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邪党的“政治课”及“政治考试”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早在约一个月之前就提笔写过关于大法弟子应如何对待“政治考试”的问题,但由于当时法理不清,写了两页就因写不清楚而停笔了。今天与同修集体学法后,又交流到这个问题,感到通过此次交流在法理上有所升华,故将此次交流内容整理如下,如有不足望同修慈悲指正,整体升华,共同提高。

甲:邪党在大陆学校强制進行的政治考试就是为了灌输中共邪党那套理论,从思想上奴隶中国人。作为大法弟子,邪党的东西肯定是不能再往脑子里装的了,这是修炼是否专一的问题。所以大法弟子不能去报什么政治的辅导班,更不能去背邪教的那些理论。但是考试都有分数线,如果不背,如何考试?政治不过线就等于考不上(人的逻辑观念,被邪党灌输的思维还在起作用),所以曾经有过很消极的状态,连其它的科目都不想努力去准备了(回避)。可是,大法弟子修炼的路是师父安排的,而且师父一再告诉我们要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会形式修炼。也就是说,考不考不是自己想当然的,而要遵从师父的安排。师父也一再叫我们遇事要向内找。我静下心才发现有怕心在作怪:怕考不上在人中没面子;怕考不上会影响所谓的人生前途。

乙:我也有这样的困惑,而且应该是好多学生大法弟子的困惑,中考、高考、考研都是如此。

丙:我当时考试时那些问答题有一些关于道德方面的问题,咱们可以不用邪党理论答,而用正法理去答,还能归正判卷人的思想,也是救众生。

乙:以前有一次政治考试,我没复习就照自己想的正理去答,结果没及格。补考时,我还是没复习,还照正理答,结果就过了。

丁:这种(政治)考试等于是被强加的,考学不得不考。我一下想起师父解答过关于党费的问题。还有退党之事。为了安全,大陆的人可用化名、小名等,这些事在特殊情况下都有一个特殊的解决办法。这个考试是否也是如此呢?我不想考但非要考,咱们也应该能交流出一个好的特殊的解决办法。

甲:我留意《明慧周刊》,一直想能找到相关的交流文章,看看别的同修怎么悟的,但是一篇也没找到。所以我觉的我虽然在这件事当中找出了一些依赖的心,但没有在法理上悟明白,心性没有提高上来,也就一直找不到解决的办法。

戊:师父在法中一定讲到过这方面的法理,一定能既走正大法弟子的路,又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的形式修炼,只不过咱们没悟到。

甲:这本身就是考验,我有一次打字,不知怎么的就把“考研”打成了“考验”,我悟到这是师父的点化。如果问答题可以这样解决,那选择题呢?我想就不看题随便写,可有同修说这样是不负责任,大法弟子做任何一件事情都应该是非常清楚的知道为什么而做。可那题里都是邪灵形象啊!

乙:那就在做题前发正念清理那些字背后的邪灵因素,并请师尊加持弟子不受干扰。我今天的政治期中考试就是这样做的,结果我这没复习的比复习了的正确率高。

甲:可师父讲过字的每一笔都是有形象的,我认为不能读题,读了就是要了。我们是大法弟子,我们不应该用常人的办法去解决问题,那样是不可能解决得了的。

丁:我们应该站在一个很高的基点看问题。比如“杀生问题”第一句中师父说“炼功人不能杀生”,后面又说“比如你在走路的过程当中,蚂蚁、虫子就跑到你的脚下了,被踩死了,那它可能就是该死了,因为你不是有意去伤害它。”(《转法轮》)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高层的理与低层的理本来就是不同的。作为修炼人,虽然在准备考学,但这当中一定有需要大法弟子提高的因素。

甲:我曾想,说不定没到考那天就结束了(执著时间);或电脑系统出问题就没法记录分数了(侥幸心理);再或者哪天突然取消政治考试了(依赖心理)。这些想法都是人的想法,大法弟子应该是发正念解体邪党的“政治课”及“政治考试”与一切恶党文化。而且发正念不单是为了解决大法弟子面临的问题,最主要是救度众生,没有了“政治课”与“政治考试”,众生就少受很多毒害。我们之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对此事感到困惑,是因为一涉及到自己的事情,虽然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但一直是为了解决自己面临的问题(对于学生来说这也许是“生死关”)。站在这样一个为私的基点上,就象常人一样支配自己的感官、四肢去做事。但当我们想到救度众生时,我们就是为他的,就是神的状态,神是运用功能做事的。

丙:是啊,再说政治课本来就让人反感,不得人心,灭它的天象已到。

戊:所以我们要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解体邪恶。

乙:我通过此事更加明确了大法弟子应该主动的去做三件事,不要等,不要靠。

丁:应该把今天的心得整理后与更多的同修交流,并倡议全世界大法弟子齐发强大的正念解体邪党的“政治课”及“政治考试”与一切恶党文化,不给它任何妄图毒害众生的立脚之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