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人中的名人也是要被救度的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六日】我上中学时曾师从一位当时并不出名的人学画画儿,后来上了大学后就逐渐的与他没有了来往。但是那几年的学画经历却在记忆中深深的打下了烙印。几十年过去了,虽有时想起他,但也没有想到过再连系。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急速推進,每日在做好三件事中感到时间越来越快。有一天,脑海里忽然闪出了他的名字,立时想到为什么把他忘了呢?应该给他讲真相啊!是师父点了我一下。于是马上上网去搜,很容易的就找到了有关他的材料。原来他已经成为国内外知名的大画家了。我将他的通讯方式记下来,认真准备了一套真相材料,尽可能全面一些,有《风雨天地行》、《九十九年成大错》光盘,有《平安是福》、《选择未来》、《退党手册》等几种小册子和《觉醒》、《法网在收》、《纵观天下》等几种真相传单若干期,又给他写了一封信。考虑到见面谈不是太妥当,就采取了直接到他的工作地点给他送去的方式。他的单位在一家宾馆里租的房间,我把材料交给宾馆前台,请他们转交给他。地点很远,路上又有断路修路的不方便,但事情的过程非常顺利。事情做完后,心里很是踏实。

但是,问题不在于送资料本身的方式如何,而是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了自己隐藏很深的一种执著。长期以来,并不十分清楚的意识到自己还存在这样一种执著,就是对常人中的名人、学者、专家以及各级各类领导有一种似乎是不自觉的另眼相看,觉得他们与众不同、挺特殊。这和党文化的灌输有关,不自觉的把人分成了三六九等。同时,我还是那种爱怀旧、爱发感慨的人。在做这件事情的过程中,过去的种种经历都一一重现在眼前,当时以及其后若干年的时间里,也一直都很自豪,总是有机会就要向人炫耀一番,似乎自己有了资本,瞧,我也与众不同,是个有本事的人。这种显示心一直挺重的。当回忆起过去的经历时,总是要发发感慨。近一段时间这种感慨很多,爱人(同修)她也经常提醒我这一点。

其实师父早就给我们讲了:“人类社会中的名人、学者、各类专家,人觉得很伟大,其实都很渺小,因为他们是常人。他们的知识也只是常人社会现代科学所认识的那么一点点而已。庞大的宇宙,从最宏观到最微观,人类社会恰好在最中间、最外层、最表面。生命也是最低的存在形式,所以对物质与精神的认识也是很少的、肤浅而又可怜的。掌握了全人类的知识还是个常人。”(《精進要旨》〈何为智〉)

我们是修炼人,怎么能总是把自己降到常人的水平去呢?试想,如果我们用一颗怀旧的、感慨的、带着很重很重的人情的人心、带着一颗对常人中有一些地位的人另眼相看的心去救度他,能救度得了他吗?能使常人理解吗?能使救度众生这样神圣的事达到那么神圣吗?能体现出大法的慈悲与威严吗?都不能。那么我们能从中提高上来吗?也不能。

我找到了我的这个很深也很重的执著,一定要去掉它。要清醒地认识到:常人中的名人、学者、专家以及各级各类领导也是要被救度的众生。我们不应有任何分别心,而是要用一颗慈悲的心对待一切众生。

我们要在一举一动、一思一念上把握自己,时时处处事事站在法上,用法来指导我们的一切,在做好三件事中,放下人心,不断纯净自己、提高自己,完成我们殊胜而伟大的历史使命,不辜负慈悲伟大的师尊对我们的厚望,不辜负众生对我们的期盼,也不给自己的将来留下遗憾。

因层次有限,有不对的地方,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