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远东之行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一日】今年七月份,我们阿尔汉格尔斯克州阔特拉斯市的三名女学员去了远东地区,给在伊尔库茨克和赤塔工作的和来俄罗斯旅游的中国人讲真相。这是我们第一次给中国人讲真相,也是一次非常严肃的行程。刚开始没有计划,不知道去哪个城市, 甚至在经费上出了问题,但是我们坚信这次的行程非常重要,我们都非常清楚摆在我们面前的责任重大。我喜欢听领导安排的习惯影响了我,所以对自己的能力没有自信。在这次旅程中我就开始去这个执著,在很多事情上,根据自己悟到的去独立解决问题。

最初自己的很多执著开始往下去:求舒适的环境,情,强调个人的见解,显示自己,互相之间配合不好,在重要事情面前害怕,求结果等等,我们每个人都明白,如果不强迫自己去掉它,那么它们会对我们这次行动起到障碍的作用。这次行程的重要性鼓励和激励着我们。一路上我们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感受到了师父对我们的帮助和看护。我们在火车上遇到了有趣的同行者,我们很谈的来,他们对重视道德很理解;当我们给他们讲述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时,他们非常理解,并说同我们一样,他们也想帮助制止在中国的迫害。其中一人听完我们介绍这次中国边境之行的目地后,提出要帮助和保护我们,我们悟到这是大法的力量。在分手时,这个人向我们要了中文和俄文的《九评共产党》,带着去中国了。

在伊尔库茨克科市,我们在市场和建筑工地向中国人发中文大纪元和《九评共产党》。我们观察中国人对中文报纸的反应,比较开朗和友好的是出来挣钱的建筑工人,我看到,这些中国人的脸上布满沧桑,在非常艰苦的环境下挣着维持生存的钱,在中国他们是失业者。当然,反应是各种各样的,我经常看到他们清醒、坦诚和喜悦的面孔,当他们拿到报纸时,马上开始读起来,当我看到背井离乡的中国人,想到简直要毁掉他们命运的中共政权时,在这一瞬间,我深深的理解在中国和在俄罗斯这块土地上救度中国人的重要性。慈悲打开了我的心灵,帮我去掉了我的不自信、劳累和语言的障碍,好多中国人问了很多问题,但很遗憾由于我们不懂中文,回答不了。

在市场上给中国人发报纸,则是另外一种感受,我们感到这里的中国人中邪恶中共的毒太深,他们很害怕拿报纸,有人完全拒绝,还有人说我们为了钱,法轮功雇我们等等,还说会把我们抓起来送监狱的。

伊尔库茨克的一个同修同我们一起坐火车去中俄边境—后贝加尔斯克,伊尔库茨克市的同修们利用了自己的一切可能给我们准备了四千份中俄文真相资料,把包厢装的满满的。我们很清楚这次重要之行中自己救度众生的使命,我们在窗户上挂上了大法简介和炼功图解。早晨,我们走遍了所有的车厢发报纸,中国人很多,几乎都拿了,连乘务员火车司机都拿了。最后我们开玩笑说,我们把整个列车变成了讲真相的宣传车了。我真的有一种感觉,我们好象一把箭带着大法的消息穿越整个俄罗斯。

在车厢里我们发正念,到了大站,我们就在站台上炼功,当我们炼功时,很多俄罗斯人非常感兴趣,甚至给我们拍照,中国人更是惊奇,离我们近的人向我们挥手,有个别人想侮辱我们,我们感到有一种强大的场保护我们,同时也在清理另外的空间。我们炼完功后,有些人到我们跟前问这问那,有的对功法感兴趣,当谈到关于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行和我们来这里的目地时,他们非常理解,并表示支持我们,分手时祝我们成功。我们决定在后贝加尔斯克停留一天,然后在赤塔呆三天。

大概是因为我们在车上和车站的举动影响很大,当我们来到了后贝加尔,在站台上就有八个铁路警察在等着我们。在办公室里,他们请我们讲这次行程的目地,我们讲了关于大法,讲了法轮功在中国所遭受的迫害,讲了我们这次来的目地是想给在市场和路过海关的中国人讲清真相,他们非常认真和友好的听我们讲,然后请我们把我们带的材料每样给他们留一份。

我们搭乘的出租车司机听了我们为什么来这里的介绍后,也积极参与我们的活动,主动当向导带我们去市场和海关。在大市场中国人很愿意接报纸,很多中国人过海关不敢随身携带,所以他们读完后,从车窗把报纸扔了出来。我们成功的把真相资料放在海关。这样用了四个小时我们把后贝加尔市所有有中国人的地方都走到了。当我们从最后一个市场出来时,在大门口又有警察和安全局的人员在等着我们,他们非常固执的询问我们来这里的详细情况,安全局的一位女工作人员一边研究资料,一边说:其实我们非常了解中国镇压的真正原因,共产党和法轮功的原则是完全不同的。

非常遗憾由于时间很短,我们没能成功的用正念销毁另外空间操纵这些俄罗斯执法人员的邪恶,我们被迫离开了后贝加尔斯克。

第二天早晨我们来到了赤塔市。我们在城边的宾馆住下,两人去了最近的有中国人的工地,另两个带着大纪元报纸去了政府机关。我们领了入门证,发了好多报纸,后来市场保安来了,他们告诉我们,八国峰会前各方面检查非常严格。从那以后,我们的每一步都有安全局人员陪伴,直到把我们送上火车。

我们明白,邪恶是利用我们还没有去掉的执著心钻空子给我们制造麻烦。在同安全局的人员打交道时,表面上好象没有怕心,同他们很坦诚的交谈,但怕心在我的很深处在干扰我,表现在对自己没有自信,不懂法律,相信什么政策-规定,服从,怕惩罚等,这一切都是从小受邪恶共产党的教育形成的观念。

我还明白了,我们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一切保障是取决于对师父和大法的坚信,不能有任何动摇和怀疑。虽然正念正行最重要,但对人间的法律和行政机构也不能忽视。我们是大法的一分子,平静和稳重,应该对救度众生充满信心,重要的并不是对政府官员强调我们是谁,我们在干什么?而是应该智慧的圆容好,不让邪恶有机可乘,而在其它方面尽可能遵守人类社会的法律。

我知道,如果我们的正念很强的话,邪恶就没有空子钻,但是我们还有很多的执著心没有去掉,每个人都用自己的态度对待它们。我和同修在一起时,找到了自己的很多不足,我个人的执著,每个人的执著,初看好象同我们这次行程没有什么关系,但在整个行程中制造了很多漏洞。

一路上,我看到了自己的各种情的反映,我向内找,去掉了这些执著。但是从另一角度看,我很自私,其他同修也有同样的执著我却没有告诉她。现在三个月过去了,我才认识到,不能浪费每一分钟,邪恶时刻准备给大法弟子制造严重的障碍。

我们是一个整体,他的每一个细胞都很珍贵,要珍惜每一个同修,大法弟子之间要以善相待,去掉所有的人心。

这次行程结束后,想说明一下,当我们回到家后,安全局和警察把我们找去谈了话,他们知道我们去了远东,但对我们的行为有些误解。我们向他们讲清什么是法轮大法和在中国所遭受的迫害真相,给他们留下了详细的真相资料。在这之后他们对我们开始理解,当我们离开时,他们说:“如果以后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来找我们,我们会帮你们的。”

谢谢大家!!

(二零零六年圣彼得堡欧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