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山东日照大法弟子交流

形成牢不可破的整体极其重要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六日和七日,山东日照市接连发生几起大法弟子被绑架事件,数位同修被绑架,大量资料遭到严重破坏。此事发生的过程中,本市有些大法弟子表现出的麻木和不以为然,让我感到非常着急,非常痛心,甚至常人(大法弟子的家属)都看出来了,说日照大法弟子整体有漏,还不小。虽然我自己做的并不好,但是在这正法最紧要关头,我们的同修还这样麻木,我作为大法中的一个粒子,决对不能再沉默下去,所以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写出来,希望我们日照的大法弟子都在法理上悟一悟,找找自己的不足,尽快形成圆容不破的整体,跟上正法進程。个人体悟,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六日,甲同修被绑架,十一月七日上午十点多乙同修被绑架,同时下午五点多丙同修又被绑架,却互不知道,无人通知其他同修。我是常与丙同修联系的,知道丙同修出事后马上通知其他同修暂时不要去丙同修处。当时我并不知道甲、乙同修已出事了,第二天才知甲同修被抓乙同修不知,而乙同修被抓丙同修也不知。且不说从十一月六日到七日有足够的时间,说是七日上午到下午这段时间也完全可以转移丙同修处的资料,避免如此重大的损失,那么知道的同修为什么不通知呢?一同修说他认为丙同修不会有事的,而且家人看着脱不开身,当我去通知另一名平时比较精進的老同修时,他却说他已知道丙同修之事,而且在此之前也知道乙同修出了事,是丁同修告诉他的。我大惊,因为丁同修是很有条件、有时间通知丙同修的,但丁同修认为丙同修与乙同修相距不远,不会不知道,不用通知了,而这位修炼多年的老同修也同意此说法。我听了只想哭,为这些同修的麻木,为日照大法弟子这种状态着急的想大哭。

丙同修是位年过古稀的老同修,责任心非常强,一心救度众生,几乎从未想自己。该同修前几次被绑架从未出卖同修,还把所有的事都揽在自己身上,以保护其他同修(当然这不完全是在法上认识),但是由于好多同修在等、靠、要的状态,很少有人主动去做工作。还有一些同修不太喜欢发真相资料或者喜欢发这样的,不喜欢发那样的,经常把存放一段时间的资料又送回丙同修处,甚至个别的同修家里不敢放资料,看过的《明慧周刊》等资料又送回丙同修处,这样丙同修处陈旧资料很多,造成堆积。为此丙同修不得不承担了大量的工作。虽然她不是协调人,却比协调人做的更多更全面,事无巨细,全力承担,这样一来,丙同修的学法时间就少得可怜了,虽然她做了大量的工作,但是“修炼人的思想如果离开法,邪恶就会钻進来。”(《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当甲、乙同修相继被绑架后,丙同修处如此重要的地方却没有一个同修想到去通知一下,反而用“想当然”、“也许可能”、“不会怎么样”来掩盖自己的麻木。修炼是多么严肃的事情啊,能这样不以为然吗?

更有甚者,此次参加绑架大法弟子的恶首,我们想方设法打听到了他的姓名准备曝光,却无意中得知一个协调人手中早有此人姓名,却从未曝光,没有任何行动。

同修啊同修,我真是想大哭,我无意指责同修,我是真的着急啊,为我们整体这种状态,为我们这个整体提高不上去着急啊,其实好多外地同修也说过类似的话,说我们日照大法弟子整体有漏,曝光邪恶这方面也做得不够,丙同修出事后,有些同修还找丙同修这个漏那个漏,没有一个人找自己,甚至一位同修也是修炼多年的同修说:丙同修该考试了。除了师尊,还有谁有资格考大法弟子呢?“修炼是修自己,无论出现什么样的状态都要去想一想自己。”(《美国首都法会讲法》)

我个人所悟,同修接二连三的出问题,并不一定单纯是同修个人,在正法到了最后的重要时刻,旧势力要针对的也许是我们最大最根本的那个执著,就是我们整体这种状态。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同修的事就是自己的事,就是整体的事,即使同修有漏,我们也应该主动的、默默的去圆容去补充。维护好整体,是我们每一个大法粒子的责任。

当同修的亲人流着泪说:“你们这算什么大法弟子啊,还不如一个常人,我敢说,大法的师父正在流着泪痛心的看着你们,而邪恶高兴的不得了。我还敢说我的亲人是你们送進去的。”虽然是常人的话,但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听了此话,不羞愧吗?不应该清醒了吗?

当然,我们是决不承认这场迫害的,事情发生了,我们应该做的更好。同修出了事,大家都知道发正念,这当然很重要,但光发正念远远不够,我想这次事件也是给了我们一个整体提高的机会,我建议所有日照同修能够珍惜这个整体提高的机会,在学好法的基础上向内找,发好正念,大面积讲清真相,曝光邪恶,比如「六一零」 恶警秦玉京,每次非法抓捕大法弟子都少不了他,却从未见对其曝光的材料,致使其越来越猖狂;再有东港区法院审判长厉翠菊,几乎每次审判大法弟子非法判重刑都是她主审,也无人给予曝光。同修啊,我们不能再麻木下去了,每个人都去做自己该做的事吧。

大法弟子讲清真相,全面揭露邪恶,震慑邪恶,也是为了恶人停止迫害大法同修从而赎回自己的未来。营救同修的同时也是在救度众生,我们的提高也在其中。当然,“三件事”必需做好,该干什么干什么。有同修说资料是不是先停停: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最后时刻,能停吗?决对不能!

另外,鉴于日照长期以来的一些情况,受《明慧周刊》上一些同修文章启发,建议日照是否也办一个本地刊,可以刊登一些与我们当地出现的问题有关的明慧文章,以便同修及时交流,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当然在写此文的过程中,我也发现了自己很多不足,比如因为和丙同修熟,认为她好,就特别着急丙同修。无意中用人的情来对待同修。其实不管认不认识,熟不熟悉,迫害哪个大法弟子就是迫害大法,就是迫害我们自己,无论迫害谁,我们都决对不允许,我们就是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

因层次有限又是在心情着急的情况下成文,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