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是坚定实修的根本保证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修炼已经十年了。在这十年之中,风风雨雨的经历了很多事情,心性的考验也是一关接着一关的过。回顾起来可以说是有时过的好,有时过的不好,跟头把式的一路过来,虽然说修的很艰苦,但是能在这个万古难遇的大法中修炼,在师父的呵护下走到现在,自己对师父,对大法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通过修炼,更使我感受到在这十恶毒世中,自己能当上师父的弟子,而且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真是太幸运了!实践也使我体会到,信师信法才是坚定实修的根本保证。

亲身见证大法的神奇

修炼大法之前,我对神佛的概念是模糊不清的。从事的教学工作更是充满了无神论。但神奇的是,自从看了《转法轮》之后,不但我的世界观发生了彻底的改变,知道了人生的根本目地,而且困扰了我多年的顽症——神经衰弱神奇般的好了。在自己似睡非睡状态下,我看见师父站在莲花上,由远而近;我身旁出现个圆圆的东西在头部的两侧,师父给我调整了身体。从那以后直到现在,神经衰弱再也没有犯过,由此引起的腰痛也自然消失了。身体的变化让我确信这宇宙中确实存在着层层的高级生命,而我们的师父就是这宇宙之王。

紧接着又有一件事让我惊叹不已;那是一次早晨上班前看到暖瓶里没有开水了。就急忙插上电饭锅烧开水。等到忙完了家务忘拔电源就上班了。大约过了两个小时之后,我在班上总感到有个声音让我快回家,使我想起家里还烧着开水呢。结果一路小跑回家之后(家离学校大约五分钟的路),看到厨房的地上落了一层白灰渣,感到潮湿雾气很大。進屋后发现电饭锅还插在电源上,里面的一锅水就剩几滴了!好险呀!我知道这是师父保护了我的家。我无比激动!在修炼这条路上,有慈悲的师父在看护着我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更让我感动的是:没修炼前我家曾多次被盗过,每一次都不同程度的遭受了损失。修炼后,我家曾又一次被盗,东西损失很多,而我们多年来辛苦攒下为供孩子上学的存折、现款及贵重物品却丝毫无损!自己又一次感受到师父对弟子的慈悲呵护。

在修炼的路上,自己亲身经历了两次被自行车撞倒,有一次整个人被撞到三角架中间,而人却没受一点伤。丈夫曾在油田视察时,突然从高处掉下来的大铁锤擦身而下,身旁的人惊呆了,而他却毫无感觉;另一次他与另外两个人(我都讲过真相,也给了护身符)在行驶中,为了给一个大客车让路,把车翻到深沟里,车坏了人却安然无恙。这些事实,使我深深体会到师父不仅保护弟子,还保护弟子的家人。这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呀!

证实法首先从身边的亲戚做起

看到我的家人受益之大,我的许多亲戚(除丈夫外)也都走入了修炼之中。有的修炼后身体变化很惊人。然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由于受电视媒体的造谣蒙骗和各级政府的打压,身边的亲人们几乎都放弃了修炼。特别是我丈夫对大法产生了一些误解,有时还说出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话。我在劳教所由于“病态”被推出后回到家,丈夫曾一度想对我進行人身自由的限制,即使在外地每天也要电话遥控“查岗”。这样的环境只持续了不长时间,在功友的帮助下,我认识到这不是偶然的,是考验自己是不是还坚定修炼。我用师父的新经文不断纠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然后把自己看到的,听到的,真相小册子的内容,大法在海外洪传的实况等分别讲给家人,亲友们通过我反复讲真相,一直监控我的弟弟说出了“我也知道法轮大法是好的”这句肺腑之言。就这一句话竟使他在一次车祸中,车毁了人却只受了点轻伤,也为他今后的人生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当得知我修炼大法后,我的两个分别了三十年的中专同学曾到我家要劝我放弃修炼。但听我讲完自己及家人受益的经历,和了解法轮大法的真谛,以及大法在世界洪传的真相后,她们异口同声的鼓励我继续修炼,就连以前反对过、嘲笑过我的侄女的丈夫,也同意侄女和我一起修炼。

我的丈夫,因为常年在外奔波,在常人的争争斗斗中,使他在多年的糖尿病的情况下,又并发了脑血栓。仅二零零五年一年就先后住了五次医院。花了几万元也没有康复。在他回家休养期间,我一方面用在大法中修炼后的言行给予他无微不至的关怀,为他搓澡、洗脚、剪指甲;变着法的为他调剂伙食,补充营养;陪他散步,谈天。同时把自己看到的大法真相讲给他听,给他放大法在世界洪传的光碟;把《明慧周刊》念给他听。最后使他终于认识到电视的谎言,大法的美好,由原来的误解、排斥到现在的相信大法,坚信师父,我告诉他,要想改变你的人生之路,唯有修炼。经过反复思考,他终于在二零零五年末走入了大法修炼,并写了严正声明,表示以前所说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话全部作废。真是“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呀!

丈夫刚开始炼功时,慈悲伟大的师父就已经在管他了,明明白白的让他看到为他清理附体的过程,并多次为他净化身体。现在我们夫妻共同修炼了,我不止一次的对丈夫说,我们之所以能共同修炼,也不知几生或几世的缘份。师父在《洪吟》中说:“同心来世间,得法已在先。他日飞天去,自在法无边。”(<了愿>)助师正法,这就是我们的史前大愿和今生今世的责任。我们可要互相督促,共同做好啊!

学好法,发正念,讲清真相 不负使命

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关键是学好法、发正念和讲清真相。大法弟子的存在,就是要证实法。师父说:“大法弟子,你们是浊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师的法徒、未来的法王。”(《贺词》)只有修好自己,完成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才能配的上师父给予我们这样的荣耀。现在,我每天三点半起床炼五套功法;必须保证学习两讲《转法轮》;发正念一般最少也保证七到八次。每次外出讲真相之前边走边发正念。几年来,我把自己居住的周围的众生当作被救度的对象,对于检察院的家属楼、交警的住宅区我更不放过。不定期的把真相传单、光盘及“九评”送给他们。我一般都在早晨的时候做,资料多时也会在白天做,边发正念边往报箱里投放真相。有时在路上偶尔碰到熟悉的居民,我会以第三者的角度把大法被迫害的真相讲给他们。

那是二零零五年末的一个冬日,当我打开从资料点取回家的资料时,看到有二百多张写着“法轮大法好”的二寸多长的不干胶,当时心里产生了畏难情绪。因为不干胶在冬季里别说室外,就是室内也要在手里捂一会才能粘上。粘贴的真相我就不太想做,但大法弟子应该这样吗?我就开始学法,一下子就翻到了师父在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日对学员文章的评语《学好法 去人心并不难》,师父说:“其实那些走不出来的,无论是这样的借口还是那样的借口,都是在掩盖怕心。可是有没有怕心,却是修炼者人神之分的见证,是修炼者与常人的区别,是修炼者一定要面对的,也是修炼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看完师父的这段法,我一下子悟到了,我虽然走出来了,却存在着怕心。再说,做真相是不拘形式的,怎能由着个人的喜好?那不是人心吗?你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只有救人的份,其它一切执著都是借口。这样,我从新调整心态,发完正念,拿了二十多张不干胶就出门了,刚开始的时候,由于紧张,就不断的发正念,同时默念“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心态也稳了,步子也坚定了,不到一小时就做完了。这样,二百多张我就做了四五次就都贴完了。

《九评共产党》发表后,我首先把到手的“九评”和相应的真相搭配好,炒上几个菜,约好亲朋好友、同学到家里来。在聊天中给他们讲大法的真相及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及天要灭中共的预言,劝退,临走再送上“九评”和护身符。不能来的我就利用同学会,参加婚礼等上门讲真相,劝退,到现在为止,经我劝退的人数有一百二十多人。其中一个至亲就是经过反复多次当面讲不成,然后我利用一个晚上写了五六页的信,又重点强调了师父在《向世间转轮》中讲的,“人不退出,那就是它的一份子、一个粒子、它组成的一部份,也就成了众神消除的目标。当人类这一幕开始的时候,是不会再有机会给人了。”在给他送信时长时间发正念清除其背后的邪恶因素,然后又站在他家门口发正念,最后他们一家三口经过看信,终于同意以小名退出邪党及其一切组织。

一次,一个外地同修来我这里,说是刚从医院看完病,说她身上长的白点是真菌。医生告诉她会传染的,还开了不少的外用药。我们在一起切磋之后,认为这是有漏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师父告诉我们炼功人没有病,后来一问才知道,她的丈夫是邪党一员,还有很多亲属也都是,但她从来没去讲过真相。我们共同学法提高后在我这里列出了二十多个小名的名单,她就急忙回家劝“三退”,等把这些众生救度之后,她的“传染病”不治自好了!

一次我和丈夫在中午气温最高、游人较少的情况下去公园灯柱上用模子印“法轮大法好”。丈夫边发正念边放哨,而我就负责印。我们按照事先预定的路线,一路畅通的做着最神圣的事,眼看还有四个灯柱了,看到远处迎面来了四五个人。这时我打出一念,让他们转身回去,大法弟子不许任何人干扰对众生的救度,并请师尊加持。这样看着他们走着走着就象谁喊口令一样突然掉转身回去了!我们顺利的完成了既定的目标。我们边走边感到大法的神奇,当我们回来时路过一个小区居民楼,外面挂着鸟笼子里面有只八哥,冲着我们喊一句“万事如意”。当时我真的很兴奋,不仅为丈夫能在修炼的路上迈出坚实的一步,更为大法超常、神奇的威力。第二天傍晚,我和丈夫又去了公园,数数共印了二十二个“法轮大法好”,我们边走边发正念。后来发现这些字迹保留了半个多月,从而有力的震慑了邪恶,让更多的人知道了“法轮大法好”。

作为夫妻同修,我们也有各自把握不住心性的时候,特别是作为老弟子的自己,只要通过学法修心向内找,马上就会使矛盾化解。每天我们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也在不断的用宇宙大法的法理纠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我们深信,只有信师信法才是坚定实修的根本保证。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