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才能去掉执著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一日】

一、学好法,修炼中才有正念

我是九八年十月份得法的,记得刚得法时那种激动的心情,当时同修借我一本《转法轮》,这一看就没有再放下,一口气看了二遍,激动的我什么也说不出来就是一个好啊,真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很快就進入精進状态。每天早三点起床炼静功、学法、背法,上炼功点炼动功。白天做好全家五口人的家务,还包括接送孙子上幼儿园,参加学法小组,每天时间安排的很紧,家里环境也好了。

炼功后,退休后出现的心情压抑,浑身无处不痛等多种疾病都在炼功学法当中不知不觉的消失了。整天忙中有乐,几乎忘了自己曾经有过病,觉得很充实,心性也提高上来了,谁说什么都能乐呵呵的面对,家人说这法轮功这么好啊!愣把我这个爱生闷气动不动就发脾气的人给改变了,每天任劳任怨、无怨无悔的做好每件事,虽然实修时间短,由于抓紧时间学法、背法,溶于法中,每天晚上临睡之前通背一讲《转法轮》,那种无为、祥和不是表面的体现,是法的内涵。炼静功时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这扎实的修炼基础,使我在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铺天盖地的打压中一次次進京证实法,每到一处把所背的大法与经文背给难中同修,当我把师父在《美国西部讲法》背给难中同修时,同修们都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坚定了正念,我也在慈悲师尊的呵护下正念闯出了邪恶的马三家,深刻体会到这是学好法才能做到的,是大法的威力,正如师尊在《排除干扰》中讲:“现在大家也更清楚了我为什么经常叫你们多看书了吧!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

二、学好法,纯净自己,才能慈悲的救度众生。

二零零二年七月份我回到家,使我最欣慰的是我所有的大法书籍一本都没少,是由家人和同修保护起来了,我流着泪把这无价之宝请回家中开始学法、炼功、发正念,经过短时间调整后,就急不可待的走出来向亲属及世人讲清真相,在发放资料过程中发现真相光盘少,我心生一念,我要能刻录光盘该多好啊,就这一念师尊就给我安排了。

有一天,我把我想刻录光盘的想法告诉一位懂刻录技术的同修甲(流离失所),他马上和我配合,我边学边刻录起来,从这以后我就开始刻录光盘供给同修。不长时间同修甲有事上外地,同时当地协调人找到我到一个大的环境中去刻录光盘,全市大面积铺开。由于经验不足也有欢喜心,每天千余张光盘忙的学法和炼功都少了,安全意识淡了,每天楼上楼下搬运,同修来的也多(来取真相光盘),人也杂,邻居也反映这家人很奇怪,整天忙什么。协调人找到我,问我怎么办,当时我压力很大,我考虑再三,心想这是证实法还是证实自己,邻居的反映就是我们修炼中有漏,这是师尊慈悲的点化,为法为整体负责,为了安全起见最后决定搬出,和录磁带的同修分开做。在同修家做了一段时间后,同修乙筹钱买了房子,这时同修甲也回来了,我们三人又从新开始合作,吸取上次教训。上午学法、下午刻录,其他同修不介入,这样也利于安全。这一过程中也是修心的过程,每当配合不好,法学少了,矛盾也来了,机器就出故障,当我们各自在学法中找到自己的不足,化解矛盾时机器也就欢快的运作起来。

同修甲、乙做事干净利落,认真不含糊,都在默默的做好三件事,而我从中暴露很多不足,由于同修们的赞扬和崇拜,认为我从魔难中正念走过来很是佩服,不知不觉中使我滋生了欢喜心、显示心、妒嫉心,谁提谁做得好,自己也从心里不服气,每当这时慈悲的师父就会利用一件事暴露我这颗不好的心。记得有次我刻录完了已经很晚了,开始分拣,少了一张第五盘,我望着一大堆装好的光盘,不知装在哪个袋了,如何找啊,再刻一张算了,同修甲说不行,必须找到那张光盘,我们是修炼人做这么神圣的事一定得认真,而且一张光盘一元多钱也不能浪费,这时没面子的我急得浑身是汗,同修甲、乙同时认真的找起来,这时的我心里别提多难受了,同时认识到这是师尊利用这事暴露我这颗人心,一贯认为比别人强,在同修之上的心。

有时一件事不按我的办法做心里就不舒服,和同修交流中的表现象个领导,同修指出我的不足时,心里还不服气,在这件事上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找到和同修的差距,看到同修们那为法认真负责的态度,想起同修甲每次买光盘的艰辛。有一次同修甲早走晚归从外市买回三十多箱光盘,满头大汗摸黑搬至楼上一试质量不行,因为现在光盘商家为了挣钱经常换牌子,包装很新颖,使你很难辨别真伪。同修甲在第二天早上没等我和同修乙来就把这将近二万张光盘又搬楼下,开车去换回了满意的光盘。同修甲说不能把放不出来的光盘发到众生手中,在这其中也积累了好的经验,每次都能买回既便宜质量又好的光盘,而且路途中的费用都用自己的钱,买光盘钱若少,自己从中再添上。而且还有一位同修做买卖也不太景气,自己穿着补丁的内衣内裤,而每次拿出一至二万元买光盘,几年来拿出十几万元,想到这些我很惭愧的暗暗从心里向师尊认错,一定要学好法,修正自己,这一念一出那张光盘也找到了,同修们也欣慰的笑了。

由于光盘用量越来越大,搬進搬出也不利于安全,也不符合师父在法中要求的遍地开花的法理。我和各片协调人交流中,一致认为各资料点应自行配备刻录机自行刻录既方便又安全,同修甲热心帮助配备机器,传技术,买光盘,同修熟悉了,都各自运作起来,我们这个点量也少了,又增设了资料印刷,广传《九评》救度世人,书和光盘同时配备,包装漂亮。包装漂亮的书和光盘几年来很少有丢弃的。每次法会都推广好的经验,把包装好的样品带给同修,同时启悟同修为法负责、为众生负责,一定要把各种资料用不同形式進行包装,减少浪费可贵的资料,而不包装的资料丢弃的现象就很多,希望发送资料的同修能认真为法负责、为自己修炼负责,当你象完成任务似的把不包装的真相资料发出去而被众生丢弃的时候,你想想你能救了他吗?反而让他也造了业,我们的慈悲心在哪里呢,每次法会都不厌其烦的交流、切磋,在这一过程中我不知不觉中進入了协调人的角色。

三、学好法,承担起协调人的责任

谈起协调,我最初有一个模糊认识,总是把协调人视为象常人中的领导,所以我总是有一个怕当协调人的想法,虽然在修炼中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在协调中,但却不敢承认自己是协调人,学好法随意做时也起到很好的作用。比如每次开法会时,会自然的想到把收集来的讲真相好的例子,包装好的样品去向参加法会的同修推荐,认为就应该这样做,而不是协调,真正明确的让我协调一件事时,人心就出来了,就退却了,同时会想到还是在刻录点上较省心,有形。再忙也知道怎么做。做协调就不同,无形,尤其不能静心学法,忙于做事,协调中摆不正关系,没有智慧协调不到位,而且会有矛盾,向内找,自己为什么这么怕做协调呢,不是师尊有序的安排吗?修炼路上就是要走师父安排的路吗,深挖自己找到自己长期学法不静心隐藏着一颗怕心,说白了就是怕担责任的心,师尊在经文《学好法 去人心并不难》中讲“其实那些走不出来的,无论是这样的借口还是那样的借口,都是在掩盖怕心。可是有没有怕心,却是修炼者人神之分的见证,是修炼者与常人的区别,是修炼者一定要面对的,也是修炼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找到自己的执著去掉它。

二零零五年八月,我身边一个协调人被邪恶之徒绑架迫害,整体上也出现了一个大变动,有二位协调人不得不搬到我处,由于忙于做事学法少,关键时刻怕心也出来了,长时间没修去的执著也显露出来,同修之间的矛盾也出来了,不能正念对待,同时我的私心也暴露出来了,没有善心的去帮助同修化解矛盾,而是想到了保护自己长期没去掉的不想做协调人的人心也出来了,而且还为自己找了一大堆理由,什么年龄大、文化低、不懂技术、不适合做协调,回家修去,边学法,边讲真相,还能带孙子,有时间再协助资料点送送资料不也是修吗?这一念一出我就趴下了,浑身疼的站不是,坐不是,而且在大腿根处出现一大片红疙瘩,痒的厉害,我回家忍着这突如其来的痛苦,双手捧起师尊的法像,看到恩师那慈悲祥和的面容,我一下子就意识到我错了,我泪如雨下,心里喊着师父,师父我错了,我一定要放下自我,圆容整体,不管我有无能力就去做我该做的,我在正法路上能走到这一步是师父的有序安排,可是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想跑,还配当大法弟子吗?随后我边听师父讲法录音到整点发正念,我是师尊的弟子,邪恶不配迫害我,绝不允许迫害,我有执著有师父和大法来归正我,任何生命都不配。晚十二点发正念后炼五套功法,第二天早上六点发完正念,我身体就恢复正常了,所有不应有的症状都消失了,我决心去化解同修协调人之间的矛盾,但是终因法理不清,基点没摆正,没站在对方角度去善解而一味的指责。

师尊在《走出死关》经文中讲:“作为师父我从不记你们在修炼中做的错事,只记你们做的好事与成就”。作为弟子就应该按照师尊的教诲,在修炼中要看到同修好的一面,看到同修修炼过程有不足,因为人在修,谁都有修的好和不足的一面,同修看到应有善心去指出,而不能指责,当时我的过激行为还以为是为同修负责,为他好,开始同修真的向内找自己,最终因长期以来同修们的崇拜,到今天看到同修陷入困境中又回避,还有的协调人因忙于各自项目却没关注这件事,认为他证实法中做得轰轰烈烈,有啥放不下的执著。我深深陷入了一种无助的境地,当时心急也不理智了,也体现不出修炼人的慈悲,在急中也忘了求师尊和大法,我这种过激行为使同修也不愿见我了,他在某一天带着压力和执著离开了我市,我与留下的那位协调人同修,跟头把式走到今天,这其中这位同修在师尊慈悲加持下经过剜心透骨的去执著中走过来了,风风雨雨中坚韧的把我地区证实法、救度众生的重任与其他协调人一起圆容的走到了今天,我在这过程中,在协调人之间的沟通,由于法理不清,摆不正协调人之间的关系,从而使自己出现了修炼以来从没有过的,悟不到的苦,而出现了懈怠的状态。这时我回想起走的那个协调人,为什么听不進同修的劝阻,我今天全明白了,当时我没有站在他的角度去想。因我也出现了心性提高不上来,放不下执著时,一味求得同修的理解,而不向内找,就觉的苦,看别人都是错的,就觉得自己对,学法也看不着法理。在忙于做事中疏忽了修心,在个人修炼中明显出了问题,学法炼功发正念没有了前几年的精進状态了,学法心不静,一学就困,书掉到地上,发正念手变形,人心也多了。遇事总是爱联想,比如同修说我是打杂端盘子的,当时我也想大法中修炼如果需要端盘子、打杂,那是修炼的一部份,其中不分事情大小都得有人去做,就象演员你有技能就演台上的,我就做后台辅助的,台上台下都得有人做,才能成为整体。说是这样说,心里也不太舒服,向内找自己为什么人家能说,是不是自己有什么心哪,学法中找到自己有一颗自卑心、妒嫉心,总认为自己没文化、没技能的观念,认为事情做的大看的见就是好,这不是求名心吗?修炼就应默默的圆容和补充,而不是人为的求得轰轰烈烈。师父在法中一再告诫弟子,修炼中要稳住心,可我很容易被带动,为什么呢?是学法不精進,达不到那种无为状态,稳不下来,做三件事上触及到心性上的问题时没做到师父要求的谁说啥也不动心,可协调中做不到修炼的圆容与慈悲的面对同修,有时一个电话就能使我产生怕心,不能正念去对待,影响同修之间的沟通。

我以前学法、背法状态好时,同修们有事需要配合时,也愿意找我,说我正念强,有安全感,畅通无阻的去挂条幅、贴不干胶震慑邪恶。可现在怎么就做不到了呢?

有一天和同修上劳教所看同修,没说两句话,女看守就撵着难中同修离开了,说不许再见面,当时我很愧疚,难过的查找自己为什么没有了先前那种修炼人的内涵,最重要的原因还是执著没去掉,学法不入心,自己空间场就不是一个正的场,也达不到震慑邪恶的作用。

有时营救同修通知整体发正念,通知不到位怕吃苦,有时通知得太晚直到同修睡觉了。因为不能用电话,说不清楚会影响正念的作用,所以有时起早去堵同修,晚了找不到人,我就专找有学法小组的同修,而忽视了在家的同修。其实学法没有固定小组的同修,走不出来的同修,更应该参与進来。我不负责,通知不到位,愧对师尊,对不起同修,当我认识到了去交流时,同修的一句话震撼了我,有一老年同修在交流中说到发正念时,她说我们平时真相做的少,多发发正念也行啊,你通知不过来,你告诉我一个传一个,我想也对呀,同修们能发正念也好啊,而且有时间到整点就发,自身空间场也能纯净了,学法静心了,她就会出来讲真相救度众生了,是相辅相成的。走不出来的同修参与進来,而对营救难中同修也增加了营救的力度,就按师尊法中要求做。

这几年我地区对发正念整体上还不能做到坚持不懈的发好正念。有时整体配合协调一致,正念确实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同修被迫害能及时营救回来,事后又起欢喜心,又松懈了发正念的力度,出现了绝不该出现的同修被迫害致死,甚至回到同修身边而又走了,这惨痛的教训,使我猛醒:修炼就是严肃的,必须尽快修正自己,牢记师尊的教诲,信师信法,摆正基点,去掉长期放不下的人心,修掉执著自我的心,从法理上升华上来,承担起协调人的责任。要想做好协调,也就是整体上的联系人,必须学好法,面对众多同修,形成一个正的场,多看同修好的一面,圆容慈悲对待每一位同修,心性上扩大容量,有矛盾多找自己,真正向内找。而我深刻认识到,只要学好法,同化法,在忙也要学好法,就能做好该做的一切。

我又开始背《转法轮》和通读师父的各地讲法,每期《明慧周刊》必看,我很快就恢复了修炼人的那种状态,知道该做什么,心性也升华上来了。谁说好的、不好的,也不动心了,就听师父的话。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