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四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九六年喜得大法,在得法前身体有许多病。但是我不是为了治病而走進修炼的。

九六年五月中旬的一天,我到姐姐家串门,一進屋就看见墙上的法轮图、《论语》。“真、善、忍”三个字,一下子就把我给吸引住了,我随口就说:“这是谁写的,太好了,怎么说的这么对呢,我就是找这个呢。”然后接着看《论语》和法轮图。当时就说回家找炼功点,我也要炼功。在炼功中不知不觉的全身的病都没了。

就这样每天早上到炼功点去炼功。当时给儿媳看孩子,做饭和做一些家务,孩子又小,不能参加学法小组学法,我就抽时间自己学。学法前没看过关于修炼方面的书,也没听说过修炼的事,所以对什么是修炼、怎么修,都不懂,法也学了,但看法时思想溜号,看不到法理,也不知道用法来对照衡量自己,就这么跟着炼。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打压大法时,每天都听到外边到处有广播、电视、报纸整天都在污蔑大法,我心里非常难受。

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就不让炼呢?我就问功友去不去北京告诉国家领导大法好,对国家和个人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有人说天安门广场调進去许多兵力、全部武装、真枪实弹等着呢,大法弟子去了他们象对待六四一样来对待大法弟子。听到这些我没动心,就想我们一切都是正的,什么也不怕。就这样于同年九月二十五日登上進京的列车。

这几年,也一直做着证实法和讲真相的事,几次進京,多次被绑架,都在师父的呵护下正念闯了过来,时间都不算太长,从迫害开始直到现在,我始终坚信师父、坚信法。

这几年中,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没有特殊情况下从不间断。但在学法时有思想业干扰、不能静心学法,误在一段时间很长,由于学法不深,在提高心性或过关中不能精進,有时被魔性带动,过后自己也很苦恼。有时师父在梦中点化我也悟不到,这几年真是摔摔打打的,但在慈悲伟大师父的呵护下,我一步步的走了过来。每当我心性提高和做好证实法的事时,师父总是给一些鼓励。

二零零一年十月,我想还得去北京打横幅证实法。我和姐姐(大法弟子)说要去天安门。她要我保重,又说最好别在十月二十六日那天去,那天是邪恶污蔑大法的日子,那天会更严。我心里知道,可是又一想那不是怕心吗?既然去了,我就一颗心也不留,非在十月二十六日那天去证实法不可,让邪恶看看大法弟子还在,大法弟子没有被它们吓倒。

在去京前两天学法,师父说:““佛法”是从粒子、分子到宇宙,从更小至更大,一切奥秘的洞见,无所不包,无所遗漏。”(《论语》)这段法使我明白这宇宙中一切到处都是大法,都是师父说了算,都是大法造的。邪恶它怎么能管我们呢?所以心里没有一点怕心、很稳,有师在、有法在,信心十足。

就这样在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六日十点钟左右,我先发正念,请师尊加持,解体另外空间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让所有的恶人看不见我。然后来到金水桥西侧,正赶上来一个旅游团,我打出横幅,并喊“法轮大法好”,然后到天安门广场发正念一个小时(没有做手势)。之后坐车回家,一切顺利。师父说:“只要你能够在法上去认识法,那就无所不能。”(《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

几年来“明慧周刊”对我有很大帮助,看到同修背法的体会很好,我也开始背法,师父给我清理了不好的东西,现在学法思想没有杂念。由于经常学法,我现在会修了,以前只是表面在修,现在能把自己当作修炼人,遇事都向内找、向内修。

我要从心里发出真心对别人好,让全身细胞都发出“真、善、忍”来对待一切。当我发出这一念,还没等我做什么,就感到我身边的人他自动的也向良性转变。师父说:“你真能够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的人,你碰到什么事情、麻烦事,你心里头不高兴的事,不管表面上你对不对,你都要找一找自己的原因;我是不是在这些问题上有很不容易察觉的那个动机是错的?如果修炼的人要是只从表面上放得下,但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固守着一个东西,固守着 你自己的那个你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的时候,我告诉大家,那是假修炼!你自己的内心要不动,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骗自己。只有你真正的从内心提高, 你才是真正的提高。”(《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

几年来,我坚持讲真相,面对同学、同事、亲朋好友,到市场、到农村等等。一般我见到的几乎都和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在讲真相中,我多次遇到师父给安排的有缘人。例如:我有一位老同事当过大队书记(农村),人很忠厚,现已八十多岁,耳朵又聋、听话很困难。我和亲戚找他,去给他讲真相和劝“三退”,他都不在家,我几次去农村想见他都没见着,但我心里一直没放下他“三退”的事。在今年正月我又去农村姐姐家,我和姐姐到外村去讲真相,碰上此老人的儿子,给他讲了真相并劝“三退”。

之后,我又和姐姐说咱们还得找他的父亲退,姐姐也说那老头年岁大了又听不着,找也没用了。我想都说这老人听不着,又不认字,我只好放弃吧。就准备明天回家了。就在第二天,我要回家那天早上奇迹发生了,东北正月天气寒冷,这老人家一大早晨自己来了,走了两里多路。姐姐正做饭,我在另一个屋学法,姐姐進屋说,你去看看谁来了,给你送上门来了。

我一听就知道是那位老人家,当时我的心别说是什么滋味了,是恩师对众生的慈悲和苦度,恩师啊,真是不落下一个有缘人。自己也很内疚,觉的做的不彻底。我和老人家讲了真相,他也同意退出恶党。他当时也能听清也不用大声去喊,我为他高兴,老人家得救了。当时在场人也觉的很意外,我说你们服不服吧,这是我师父法身让他来的。大家都说大法神奇、师父慈悲。

还有一次到市场给卖菜人讲真相,本不想买菜,但为了和他讲真相能说上话也得买点。我刚蹲下拿菜,从那边过来一个老头,也蹲在我身边,他也不买菜,我一般讲真相开门见山时比较多。因为时间长没等说完对方走了,我问老人家是党员吗?他说,是。我告诉他天灭中共,又讲了一些真相,我说:“你退党吧,对你有好处,以后保平安有福报。”他说:“退,你给起个名字。”起身就走了。在证实法和救度众生中,我们并没做什么,都是师父在做。

从本地整点发正念的通知直到现在,我每天都认真去做,到点就发,每天均发十八到十九次正念。

我现在无论做什么事或与别人相处的时候,都能以一个修炼人的心态来对待一切,自己也变的越来越快乐、祥和,这些我首先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在我修炼的路上用洪大的慈悲看护着我,使一个什么都不懂、而且满身业力的我成为一个真正的修炼人、大法弟子。这真是我永生的幸运,同时我也知道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责任,一定做好师尊交给我们的三件事。

以上的心得体会,若有不当之处请各位慈悲指正。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