去纽约几次以得到许可,但我们从没有收到回信。这一切使我看到我的争、比和自私的特点。在这一点上,我甚至想退出,因为我觉的我不是乐团的重要成员。然而我留下来,继续去掉这些不对的想法。

在一次游行中,我意识到演出就象是炼第五套功法。你必须一直保持你的注意力,不断去掉所有的想法而保持平静。我的理解是,当你集中精力保持正念时,演奏出的音乐是纯正的,能够清除听众的业力。在练习或者演奏后,我也经历了几次业力的排放。在演奏“法轮大法好”之前,我的双肩处于一种冻结状态,左右手腕子上出现过“腕骨痛症状”,它们非常痛和衰弱。自从开始打镲,我经历了几次业力在我的肩头、手臂和手上排除。常常在一次游行后,我的手臂持续几个小时或者几天很酸。我很感谢师父给我这样救度众生的机会,同时让我的业力转化了。

一次一个同修在街上很惊诧的看我们的表演。当我看到这些时,一种强烈的自豪感表现出来了。我对名利的执著,显示心立刻表现无遗。这些执著以前隐藏的很深,而这件事暴露了它。自那以后,我一直在不断的去掉它。

在乐队中我已经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同修们的了不起。当我们开始演奏时,我的心已经准备就绪。我知道每个乐器是法器。当我们很和谐的演奏时,我们真的让人敞开心扉了,所以他们能接受大法。当我向下看我们的脚走的很整齐时,我感觉自己是全世界大法弟子中的一员。我知道我是整体中的一个粒子。我知道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这个时刻我正在真正的完成我的使命。这一切激励着我,沿着慈悲伟大的师父给我安排的道路继续精進,做好三件事。

在中国城演出时,我看到许多令人惊讶的事。有人哭,有人笑,有人拍巴掌,许多人给我们照相,小孩子们高兴的不想离开。那些以前避开法轮大法的人们惊诧的站在那儿,高兴的听我们的演奏。许多人拿我们的小册子和《九评共产党》。

我很珍惜在天国乐队的机会。我将奋力精進,以走好师父给我安排的道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