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大法弟子赵有刚遭迫害生命垂危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三日】潍坊大法弟子赵有刚,在江苏无锡监狱遭受迫害已几年,生命垂危,请山东、江苏等地大法弟子发正念,讲清真相,揭露邪恶,营救同修早日闯出。

赵有刚是山东潍坊人,身份证上用的名字是赵建设,三十多岁。他自从2003年5月被抓后有着非同寻常的经历,他坚持绝食绝水,直到目前他还处于被迫害之中,下面是他的一些资料。

从进看守所那天起,赵有刚就不配合邪恶,绝食绝水抗议,几天后被送至南京市看守所。开始所里来硬的,从肉体层面来折磨他,用二十多天的脚镣和腰戴铐铐住他不让他动,把他在不同的号房间轮换,唆使不同的犯人整他,灌食中好几次把进食管在他鼻腔中抽插多次,还在他四肢被固定的时候,将盐灌入他的口中,再用口罩捂紧……尽管极其痛苦,他却始终不动摇,最终他的毅力折服了很多人,连曾经折磨他最狠的狱医也佩服他,表示以后再也不会折磨他了。

看到硬的不行,狱警就对他软硬兼施,但他看人看事很准,常常正面戳穿狱警的花招,当面指责某些人的伪善,管教中谁被他指责了,第二天就会很多人都知道,所以他们也很害怕被他说。曾有这么一件好笑的事,狱警分几派,有和他熟悉的对他说:在人前不要说我,那会让我很没有面子的;××人不错,也不要说;××比较坏,还有××,可以骂骂他们。

被灌食中的赵有刚用尽全身的力量去反抗。他认为如果配合了灌食,那还叫什么绝食。他的身体极虚,站起来走两步也会摇摇晃晃,但每次反抗中他用力之大常要7、8人才能按住。一次他夺过狱医手中的管子,将它折断,后来为防止进食管被折,管子被换成弹性橡胶的。他被灌食时,经常大呼“法轮大法好”,他的声音穿透力强,让大多数犯人知道了他的存在,悄悄打听和传播他的故事,不少人暗暗地挑大拇指。邪恶很害怕,为此,后来灌食时狱警就将他绑在铁椅子上,用东西堵住他的嘴使他发不出一点声音。

半年后,他被送到无锡监狱。第一天,监狱就拿他立威,把他绑在铁椅子上,长期的绝食使他的身体极度虚弱,半个小时人就昏了过去,被送到溧阳市竹箦监狱医院。该医院以对待犯人的粗暴和凶狠而闻名,很多人刚一送过去就被强制绑在床上三天不让动弹。而被医院认为不合作的就会被捆着直到屈服为止。人被绑的时间久了,身体的痛感会麻木,不利于人的转变,为了刺激他们的末梢神经,隔上一个月,会解下来放松几天,然后再接着绑。几个月不能动的也是大有人在。

赵有刚瘦弱的身体象气球一样肿大以后被送回无锡,他被封闭的关在监狱医院的顶楼。恶人在制定转化他的原则时,曾有两种考虑,一种是要不惜一切代价的转化他,还有一种是转化中要考虑他生命的安全。后者不敌前者,所以在“不转化弄死就弄死”的思想指导下,邪恶对他进行了一轮又一轮的折磨。狱警们先走开,然后暗中指使犯人动手,6个犯人从早起到晚上熄灯,将他一只腿固定,另一只腿搬起来绑在床架上……他们想尽花样折磨赵有刚,缩减他睡眠时间,侮辱暴打。无锡监狱有一项秘密的酷刑―上门板,作为威慑犯人的终极武器,它还没有为外界知道,它将人裸体的紧紧绑在木板上(中央一个圆洞,大小便会经过身体再由此流走),在木板的脚部垫砖,使被绑者脚部高于头部。夏天蚊虫叮咬,冬天只盖一层薄被,人被冻得失去知觉。两三天不到,被绑的人就会留下终身的残疾。

顶楼有小岗值班,严禁外人靠近,监狱这样封锁是想让无论在这里发生什么都不会有人知道。但是围墙挡不住,暴行还是一点一滴的被传出,监狱的阴暗令人恐怖。在一次次全力反抗灌食过后,赵有刚全身没有一点气力。看到他这样,外人很容易的会认为他明天会妥协,因为一个坚硬的核桃也会在多次的撞击之下破碎,而人的承受超过极限就很可能精神崩溃。人总会有软弱的一点,谁能一直面对看似没完没了的极端痛苦的折磨呢?可是赵有刚没有,邪恶折磨他再厉害,他也不弯腰,他要求自己决不能向邪恶低头。他瘦弱的身形和他超人的毅力成为绝对的反比。

请更多大法弟子关注赵有刚被迫害的情况,积极正念营救被迫害的同修早获自由。

无锡监狱电话0510─2625061 转 8237 王宏凯科长、许科长。
无锡监狱医院电话: 0510-8915865
无锡市监狱地址:无锡市吴桥西路121号 邮编:214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