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修炼认识的成熟过程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四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所有的同修好!

带着满身罪业,带着满心的痴迷,在宇宙的反理中走入大法的修炼,直到完全认识到宇宙的真理,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那真是一个渐進的、漫长的、痛苦的过程。从人神之间的徘徊到脱胎换骨,从剜心透骨的割舍到洗心革面,无一不体现在每一层次的升华中、更高一层标准的达到中。那真是师父费尽苦心的慈悲救度、悉心呵护、巨大承受啊!

下面从以下方面谈我修炼道路上渐渐成熟的过程。

一、对修炼形式认识的成熟

得法之初,我带着对过去宗教的认识走入大法修炼,还到师尊法像前发誓用出家弟子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并从此与丈夫绝了欲。迫害开始后很少与家人在一起,造成家人不理解。当丈夫找我离婚时,由短暂的痛苦到爽快答应,还很自豪,认为自己是毅然放下了情,认为自己意志坚强、能舍。随着学法的深入,发现是没学懂师父的法,没理解到我们的修炼形式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修炼,是修主元神的,在世人中救度世人,从世人中脱颖而出。

家人对我们不理解、甚至反感反对,是因为我们对法认识不足、做的不好、执著于情造成的。不但给我们救度他们造成难度,甚至可能因此而使他们再也不能得度。而他们却大多是从高层次上来的,安排给大法弟子当家人的目地是来同化法、帮助我们去执著、消业、提高来的。我们不能本末倒置的要他们来理解我们、支持我们,恰恰相反,应该我们去了解他们,对症下药、因病施治、才能救度得了他们。而且给家人讲真相的过程,也是一个修炼走向成熟的过程。如果我们在家人的情绪和行为变化当中或喜或忧,我们就陷在情和矛盾的假相中,那就是人的状态和表现,也就谈不上慈悲祥和的讲真相、真正为他们生命的永远考虑。

当我学懂了师父的教导后,丈夫再找我离婚时,我平和的告诉他:我如果答应和你离婚,我就太自私了。你为我承受了那么多(他受牵连被迫害导致身体很差,提前退休)。你应该和我在一起,得到大法赐给你的那份洪福,请你再冷静考虑。我的无私慈悲深深打动了他,从那以后逐渐改观,到今天已能时时为我的安危和生计考虑,两年后,见面也能为我修炼考虑,同一张床也不动我一指头;两个孩子也改变了态度,能够在我告诉给她们的大义当中去考虑、处理问题。当我读懂一些师父的法后,每次面对家人的误解、反感和矛盾时,我都找自己哪些地方没做好,是不是放下了情,一放下,一切立刻有了良性变化。

二、对修炼状态的认识成熟

因为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所以我们是身处众生中救度众生、证实洪扬大法,最后从三界、从自身的罪业和观念中破壳而出,超越人,回归神;因为我们是修主元神的,所以我们是在矛盾中升华自己、修炼主元神;因为我们修炼的是大道无形的形式,所以我们是在整体配合协调过程中修去自我和私心,炼就成王主的包容和慈悲;因为我们是在反迫害中做好三件事,所以我们是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行为表现中修去怕心、干事心和其它执著心,达到成熟。

作为协调人来讲,在邪恶迫害时期很容易生起干事心,忽略了大法修炼者应有的状态:大法没有别的,就是修炼。在大道无形的修炼中强求一致、强迫整体行动,忽略了修炼路不同;去执著心的状态不同;对于不同层次的修炼者,法对他也存在着不同层次的要求等师父的教诲,忽略了严肃对待自身的严格修炼;在环境宽松的时候,在矛盾中去争去斗,甚至搞的焦头烂额、心灰意冷。忽略了协调人只有理解同修、因势利导、循循劝善的份;忽略师父教导:“再提高,那标准也得提高上来”(《转法轮》)的教诲。

三、对修炼心性的认识成熟

师父反复谆谆教诲:“记住,人的理是反的,所以在修炼中遇到的麻烦事情,不要都把它当作是矛盾来了,对自己正事的干扰,对自己正事的冲击,我这个事主要、那个事主要,其实很多事情不一定象自己看到的那样。你们真正的提高这永远都是第一位的,你们自己的修炼圆满这永远都是第一位的。”“所以我说修炼哪,大家得真正的认识什么是修炼,真正的理智的对自己的修炼负责任,真得用正念去看待你们所遇到的一切事情,正念要强。”(《2006年加拿大讲法》)

迫害开始之初,所有的修炼人都在巨大的邪恶场中進行着生与死、人与神的艰难抉择,剜心透骨的割舍着贪生怕死和求安逸之心。而协调人本身也在越来越邪恶的环境下,一边割舍怕心,一边带动同修证实大法、讲清真相、直面邪恶、营救同修。

在漫长的邪恶疯狂迫害岁月中救度众生、证实大法,时时面临生死抉择、时时面临走不走的出来、被迫害过后还能不能再走出来、何时才能再走出来的人神验证。在放下生死的漫长过程中,其它更多的执著心被忽略未去。对修炼心性的认识也就停留在危难中。不但能挺身而出、邪恶中能坚持不懈持之以恒、迫害中能正念正行,同时还要达到修炼的标准。

随着环境的宽松,一直在家未出来的、被迫害过一次后就回家去观望的,在同修帮助下相继走出来。特别是国营企业工作的那些从狱中出来的、从家中出来的同修的增加,矛盾逐渐增多,并且变的尖锐复杂。这对所有同修来讲,都是新形势下的新的考验,迫害开始后一直在搞协调工作的同修,受到的冲击也很大。因为“要提高,那标准也得提高上来”(《转法轮》)。

在迷中修炼的人从没遇到过那么大的邪恶,也就或重或轻的认为,在邪恶中能放下生死,多做证实法的事就是修的好。没有重视师父说的“心性多高功多高”(《转法轮》)。

我也受到了很大冲击,矛盾尖锐到有人要赶我出家乡、拉一帮人出去、让法会开不下去等程度。由于我自身对法的认识没有提高上去,这种情况持续了一年半。直到两个月前,矛盾更加激化,要把我从家乡赶出去。

师父《洛杉矶市讲法》下发前夕,我感到师父在给我把不好的物质往下拿,我突然感到克制力增强,突然感到有了一定的定力。一个大慈悲的声音告诉我:“你要注重个人修炼了”。那时,向内找已在形成严格的自然机制。

当其中一个当事人告诉我这件事后时,我再一次感到事态的严重,感到自身的漏大了。为了不再给他们的修炼造成障碍,我离开家乡,再去正确面对分别两年的家人。同时我自己也需要完全跳出来严省自己、总结自己了。

今天,当我跳出矛盾的漩涡,冷静的看待那一切的时候,我发现一切都是好事,一切都是假相,一切又都是真实的,那是为了去掉执著、消去业力、解开远古结下的怨缘、提高我的心性、在大法中去履行责任。师父告诉弟子:“无论是师父的愿望还是旧势力的左右,不就是以最后大法弟子的炼成、邪恶解体为目地的吗?这一切能是无序的吗?只是不叫坏人看出是有序。”(《2005年旧金山讲法》)

当我从新去审视那一切,我发现一切都是自己造下的,一切又都是因为自己对法认识不足造成的。尤其到了高层次上修炼,要求也高了、标准也高了。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到二零零三年,师父牵着我们的手,带着我们走过最邪恶的四年,给了大法弟子不断去掉怕心、放下人的生死之心的四年。可是只去掉怕心是不行的,人的心太多了,观念太多了,欲望太多了,情太重了,被邪党灌输的邪恶歪理太多了,而这些不好的东西,任何一个都不能带到天上去。不止这些,行为表现要纯净、理性、成熟,要有能容忍一切生命与物质的包容,要炼就成王主的威德和成熟。

从《九评》出来开始,矛盾显得尖锐复杂。因为所遇到的任何事都与自己的心性有关,在任何人身上、在任何环境中、在任何情况下看到的不足,都折射出自身空间场的肮脏和自己的不足。所以给不同层次的修炼者准备了不同的升华自己的矛盾环境,让每个大法弟子都达到自己应该达到的大法要求的标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遇到任何魔难、任何矛盾都必须无条件向内找的主要原因。

可是我以前认识不清这些。当矛盾很激烈时,我不是立刻警醒自己,严格内找,而是向外找,认为他们几个壮年男同修是在欺负我这个老太婆。当其中一人问我:“我叫她们都不给你市场,你介意吗?”我竟毫不犹豫冲口回答:“我介意!因为我在协调同修做好三件事,你那样做给我设置的障碍太大了。”用证实法的工作掩盖自己应该修去的执著。

那么重的显示心、争斗心、证实自己的心,说话高声大气、经常不拘小节、决定了的事非做不可、性情急躁、时有魔性、背后议论人、心里想别人的坏处、妒嫉别人等等。没有这种暴露我那些执著的环境,我上哪去提高心性呢? 我应该感谢、庆幸才对呀。

但是在矛盾持续发生时,我委屈的不行,找一些同修诉说,导致矛盾更复杂。当有同修去找外地同修来调解时,我竟生起一丝崇拜名人的心,立即答应。结果变得更糟糕。

后来我流着泪给师父写了一封信,信中满含委屈,都是找别人不是的话。我的修炼有漏,我还不自知,向外去找、向外去求,矛盾永远也无法解决。因为自身的脏东西没有去掉,心性没有提高,那一层次的不好的因素就一直干扰得了你,而宇宙法在更高一层的存在形态就不让你上去,更高一层有更高一层的标准。

随着恩师的不断加持、点化,随着我学法不断深入,随着同修的帮助,随着我想修好自己的愿望越来越强烈,我把矛盾也越看越淡,找自己的时候越来越多。我清楚的发现,当我去想别人的不好、去看别人的不好、去说别人的不好的时候,就陷到肮脏可耻的物质场中,和同修形成一种间隔。所以我们所有的障碍、间隔全部是由我们自己的心促成的。

当我对修炼的认识越来越成熟的时候,当我越来越多的经常向内找,当大脑中的坏念头一出来,我立刻发觉、当即清除的时候,当我和别人发生摩擦、我瞬间捉住那颗人心立刻放下的时候,我觉的修炼真是太美妙、太殊胜了,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喜乐。我在车上一次次的背着师尊的《洪吟》〈真修〉:“心存真善忍,法轮大法成;时时修心性,圆满妙无穷。”一诗时,竟不知不觉一次次笑出声来。

四、对修炼过程中一些具体方式、状态的认识成熟

1、如意的制止邪恶、清除邪恶

二零零零、零一年间,我带着对法的几分相信,掺杂着常人的英雄主义,怀着害怕邪恶迫害却又义不容辞的世俗观念反迫害、直接找“六一零”讲真相营救同修。恩师把成功赐给了我。几次制止邪恶、营救同修的成功,促使我深入静心学法,从法上认识修炼与正法过程中具体方式、状态引起的变化。从而有了我在制止、清除邪恶、开创环境上的系列做法和认识。

二零零一年底,我开始系统有序的直接找政法委书记、“六一零”主任、公安局专管政委、检察长、法院院长、司法局长等当地邪恶体系负责人讲真相。

我第一次去政委办公室找他,我们已是三次狱中交道。他看见我生气的用手指着门口,叫我出去。我笑一笑说:“政委,做思想工作的人应该有起码的涵养吧?人家都说你外表英俊,怎么举止那么没有风度?”从那以后,我成了他办公室的常客。

我去找检察长、中院院长时,重点强调:“职位受人尊敬,我希望看到你的人品和职业道德更受人尊敬。”

二零零二年底,我在外地被邪恶绑架,绝食后身体很差,省里邪恶不放我。我们当地由政委联络、市委书记带头,邪恶体系公检法司等三十二个负责人联名签名保我出狱;政委当着我的面,把国安队长叫到跟前告诫:在我任职期间、在我管辖范围内,任随她们发资料,不许抓捕她们!是慈悲的师父把被救度的机会一次次的恩赐他们。

二零零三年五月,两个同修去乡镇发资料被坏人举报遭绑架,我们展开了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行动。因为长期面对邪恶体系的人,我对他们的情况比较清楚,所以当地真相资料比较实在、有力。据狱中出来的同修说,邪恶体系的人很感兴趣,争相传看。

今年五月,市“六一零”邪恶把我们这里作为全省第二重点的邪恶命令,打算绑架一百多名大法弟子办洗脑班,并且在几个县市已经绑架了四名同修。我们立刻连续步步深入的讲真相,邪恶取消了继续办洗脑班的计划。我们当地近几年环境一直比较宽松,资料点一直没被破坏过。

现在我们的当地真相能够步步深入、系统全面揭露、突出邪恶重点。并且我们已经与周边县市连成一片,整体全面清除邪恶、救度当地民众。在恩师的谆谆教导和慈悲加持下,随看我们对修炼认识与证实法实践的成熟,我们逐渐在法中炼就了能够如意制止邪恶、清除邪恶,比较成功顺利救度众生的能力。

我是逐步在法中认识过来的:邪恶是最怕曝光的;讲真相是万能的钥匙;我们的任何行动在另外空间都是一场正邪较量;带着“我是协调人,当地邪恶体系的负责人就应该我去面对、去讲真相。而在对应的另外空间,邪恶因素就会从最高处垮掉,底层邪恶就会被抑制”的认识;带着“尽力开创出宽松环境,不是去营救同修,而是让同修根本就不被迫害、让大法少受损失、有更多的机会去救度众生”的目地在修炼和证实大法。

尽管我们先前带了很重的人心和人的状态去做最神圣的事,掺杂了个人英雄主义的勇闯和世俗的情义,可是只要我们真的愿意用心去做,师父就在为我们做主,让我们成功,因为修炼就是看的这颗真心。我们是破土而出的幼芽,一开始必然带着满身的泥土。恩师费尽心血的苦心呵护、扶持着所有破土而出的幼芽,只要我们愿意持之以恒的接受恩师赐予的佛光甘露,我们就会茁壮成长。

二零零三年开始大量向当地民众揭露邪恶,认识到揭露邪恶不是目地,救度众生才是我们来时的史前大愿;二零零五年持续大量发《九评》、劝三退,认识到是我们在救度常人社会,是我们在救度众生;直到今天彻底清除邪恶、救度世人,切实认识到“一切的变化都在你们的修炼与正法中产生”(《在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的法理。我们不断的修好自己,我们在证实法中不断的成熟,邪恶的环境也就随之消失,很多的众生将被救度,我们将回到恩师身边,笑慰无比苦心救度、呵护我们的师父的心。

2、根据世人的状态,用智慧去讲真相

我们整个的修炼过程,与过去所有的修炼都是不同的。我们是在反迫害中修炼,要求用无所求的心态去做揭露邪恶、救度众生等有为之事。而过去那些修炼,是在出世的形式下,处于完全无为状态,不做任何有为之事。所以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但是正法修炼却必须有个人修炼的坚实基础。

我们的个人修炼,完全贯穿于我们证实大法、清除邪恶、救度众生的所有行为及过程中,所以我们反迫害中的具体方式和状态,贯穿于我们整个的修炼过程,直到邪恶环境消失。这样一来,步步深入的清除邪恶直至灭尽;层层推進的救度众生直至法正人间开始--做事的内容取舍和具体实施方式,直接关系到效果问题。

救度众生的具体方式和内容,同修们已经说了很多很多,而且现在从认识到实践都已经更成熟了。有一次为营救同修,我去找“六一零”办主任,他非常生气的问我:“你首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们师父到底是不是神?”我考虑了片刻回答:“我们师父是大圣人!”他缓了一口气说:“那还差不多!”所以我们讲真相的方式、内容,直接关系到众生能不能被救度的问题。说句俗话:看清楚对像去讲真相,才能达到讲真相的目地。

二零零五年之前,尽管我们费心费力用了很多方法去讲真相,可是由于中国人被中共邪灵附体及邪党文化因素形成的邪恶场障碍着,讲真相效果不佳,导致绝大多数能被救度的众生不能得救度。

多年的事实也证实:凡是对邪党反感的人,绝大多数愿意听真相并接受真相;凡是认为邪党好的人,绝大多数不愿听真相,仇恨误解大法。随着《九评》的大量发放、邪恶场的大量解体,情况才越来越好。我认识到这是师父正法的有序安排:根据众生的接受情况,循序渐進、步步深入的救度众生,让众生在认清邪恶本质的同时解体邪恶。

过去没有持续重点发某一种资料,所以在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选择发放。为了解体障碍众生得度的邪恶场,二零零五年开始大量发放《九评》。发放一段时间后,我们发现扔出来的《九评》在增多。我们到常人中去反馈信息,发现我们对今天的中国人的状态和心态还是了解不够。

中国人现在很实际,在邪恶中共的长期毒害、欺骗、恐吓下,又胆小又势利又实际——他们在翘首观望《九评》发放后的效果和变化。我们应该逐步深入的揭露当地邪恶。那样,对《九评》发放后的时势進行系统不间断的连续报道,以進行性的层层向前推动《九评》和退党。我们的网站就在做这个工作,可是大多数常人都不能看到我们的网站。

我们查缺补漏的做了一些工作,帮助人们了解退党时势、全球声援,活体摘取器官及邪党最新罪恶,有针对性的劝退好文章,中国大陆反迫害时势及其它有针对的新闻(其实相当于我们帮助常人破除了封锁,帮他们选择了正的善的网上资料,让那些无法破除、不敢或不愿破除封锁的常人都能看到),配着《九评》发放。做到今天,效果越来越显著。人们在更深更清楚的认识退党的必然意义、《九评》的伟大启蒙作用,信心更足,而邪恶则更灰心,扔出来的资料反而很少了。

无比感激,无语能够赞颂的师尊!感谢同修!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