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一行随感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师父在正法,我们助师世间行是每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可推卸的责任,这是我对正法修炼的点滴理解。于是,我带着一种使命感,带着一种夙愿,想与上海的同修连接上,在法上相互交流,共同提高,十一月十六日前往上海起程了。

第二天凌晨到了上海长途汽车站,才五点多钟,天还不亮,往哪里去呢?只好找刚从家乡到上海工作的同修,于是从浦西打的到杨浦区,途中迅速与司机搭上话腔,很快切入真相话题,司机不停的发出惊讶的口吻,哎哟,真的,我们在上海怎么没听说过?那种如鱼得水,久旱逢春的渴望心情,让我顿生愧疚,多么可贵的上海人,他们那种渴求闻到真相的生命真实来源,已经是那么迫不及待,我恨我自己为什么姗姗来迟……。到了目地地,司机挽留我,让我再坐一会儿,再给他讲讲,面对此情此景,心里有几分酸酸的感觉,于是,我要上了司机的名片,他那种热情,我看的出他想得到详细的真相资料……。

十七日早上六点多钟,上海阴雨绵绵,我约好家乡同修,一连找了好几家旅店,房价都那么贵,一宿要二百多元,怎么办呢?几经周折,找了两个上海本地同修的电话,想迅速与她们联系上進行切磋交流,可是打通电话后,不知是自己心性不到位,还是其它什么原因,上海本地的两位同修都以她们没时间,过一段时间再说给回绝了。听完后,此刻我真想哭,怎么办呢?其他人我们又不认识,这时我能做的只好随缘讲真相了。奇怪的是我碰到的都是上海市的有缘人,没有一个对我的真相话题不感兴趣的,尤其谈到江某人、九评,我们是炎黄子孙,不是马列后代,黄菊、陈良宇的腐败现象,即共产党的末日就到了,赶快三退,等等真相内容时,他们居然不约而同的都发出了十分惊讶的哎哟、哎哟的感慨,你们怎么知道的?干嘛中央新闻都是假的呀,他们真是如梦初醒,不停的哀叹道:“我们上海太封闭了,我们上海人太封闭了!真的我是头一次听你这么讲。”于是我给他们留下了小册子及破网网址,就这样,我们在谢谢与再见声中离开了……。

第三天,对于我这个初到上海的大法弟子,人生地不熟,面对昂贵的住宿费,面对这一个个渴望得救的上海人,身上又没资料,我真有点爱莫能助,于是乎,我订好回程的车票,只好回家再说了。奇怪,在车上,住在我周围的又是两位上海人,一位年轻的,一位年老的。如此看来,我与上海人真是有缘,年青的给他上网网址,年岁大的给他口述。更有意思的是到站后,他不与他的同事联系,却尾随着与我讲话,说:“刚才在车上你讲的我都听到了,我是党员,退党这件事非同小可,我今天真的是第一次听你讲这件事,如果我再听到有第二个、第三个人这么说,我一定退!”

我只好带着遗憾与上海的同胞分开了,面对这一路上的所见所闻,我内心有几分沉重,此时此刻,我多么渴望与上海的同修交流,让我们互相配合,赶快救救这些可贵的生命吧!

一路上的所见所闻,也许是冰山一角,也许让我升起了更多的责任感,也许我所见所闻只是局部现象,也许让我们整体配合共同解体老巢的邪恶,救度更多可贵的上海人……,如有不妥,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