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流离失所后的反思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八日】我得法较早,已经十多年了。从得法一开始就知道好,光知道让别人学,而自己没有静下心来学和修。其间,师父借别人的口点化过我,梦中也点化过。我自己也天天想着想要做一个合格的真修的炼功人,可就是日复一日的带带拉拉的学着,顶多算一个中士。

这些年中还自以为悟性好,能理解一点师父讲的法,时时处处以大法弟子自居,而不是时时处处用大法来衡量、约束自己的心理和言行。

我以前有家庭和工作,具足常人拥有的一切。按理说那是大法弟子的修炼环境。可我却忽略了在各种环境中去自己的各种执著心,去人的情;反而在各种环境中增加人的情,增加执著心。比如穿衣服,我专爱穿休闲类的,认为这种道袍艺术;又比如骑摩托车,一心要有一匹英俊的战马,很贵重的车换来换去的;吃东西倒不怎么挑剔,但是常常吃撑了。对妻、儿很爱护,但是她娘俩谁也不能惹我,否则就打一顿,完全没有了慈悲之心。

“色欲之心”对修炼人来说,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我以前也知道,可就是不真往下放,我拿可以有家庭来当借口,隐藏着那一颗肮脏无比的心。有时候遇到大美人像片什么的,心里想着不能看,可眼角却忍不住瞟过去一眼。

在工作不紧张时或节假日,不是去做好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而是天天想着怎么多挣点钱、怎么样快速取得职称等等,想的脑袋直发胀。

就这样几年中,执著人世的名、利、情,法学的较少,功也没炼几回,在总也没出事的假相的迷惑下,大白天提着一袋真相材料在路上晃晃悠悠的走,满脑子常人生活的事,十多华里的路途也没静心发正念,结果被巡路的恶警抢去了珍贵的真相材料。我这才想起念正法口诀和喊师父。人虽然走脱了,可是从此不能回家和单位上班,失去了很多有用的物质条件。

通过这件事,我找出三个原因:一是因为我色欲之心不去,被旧势力在我走向圆满的路上出手拦截了;二是我不认真修自己,麻木的对待修炼和救度众生。在大陆的环境下,哪能明拿着一包真相材料而又不一路发正念、一路快走呢?三是对邪恶掉以轻心。我以前对待真相材料及其有关的事宜都小心谨慎,在人中做事的保密制度、防范措施等我都比较重视,比如总是戴着手套动那些东西;电脑的硬盘总是空的,有用的材料都放在光盘或U盘里。不久前,我放松了防范措施,这种态度对人、对事都不负责任。

以后,凡是常人的执著心,我感到都应该去掉了,就是纯净的做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有什么条件就利用什么条件,怎么样都能修炼和救人。

另外,我想提醒一下,资料点遍地开花后,小资料点的功友,不要有“很愿意给别人提供资料”的心。我认为小资料点首先立足于自己发放,其次是让需要的功友自己酌量拿,这样他自己有把握,不至于在资料问题上有漏。但新经文和《明慧周刊》要及时提供给周围的功友。

以上是我个人认识,不当之处请批评指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