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同修的一念之差带来的不同结果


【明慧网2005年11月28日】近日看到明慧同修文章说让明慧来稿源源不断是弟子的责任。我才意识到我从来只看别人的文章,只是索取,不付出,是有私心。但我又觉得修炼十来年都是平平淡淡过来的,没有同修那些惊天动地泣鬼神的壮举,好象没有什么可写的。每看到同修那些精彩的文章,又佩服又着急。在和同修交流中,同修建议我把身边两位较典型的同修的事写出来,对某些同修也许有所帮助,也是为明慧网尽自己的一份责任。

同修“邹”得法十年,曾经是位辅导员,在99年以前为大法做了很多事情,全身心的为大法的洪传做了很多工作。迫害开始后,家里住着看她的人,楼下汽车里也是守着她的人。她见不到同修,糊涂了,后来又逐步清醒。从此邪恶不断骚扰她。她买了房子搬了家,可是电话追到她爱人单位,又追到新家。02年身边有同修被抓、劳教,对她打击很大。找了个工作,每天很忙,给大法时间不多了,见到同修说还炼,“就是讲真象少点”。今年春天我看到她,她很是为她爱人提前被迫退休着急,并说乡下父母也没有经济来源,儿子没成家,情很重的样子。

那些日子正好网上说邪恶很疯狂,要抓人上洗脑班,看出她压力很大。10月份听说她突然住院了,得了脑血栓。原来她爱人5月份下岗后,二人就去了乡下老家了。之后发现有乳腺癌,又突发脑血栓,而且很重,躺在床上半身不能动,言语不清,无法与人交流。常人朋友说“炼功十年也不看病”,言外之意炼功误了治病。如果她不炼功,得癌十年能还活着吗?邪悟的人还很激动的说:“看看炼法轮功这样结果的可多了!”明明是自己执著太多被邪恶钻了空子,可是放不下执著还说自己是炼功人,结果是一手抓着人不放,一手抓着神不放,给大法带来了不良影响。

同修“成”比同修“邹”大20岁,今年78岁了。迫害发生后一直很坚定。也是在看到同修被抓被劳教后怕心就主宰了她。由于她从小集体加入“三青团”,出身地主,又是大学毕业,知识份子,被关押过,被共产党迫害打击一辈子,儿女也受牵连,平时看到警察心就哆嗦。后有一年多没修炼。这一年多次住院,煤烟中毒休克、贫血、昏倒、无故头痛、不能走路、脸色惨白、不停上厕所,又瘦又老了许多,跟原来不是一个人了,女儿逼她输血,自己说发正念也不好,炼功,发正念,腰上就有一条东西勒她,使她喘不上气。

在和同修接触后,看了师父经文和明慧文章正念足了,把执著病的心放下了,每天大量学法,新经文、周刊摆一床,每天“专业”看书,反复看,新明慧周刊没得到就看过去的,她说多看几遍才能记住。女儿不让她看她就哭着说,我的命是师父给延长的,我活一天就抓紧一天学法,还执著身体干什么?现在她带领全家都三退了。

今年10月中旬,我去看她,又让我惊讶,她变了,就象换了一个人一样,脸色红红的,眼睛黑亮有神,病态全无,人也胖了。见面没有了象过去那样光说自己的身体,关心的是别的同修的事,她就这坚定的一念,信师信法的一念,就变了样。

我身边两位同修之间的一念之差带来的相反结果使我更加清醒:大法修炼是严肃的,只有按照师父的教导,时刻保持正念正行,才能在修炼的路上走下去;从同修身上我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超常。“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父就是只看我们这个心。

在这修炼的最后路上,希望我们每个同修都能更加精進,不能再让旧势力、黑手用所谓的“考验”当借口把大法弟子拉下去。也希望我们都能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