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中悟到学好法才能去人心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六日】在这几年的修炼中,特别是進入正法修炼时期,我深深的认识到修炼是严肃的,任何的人心都是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障碍,而学好法才是提高的关键。在反迫害中,我看到了无数放下生死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树立的伟大功德,我也更深刻体会到师尊“能行不行见真相”(《心自明》)这句法的慈悲与威严。

下面将我这次被邪恶迫害期间在派出所、洗脑班、看守所和“医院”向世人讲真相的经历和自己所悟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今年七月二十七日,我在街上讲真相,被一妇女举报。警察强行将我拉到了附近的派出所。我想:既然你们把我强拉到这里,我就要在这里讲真相。我对派出所的警察讲了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牟取暴利的警世惨案、贵州平塘县掌布大峡谷二点七亿年藏字石“中国共产党亡”的发现,这是天在警示世人等,他们很多人不说话。有一个说:“网上的东西也相信,但有些事我们也管不了”。过一会,他们把我拉到关人的屋子里。我看到已有几个人被关在里面,就给这些人讲“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那个小警察不让讲,我没理它照样讲。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还是没有完全放下,但我坚信:只要讲真相,邪恶就在灭。

天黑了,那个邪恶便衣要做笔录,我不配合。他们说要送我到洗脑班去,那里已有很多炼法轮功的。我就对他们说:“你们迫害法轮功、迫害我一个修炼人,对你们及你们的家人都不好,要对你的家人和自己负责。”有一个说:“我干这个是没办法。”我就对他们说:“也许你们因为抓我会领到很多的钱,但你们要明白善恶,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那个所谓‘天安门自焚’是江××及罗干栽赃、诬陷法轮功的,完全是假的。你想想,烧伤那么严重,却包扎得象石膏人一样,烧伤应该是伤口裸露在无菌室内隔离,像电视上那样包肉会烂掉,化脓。”只有这个便衣说:“不同情况不同处理。”真是又无知又可怜。

在洗脑班,我被单独关在一间屋里,见不到一个同修。我看到墙上写有“这里不是我的家”,“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等字,看到这些字我知道这里曾关押过不少同修。每当开饭时就听到哗啦、哗啦很多铁门打开的声音,我心想:不知还有多少同修仍被关押在这里受着迫害。那里院子很深,朝院内是四层楼,临街是二层楼。有一天,从三楼传来一男同修大声背《洪吟(二)》的声音:“骑虎难下虎 人要与神赌 恶者事干绝 堵死自生路”。我还听说有一位六十八岁的老年同修,邪恶为了逼问她资料从哪里来,曾三天三夜不让她睡觉,一要睡觉就打脸,脸被打肿了,也没有问出来。

我的丈夫要见我,他们不让见,说三个月内都不能见。我丈夫大声怒斥邪恶黑窝和恶人对我迫害。我在里面什么也听不见,院很深。我知道这里很邪恶,也知道这里邪恶的迫害手段卑鄙。我不停的发正念:不许邪恶迫害我!我便抓紧时间背法、炼功。我心里想:多么希望有同修的正念救助呀!想到自己平日由于没有整体观念,不太重视那些被关押的同修的处境,现在心里觉得对不起他(她)们。也认识到这是旧宇宙为私、为我的理的干扰,没有修出无私无我的境界。我一定要正念正行,请师尊加持,否定旧势力的邪恶阴谋。

我把真相告诉洗脑班能接触到的每个人,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迫害法轮功是天理不容,要遭恶报的,不能参与迫害,中外预言都讲不久有劫难发生,天要灭中共,是党、团、队员的都难逃一劫,赶快三退保平安,等等。我问她们不会第一次听说吧?她们点头。我就告诉她们:“回去讲给你的亲朋好友吧!”在洗脑班关了三天,恶警又把我送到看守所。

看守所关的人很多,小小一个监室就多达三十五人。我在这里也要讲真相。开生活会时我发言讲真相,告之“三退”保平安。有人私下跟我说想出去后学功,有人问如何三退,有几進几出的吸毒犯人也知道大法好,法轮功是好人,共产邪党是邪教,而且也知道共产党说的全是假的、骗人的,还给我讲监狱里某某某、某某某恶警最坏了,都叫她俩疯子。看到这里的人能说出这些话,我知道这是关押在这里的同修们不顾自己的安危,在邪恶猖獗的日子,在臭名昭著的黑窝里,慈悲的讲真相救度众生证实大法才出现的。明白真相的众生也在讲真相了。我心中升起深深的敬意……这是师尊对众生的慈悲和救度。

我决定放下一切心,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前面的路不管怎样,有师在有法在,努力正念正行。黑窝规定三天不食才输液,可我十三日开始绝食,十四日就被强迫输液。每天狱警都在了解我的情况。十七日找我谈话,我说:“自江××、罗干等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栽赃法轮功,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已持续七年了,全世界都在呼吁停止迫害,今天你们还在倒行逆施,非法关押我,不送我回家我不吃饭。”狱警说:“你在要挟政府。”我说:“我一个手无寸铁的修炼人,一个老太太,你们把我关在铁牢笼里,我如何要挟得了?这不是颠倒黑白吗?”

十八日,恶警说到医院检查身体,把我和前面提到的六十八岁的老年同修骗到市里的一个某某区人民医院强行住院。我心想:几天的功夫这几个邪恶的黑窝就让我走了一遍,去哪也要讲真相。

黑窝医院的室内有三张床,恶警把三十斤重的脚铐将我们每人的一条腿铐在床腿上,到了晚上十点睡觉手上再带一铁铐,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取下来。恶警要带我去做心电图,我就向医生讲真相,那个小恶警不让讲,我不理继续讲完。我心想:为什么要给我检查,我的器官不许邪恶动!不许迫害大法弟子。午饭时送来两袋牛奶,我们仍然不吃不喝。到了晚上它们让我们自己戴手铐,我动了一念,带松一点,结果那小恶警来压扣。我才悟到为什么要配合邪恶自己铐自己呢?应该正念正视恶人,任何人的念头都不该有啊。接着一连两天来的病人多,加的床位多,邪恶怕人看见把手铐拿走了,不再铐我们。再就是整天强迫输液,一直到回家那天。

这个医院也充满了同监狱一样的暴虐气氛。我总想:平时大法弟子谁会到这个臭名昭著的医院来呢,既然来了,就讲真相吧。我对护士、扫地的、狱警等采取一对一讲真相。我坚信只要讲真相就在灭邪恶。对同室的其他每一个过客总不愿放过。法度有缘人嘛。

三十日那天,老年同修说:“我们不能总输液,得往前走啊。”可我动了很不好的一念:总是要过生死关的。上午护士把药拿走了。下午护士和狱警進来问我们:“输不输?”我们俩回答:“不输!”他凶狠的问了三遍,便叫来武警把我们俩的双手吊铐在床头,然后把床头摇得很高。上面手铐拉,下面脚铐拉,身体一会儿就滑下来,手铐紧紧扣在肉里,骨头都痛,全身是汗。就这样脚上一直在输液。这哪是救死扶伤,明明是地地道道的魔窟。我开始想到那些被吊铐双脚离地的同修,一吊就是三个月,最后下肢无知觉,大小便失禁。我又开始背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一会就不痛了,直到晚上十点要睡觉恶警才来解铐。恶警解不下我的手铐,又下床摇松几圈,才上床解下我的双铐。到现在我的大拇指还在麻木疼痛,抠進肉里的部份脱皮了,但铐痕明显还在。我悟到这一难是自己设的。为什么想要过生死关,让邪恶迫害自己。

在医院我开始静心向内找,脑中涌现:“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我看到自己无数的执著:如,学法时发困、走神;发正念时走神;长期以来学法少,只想多救人,又有不同层次的怕心出来,所以三件事情没做好;妒嫉心、显示心、欢喜心等似乎没修一样;家庭环境没修好,对丈夫善心不够,总有想治人的恶党文化流毒表现出来;讲真相总是试着做,带有自我保护。看到“金佛”故事中那信师信法的那种纯正与自然,非常敬佩,可看自己有油条心,都是人心在作怪,都是在执著人的那颗私心,执著一大堆。我想起《去执》中说:“虽言修炼事 得去心中执 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师尊给我道破天机。我明白了以上找的一大堆执著,它不是自己,是后天的尘埃与污垢,虽然被邪恶钻空子加强了,又有什么用?我也不承认你旧势力,全盘否定。多发正念,多学法,有干扰向内找,有漏也会在法中归正,邪恶不配考验我。知道自己是带使命的更是谁也动不了的。我把自己交给师尊,求师尊救我。就这样我不再顺应邪恶的要求、命令。就按照师尊的话去做讲真相救度世人。

九月八日邪恶强迫我的家属交了五千元钱才送我回家。我决不承认那个迫害程序和邪恶的阴谋。

我把这次被迫害的经过写出来向关心和帮助我的同修汇报,察觉的与没察觉的心都在字里行间。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