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夫妇俩遭受多年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五日】我们夫妇俩是一九九八年三月得法的。修炼后因为各个方面受益良多,所以尽管九九后大法遭受了严酷的迫害,我们俩始终不放弃修炼。几年中,我们三次被劫持到洗脑班,一次被非法拘留。当地610、派出所、辖区派出所的警察对我家非法监视、骚扰、威胁不断。

九九年七二零后,为了讲清真相,第二年十月三日我们夫妇进京上访。十月十六日被徐州市贾汪区夏桥派出所绑架并对我们进行非法审讯。我被所长郝元新殴打,面部被打的青紫。十二月中旬,我们被非法送往徐州市矿务集团公安处洗脑班继续迫害。期间,市610不断对我们进行威胁、恐吓。

二零零一年一月七日,妻子徐素珍被徐州市矿务集团化工厂保卫科绑架到徐州市矿务局洗脑班洗脑迫害两个月。同时遭迫害的同修有:徐士亮、徐其华、周生兰、何培秀、杨淑华、鹿士兰等。

二零零一年九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十点多钟,夏桥派出所刘泉(指导员)、杨冬等四名警察非法闯入我家把我们绑架到夏桥派出所。所长戴爱国连续审讯我们二十四小时,污言秽语大骂不停。为了达到他们罪恶目的,一次夜里三点钟审讯我们几个同修并大打出手。非法关押期间只给我们喝凉水,有时还不给,上厕所受到限制。被非法关押一个星期后,妻子徐素珍被贾汪区夏桥派出所绑架到徐州市丁楼拘留所非法拘留半个月并勒索所谓“生活费”三百元,被非法拘留到第十四天时,又被徐州市矿物集团化工厂保卫科绑架到徐州市矿务局洗脑班;把我绑架到贾汪看守所继续迫害非法关押半个月。狱警张××恶狠狠的说:你要炼功我就把你腿砸断。吃饭时间只有五分钟,吃的是夹生饭,更无菜可言。强迫我们买看守所的日用品,他们以次充好高价卖给我们。看守所强制我们每人必须交150元所谓的“生活费”,在看守所被迫害到第十四天时又被徐州市矿务集团董庄矿保卫科王文喜等人劫持绑架到徐州矿务局公安处洗脑班继续迫害长达半年。同遭迫害的同修有耿怀清、孟庆泉、鹿丙林、何培秀、杨淑华等。

二零零二年中秋节第二天,妻子徐素珍正在徐州矿务局二院看护家人,被徐州市矿务集团化工厂保卫科张伟松、王世放、赵平绑架到徐州市矿务局脂肪院洗脑班迫害两个月。卜庆臣强制我签所谓“监视居住”通知书,遭我拒绝后于旗山威胁:你要不签就把你送到睢宁洗脑班。同遭迫害的同修有鹿丙林、孙玉林、耿怀清、何培秀、徐其华、周生兰。

在洗脑班迫害期间,就连亲人过世都不让回家见最后一面。由于我们长期遭受迫害不能回家,家中无人照看,致使家中财物失窃,被盗的钱、物共值两千余元。

因女儿也修炼,在校期间被学校保安和班主任频繁骚扰,不让正常上课,前后长达近一个月。女儿放假有家不能归,只能在亲戚家度过(我们都在洗脑班)。他们还对我妻子进行经济迫害,为了监视她,非法延长退休时间半年。在洗脑班被迫害期间,我们的工资被扣发。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日贾汪区610指使大泉派出所警察把我骗到派出所后直接绑架到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洗脑班迫害一个月。在洗脑班有一个日照的老年同修,六十岁左右,拒绝转化经常遭他们的毒打。山东临清大法弟子徐法岳拒绝转化被铐在死人床长达十天十夜(当时当地气温零下十三四度左右),在残酷的迫害下脚趾坏死截掉。

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的刑罚是坐小板凳(板面长二十五公分,宽十公分,高二十五公分左右)。强制大法弟子从早上五点坐到夜里十一点左右,双手落膝,身体直立,否则就遭打手毒打。在洗脑班内东南角有三间平房是毒打大法弟子的刑室。

山东淄博王村男子劳教所最多时期非法劳教大法弟子达五百多人。

难道我们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修法轮大法有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