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按师父的要求做才是最安全的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二零零四年五月得法的新学员,对于恩师的慈悲救度无以回报。感谢师父时时刻刻的呵护着弟子,点悟着弟子,感谢师父为弟子们开创的明慧网这个修炼交流园地,使我从中受益很多。曾一直想向明慧网投稿,却被“不会写、写不好”的观念障碍着,当看到二四二期《明慧周刊》上讲同修们以绝食反迫害造成身体伤害很大后,很痛心,觉的应该把自己的一段正念反迫害的经历写出来,希望能对魔难中的同修有所帮助。

二零零五年由于自身有漏(没有圆容好家庭,一个阶段也没重视发正念),被邪恶钻了空子,遭到了恶人的举报,说我炼法轮功、劝退党。领导找我谈话,让我放弃修炼,如果不放弃修炼就不让上班。我告诉他们:“我是在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做错什么,所以我要坚持上班。”他们找出文件给我看,我看了看说:“这一切不能成立,是建立在谎言基础之上的,‘天安门自焚’事件是栽赃陷害。”并告诉了他们“藏字石”等一些事情,同时不停的发正念,铲除其背后的邪恶因素。由于单位领导受恶党毒害很深、怕受牵连,我当时也动了人心,就说:“即使‘六一零’的人来了我也不怕,我一样给他们讲真相,我不会牵连你们的。”(后来悟到应该及时清理自身不好的思想,那一念不是我,否定它,邪恶不配迫害大法弟子。)就这样我“求”来了这场迫害。

单位领导先通知了我的家人,要把我交给“六一零”。丈夫赶来,二话没说,喝了几口矿泉水,就拿水瓶向我脑袋砸来,当时我一点都没感觉疼(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丈夫在怕心的唆使下要跟我离婚,并说房子、钱、孩子都不给我。我善意的跟他说:“是大法改变了我,挽救了咱们的家庭(不修炼前我脾气也不好,曾多次向他提出离婚),你要是怕受牵连,就看着办吧,我不会怨恨你的。”听了这话丈夫落泪了,但他们却无法理解我,他们认为是我给单位和家庭带来了麻烦。我告诉他们:“中共迫害法轮功害死那么多无辜的生命,那些大法弟子也有家庭和孩子,我们能不为他们说话吗?我不能只为了个人家庭的幸福置那么多人的死活而不顾,我必须站出来,告诉人们真相。”

“六一零”的人强行把我绑架到洗脑班,当时我想:这样一走得有多少人对大法产生误解,从而影响他们得度,心里觉的对不起师父,对不住我身边的众生。我一定要堂堂正正的回来,進洗脑班讲完真相,做完该做的事我就回来。当时对师对法没有丝毫的动摇,一路上不断的发着正念。同去的员工说了对师父不敬的话,我就严肃的正告他们:“你们必须尊敬我师父!”他们就谁也不说话了。

到了洗脑班,他们让我对某某叫老师,我心想:大法弟子的老师只有一个,你们怎么配当我的老师呢?于是我就回绝了他们。刚到入住的地方我就开始炼动功,不让炼也炼,炼完动功我就盘腿立掌发正念。这下触怒了他们,有两个人过来干扰,我当时没动心,坚定一念:谁也别想阻拦我,请师父加持。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的话:“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正念一出,他们就不干扰了,只是坐在旁边观察,这使我更加相信“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的法理。

想着师父的法,就这样,在正念的作用下,我的环境越来越宽松,头脑越来越清晰。师父的《洪吟》和讲法每天一有空闲我就背,想起多少背多少,每天动功静功都坚持炼。

洗脑班的规定对我不起作用,我不承认,也不接受,也没人要求我去做。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真是这样的。一次我帮助别人打扫卫生,一个“帮教”看见后命令我:“把楼上的地也拖喽。”我马上悟到:我做错了,不能干了,这里不应该是我呆的地方。于是我对他说:“是你们强制把我带到这里来的,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所以我不会配合你们的;再有我是不会放弃修炼的,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其中一人说:“没人强制你。”

我每天三餐都吃,因为我觉的只有保证了这个物质身体,才能更好的做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师父在《转法轮》第八讲〈辟谷〉一节中讲:“即使采用这种方法修炼,也是要消耗自身能量来补充身体的,所以也是得不偿失。”所以我没有绝食绝水。他们看我做什么吃什么,有一次他们告诉我特意做的活鱼,说是滋补身体,我说:“谢谢,我吃什么都可以。”他们看我不绝食,还能吃肉,又说:“有的人不吃肉。”我说:“师父没让我们不吃肉,没有执著心吃什么都可以。”

在洗脑班里,每天除了全球大法弟子整体发正念的时间外,其余整点有时间我就发正念。那里明白真相的工作人员就不再找我了。还有个别被党文化毒害很深的人说:“咱们国家不让炼,你炼就是违法。”我说:“你说错了,咱们国家是哪国?”他说:“中国。”我说:“你只能说中国大陆不让炼,中国的香港、澳门都让炼,台湾也属于中国的领土,同样让炼,况且宪法规定公民有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结社自由、集会自由的权利,怎么能说是违法呢?江××已被多个国家告上法庭……”他说:“你敢把江××被告上法庭写上吗?”于是我就写下了自己得法后从法中受益,身心得到净化,大法洪传世界,“天安门自焚”事件是栽赃陷害,自己曾随旅游团到香港、澳门旅游,看到了全球公审江××的横幅标语等等。他们看我写完,抓着我的手让我按手印,并说:“你就等着坐大牢吧!通知公安局明天把她带走。”我一笑,心想:你们说了不算,就我师父说了算。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邪恶的迫害没能得逞。

在那里我一直保持着一颗善心,面带微笑,把他们都当作需要救度的众生,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我经常用师父的法回答他们提出的问题,破除了他们头脑中许多党文化的毒素,使有缘人明白了真相,停止了对我的“转化”。

我告诉他们:要看就看大法弟子手里的书,因为从迫害开始,邪恶就对师父的讲法做了手脚。后来听说,有人把邪恶做了手脚的书扔了。

邪恶看转化不了我,又施毒计,安排我的亲人来看我,妄想利用亲情打动我,达到它们的目地。我把心一横,不为所动,心想:“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帮教”、“转化”不了,又来了几个“六一零”的恶人。他们诬蔑师父在美国如何如何。我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它们背后的邪恶因素,我告诉他们:“我愿意我师父住最好的别墅、开最好的车,我愿意把我所有的财物都献给师父。只可惜,我的师父什么都不要,就要弟子这颗真修向善的心。”他们又说:“那你的家庭怎么办?”我回答:“我修的是‘真善忍’,我不能违背我的良心去说假话。为了不连累我的家人,我可以离婚。”他们看无计可施,就灰溜溜的走了。当天晚上它们安排了三四个人轮流看着我,干扰我发正念,我知道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害怕我发正念,我就坚定不动的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不一会儿,他们就找了个理由离开了。

就在这天晚上,我心中呼唤着师父:“师父,真相我都讲了,这里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我要出去做我该做的事。”第二天,我正在炼功的时候被告知我被无条件的释放了。

感谢师父,感谢同修,因为在这期间,同修们一直在正念加持,并采用各种方法揭露迫害、曝光邪恶、营救我,这是整体配合的结果。我深深的体会到:只有多学法,学好法,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才是最安全的。

层次有限,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