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窟中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七日】我二零零二年三月八日再次被邪恶绑架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因为我坚持学法、炼功、坚决不“转化”,在这座魔窟里受尽了非人的折磨。在被非法关押二年半的时间里,恶警不许我上床睡觉,每天被铐在床头坐在地上的小板凳上,或被铐在暖气管子上。电击、蹲小号、坐铁椅子等恶毒手段都无法改变我坚修大法的心。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加持下,我和许多大法弟子正念正行闯过了一道道难关,证实了大法。

下面我汇报的是在魔窟中证实法的几个事例。

记的二零零二年四月份的一天,因为我传看师父的经文被坐班人员宫玲(被“转化”者)告发给一分队队长恶警薛凤。薛凤把我叫去,凶狠的说:你刚蹲完小号出来,就不听话,这经文是哪来的?不说给你加期三个月。我说是我的。它们就强行把我送到一楼,这是个专门用来折磨不配合邪恶的大法弟子的地方,阴冷潮湿。我的手被铐在暖气管子上,被铐在另一个暖气管子上的还有大法弟子宋桂香。这时扩音喇叭响了,放的都是污蔑大法的录音,我俩就一起高喊“法轮大法好!”“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听到我俩的喊声,一大队邪恶大队长王晓锋来了,告诉看管我们的犹大李青,把我们的嘴堵上,李青就拿来扭秧歌用的绸子,狠狠的勒上我俩的嘴。可是她一走,我们晃晃脑袋,活动活动,不一会绸子掉了,我们又继续喊。李青听到喊声,又把我们的嘴勒上。

第二天上午,姓相的女恶警一来上班,就开始播放诬蔑大法的录音。我俩又开始喊:“法轮大法好!”“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李青和另一姓段的犹大把我俩的嘴又勒上了。过了一会儿,王晓峰来了,我就给她讲真相,她不但不听,还气急败坏的说:“你要是再说就把骂你师父、骂大法的标语贴满屋子。”我们没被它吓住,又继续喊。

第三天,同修孙進军、谢秀兰也被关進来,铐在暖气管上,一个姓高的(已经被“转化”的)拿着已经写好的骂师父、骂大法的标语贴在墙上。我们商量决不能让骂师父、骂大法的标语贴在这里,必须想办法撕下来。正想办法的时候,神奇的事情出现了,谢秀兰的手铐子奇迹般的掉下来了,这是师父的帮助啊!她马上跑过去,把标语撕下来了,扔到窗外,正在这时李青它们又進来了,可能他们听到了声音,谢秀兰又从新被她们铐上。

晚饭后,姓高的又拿来一摞子标语,蹬着放在桌子上的凳子,手拿着扫把把标语贴到墙的最高处,贴了满屋子,贴完后,把桌子、凳子都搬走了。我们四人又开始商量,不能任邪恶胡作非为,必须将它扭转过来,怎么办呢?你一言我一语,都在想办法。后来我想了一个办法,大家都觉的可行。等到夜深人静,他们都睡觉以后,我们开始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发完后,我们用同一声音,使出全身的力气,喊“法轮大法好!”当时我感觉我们的声音象炸雷一般在马三家上空炸开,惊天动地。邪恶吓坏了,一齐上来了很多,勒我们的嘴,勒也勒不住,又用被子蒙,还是蒙不住,就这样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后,院长、所长、于洪区公安分局的警察赶来了,它们用密封胶条把我们的嘴封住,把我关進了小号。我们用正念正行维护了师父的尊严,证实了大法,有力的震慑了邪恶,连夜它们就把标语撕下来了,以后再没贴这种标语。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二日一大早,马三家来了好几辆大客车,下来好多警察。看管我的犹大李淑兰進来对我说:准备准备,一会儿开会。我说,我不去。她说,不行,队长说了都得去。我说,那我也不去。他们就往外拽我。我就喊:“法轮大法好!”她们把我的嘴用胶条封住,连拖带拽。邪恶的苏静是路过这里,一摆手,她们就把我拖進靠近会议室的屋里,铐在椅子上。我抬头向窗外望去,看见大牌子上写着“批捕公审大会”。一会儿,看见大法弟子宋彩虹、李黎明、李冬青戴着手铐子走上台去。宋彩虹在台上喊:“法轮大法好!”台下的大法弟子也开始喊:“法轮大法好!”声音在马三家上空此起彼伏,恶警忙坏了,对站出来喊大法好的大法弟子连踢带打拽到屋里,戴上手铐子。会后统计有二百多人参与了这场窒息邪恶的正邪大战。虽然以后又有大法弟子被非法“批捕”,但是邪恶再也不敢开这样的会了。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八日,一大清早薛凤就把我从小号接回到队里,然后开始放“九一八”事件纪录片,播完后要大家讨论。有个叫革云玲的犹大,她不讨论“九一八”事件如何,却诬蔑大法如何不好。我一看她真邪恶,就给她讲真相,她不但不听,还堵我的嘴。我就喊:“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她们一下子上来五、六个人把我按在地上把抹布塞進我的嘴里,又用绸子在外面勒。正在这时,王晓峰走了進来,说:“放开她,让她喊。”我心想:她今天怎么会这么好?肯定没安好心。我仔细一看,她后面藏着一个姓相的警察扛着摄像机。啊,原来她要给我录像。我没有丝毫惧怕,盘上腿,立掌喊“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它们又把我勒上嘴关到一楼,这次又带动几个大法弟子站出来,证实了大法。

二零零四年四月末,王晓峰领着十分队队长苏红,还有两个值班警察来到我和苏意文的房间,要把苏意文强行铐在床上,苏意文不配合,她们就毒打她。苏意文那几天身体被病魔折磨的很厉害,上厕所都得人扶着,走路都很困难。就这样的身体,它们还要给她戴手铐子,并说她到别的大队乱窜,这不行,得定住。我一看它们在迫害我的同修,我决不能视而不见,我必须得声援她,我就开始喊:“不准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无罪。”“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其它房间里的大法弟子听到喊声,也同时声援:“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在楼里响声一片,又一次震慑了邪恶,邪恶没办法,就放高音喇叭干扰。两个多小时以后,我和苏意文又被关進了一个已经关闭了一年不用的小号。

以上是我在马三家和大法弟子们正念正行的几个事例。我们走出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师父为我们付出的太多,承受的太多,让我们更加努力,勇猛精進,走好修炼路上的每一步,不负师恩。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