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整体配合营救使我脱离魔窟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七日】今年五月,我在参加集体学法时遭恶人举报,我们几人全部被恶警绑架(只有一人正念走脱),在被非法关押的这段时间,起初我绝食反迫害,不配合邪恶,而且没有一点怕心。到后来,在邪恶要给我灌食时,我生出了怕心,停止了绝食,正念也越来越少了,在邪恶的迫害下,由于自己的执著心,写了放弃修炼的所谓“悔过书”,做了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做的事。

但是我母亲和家乡同修(因我在外地出的事)都在用正念帮助我。家乡的同修一直坚持给我发正念。有开天目的同修看到:刚开始我的身体金光闪闪,后为情所动,一团黑了。母亲(也是同修)千里迢迢来到绑架我的派出所要人。

母亲来要人前发出一念:我来不是仅仅要人的,我要把真相讲给每一个我遇到的人,尽可能的救他们(我出事的这个市大法弟子较少,迫害比较严重,受毒害的世人很多)。这一念很纯,没有为私为我的心,也没有了怕。到了派出所,他们又推到分局,说是分局抓的人,母亲在给他们讲了真相后就又来到公安分局,分局又推到看守所,她就又到看守所要人,讲真相,在看守所发了一晚的正念。看守所的人明白真相后,帮她查了一下,告诉她我不在看守所(那时我们被关在洗脑班),并鼓励母亲再去找他们要人。

在被邪恶推来推去这么几回后,母亲又来到了分局,她坐在分局门口,把我们修炼前后的改变和身心受益的情况以及此次遭受的无端迫害都写在了纸上,还有我上学时得的奖状、我的照片都摆在面前,让过往的人都来关注。(母亲一个人坐在门口,同来的另一个同修在对面街不停的发正念。)

有人询问时,母亲就给他们讲真相,说我这么好的孩子他们都乱抓,不过是坚持自己的信仰,有什么错?没人时,她就立掌发正念。警察说她,再不走就把她抬走。可母亲没有动心,说:“你可不要做这样的事,腿长在我身上,你抬走我还会自己走回来的。”然后又给他们讲真相,这样半天时间,他们沉不住气了,那个队长就和我母亲交涉,母亲坚持要他们无条件放人,并正告恶人:如果对我的非法关押不停止,她就把他们所做的写在衣服上,走街串巷,让全市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做法。

母亲的正念正行极大的震慑了邪恶,害怕被曝光的邪恶承诺母亲两天放人,结果当天下午就放了我。还没敢让母亲知道,直接送我回了当地我的住处,还勒索了两千元保证金。就这样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同修们的整体配合下回到了家。

这件事过后,大家在营救同修方面意识到:

一、应积极参与营救同修,无论本人处于什么状态,都不允许旧势力找借口迫害。同修有漏大家会帮助他,在大法中都能修掉,旧势力不配考验大法弟子。不要因同修在难中状态不好,以此为借口,停止发正念,错过营救的最佳时机。

二、配合营救的同修要坚持发正念,像我这次当地同修们二十四小时接力发正念,不给邪恶喘息的机会。

三、及时上网曝光邪恶,震慑恶人。参与迫害我的一个恶警的手机号被曝光后,每天接到数个海外同修的电话,劝退,讲真相。虽然他不能完全理解,但至少他知道了海外有很多大法弟子,在关注国内发生的事。

四、家属同修要人时应摆正心态,最好家属同修要人,一起来的同修在外面发正念,相互配合比较好。实际上母亲去了两次营救我,第一次因后来生出怕心回去了。当她回去后,同修们都帮她找漏,并及时归正。摆正了基点,放下了执著,在第二次来要人时才会有威力。

这次遭受的迫害促使我不得不向内找自己的执著,是什么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竭力想把我拉下来呢?深挖自己,发现我确实有很多方面有漏,而这才是旧势力迫害我的原因。

一、信师信法的问题。我问自己是否信师信法,回答起来毫不犹豫,是,当然信。可是事实上,我没有对师、对法坚如磐石的正信。在七二零以后,因進進出出多次,自己觉的身心疲惫,意志消磨的很厉害,总是提不起精神来精進,学法时也感到不如从前,总觉的有什么东西阻挡着,我也知道这不是修炼人应有的状态,这样麻木、懈怠了很长时间。

究其根源,发现我在潜意识中承认着旧势力的安排,认为出去做事就会被迫害,在家修自己才安全。可做不好三件事,也修不好自己,而且更容易被迫害。

我一遇到事情总是习惯于用人的办法和侥幸心理,希望躲过去,而使自己不被牵连。把它看作是人对人的迫害,没有及时清除背后的因素。其实这人的办法一次都没管用,可还是“喜欢”用人的方法。即使发正念也在想自己的正念是否管用,这都是没有信师信法的表现呀。

师父在《道法》中这样讲:“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其实这是人的一面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致,人为的抑制了你们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们已经修成的那部份,阻碍了他们正法。还没修成的一面怎么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经得了法的一面呢?人为的滋养了邪魔,使其钻了法的空子。”

二、怕心。从表面上看,我一贯谨慎,事事小心。实质上是自己隐藏的怕心在起作用。怕被迫害,又怕被落下,怕失去机缘,怕这怕那。

三、掩蔽很深的色、欲、情。在别人看来,我是一个很传统、保守的人,自己也确实在行为上没有过不检点,与异性保持相当的距离,很重视男女关系的问题。也许是因为喜欢文学的原因,毕竟在常人时看过很多歌颂爱情的文艺作品,在思想中仍向往着美好的感情,喜欢有人关心。对于有才学的和自己较为钦佩的人也会心生爱慕(虽然不在言语上表露),这些都是妄念,想入非非。自己知道这是执著,可又觉的想想没什么关系,没有重视。其实大法弟子应该严格要求自己,重视自己的一思一念,在这些方面想都不该想,要知道思想也是物质,日积月累就会使它逐渐强大,一有这个苗头就要重视起来,赶快灭掉,不应任由它滋生潜长。

四、“不爱听别人说”的心。可以说我是在别人的赞扬中成长起来的,对于批评的耐受力就很低,听不得别人说,即使自己也知道别人说的是对的,可总是要找借口为自己辩解,嘴上不让人。这是我的虚荣心在起作用,执著于自我,这个问题已经很明显了。在这里提到了虚荣心,我想这是我的很大的一个障碍,面子看的太重,最怕丢面子。如果可以挽回面子,自己付出再多都愿意。多么强大的执著呀,不修去怎么能行。

五、忽视了修自己。记得以前,自己总是把向内找记在心里,一有了不对劲就问问自己,是不是有不对,心态怎么样,听到赞扬也问自己是否有了欢喜心了,为他人的言语所动了。可是有很长一段时间不重视修自己,混同于常人,懒的向内找。似乎什么都变成了自然,不再去找自己的原因了。对自己的要求也很放松,看书困了,就睡;不想炼功;学法时也像完成任务一样,打不到心里,自然也就看不到法的内涵。这怎么能称的上大法弟子呀!自己也曾无数次谴责自己,可还是没能摆脱这种困扰,精進不起来。

当我找到自己的这些漏洞时,真是该赶快惊醒了,不知不觉已经很危险了。加强正念,多学法,才能在修炼的路上走正。要知道我们的路是很窄的,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呀。

希望和我一样处于这种状态的同修一定要清醒,精進不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