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的卑鄙手段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一日】湖南省株洲白马垅劳教所用卑鄙下流的手段摧残大法弟子,搞所谓的“转化”。二零零六年七月初,湖南省株洲白马垅劳教所为了掩盖其酷刑迫害大法学员的犯罪恶行,搞了一个所谓“亲情帮教会”,死皮赖脸的请了几个邪悟者和正念全无的家属,歪曲事实,用谎言来欺骗世人,散布毒素,用假话来掩盖她们的罪行。她们把大法弟子迫害的死去活来,反过来还要强制洗家属的脑,上电视宣传她们的工作做的如何的好。

在白马垅,大法弟子遭摧残的挣扎声、惨叫声,接着又是“法轮大法好”的喊声,无论白天晚上都听的到。下面是几名大法学员遭受的迫害简介。

刘宇伟,三十八岁,益阳人,二零零五年再次被非法劳教。白马垅恶警折磨她几个月后,都没有达到目的,在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二日又对她进行强制洗脑,罚站、不许上厕所、不许睡觉,专门为她挑选了好几个戒毒楼的毒鬼子(长得像猛男型)监控她,逼她写三书。暴徒们用尽了整人的手段残酷的迫害她,恶警指使吸毒人员扒光刘宇伟的衣服,用顶衣架的衣杈子捅进她的阴道,当时衣杈子抽不出来。事隔一个多月后刘宇伟的行动都不方便。

廖红,三十三岁,岳阳人,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劳教。她向恶警和吸毒人员讲真相,不配合恶警的命令和指使,被挨打、罚站、打开窗吹北风冻,吸毒人员自己被吹病了。廖红早晨起来喊了几句“法轮大法好”,被当班恶警宁队长踹了她几脚,立即送进严管队迫害,连续罚站五个日日夜夜。恶警为了逼她写三书,首先是四个人轮流用脚踢足球一样踢她,她的手被吸毒人员用脚踩得又红又肿,她举起疼痛难忍的手给当班恶警谭洁看,谭洁口说“我没看见什么,如果有伤就请法医鉴定,那要你自己掏钱”,就是不让看医生。严管队有一个恶警叫史永青(郴州人),手段更流氓、更恶毒,史恶警指使吸毒人员李颖(衡阳人)、龙赛平(岳阳人)、黄燕等人,扒光廖红的衣服和裤子,把廖红按在地上,在廖红的身上洒些胶水,在特别冷的天把水淋在她头上、身上。

蒋德英,五十六岁,湖南师范大学教师,后任教务工作,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被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警察绑架,被非法判劳教一年,非法关押于株洲白马垅劳教所。被劫持到严管队一号攻坚房,打手李颖、黄燕、易红霞等不准蒋德英睡觉,不准上厕所,整天罚站,还不停的用脚踢。打手李颖揪着蒋德英强制她跪下,把她按倒在地,双脚按住,一边打一边叫道:“我要打死你,宁可我自己抵命,你到底写不写?”就这样拳头不停的毒打蒋德英。

周爱华,五十六岁,怀化人,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一日至二十八日被连续罚站十七个日夜,在被迫害的不省人事的状态下,恶徒们抓起周爱华的手在纸上强行签字。在五月三十一日那天,恶警强迫一名被酷刑折磨违心转化的学员当着全队的面读出来,并专门安排了摄像。当时周爱华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吸毒人员立即捂着周爱华的嘴拖下去了,那些恶警怒气冲冲,一个个目瞪口呆,好象吓呆了,说不出话来。中队长龙利云把周爱华关进了杂房里(简称单独学习房,其实是洗脑房),副大队长贺玉莲强制周爱华蹲下,然后命令李颖、黄燕等好几个吸毒人员用小板凳砍,轮流打。李颖一边打一边骂道:“我是吸毒的,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我连她都不认的。”周爱华又喊“法轮大法好”,李颖等人捂住她的嘴和鼻子,强迫签字。

遭受不同程度的迫害的还有傅维佳,被连续罚站好多天,几个月时间过去了,她的脚肿得仍然像包子似的,行动不方便。眭豫湘、刘开华、杨嫦娥、刘冬秀、车晓阳、郭明清、雷建力、罗玉芳、刘小明、汪白华,还有好多不知姓名的大法学员,被迫害的特别严重。


附:白马垅的恶警有:
刘志刚 教育科科长(沅江市草尾人)
傅 军 办公室(桃江人)
郑 霞(七大队大队长)
贺玉莲(七大队副大队长)
龙利云(七二队中队长)
唐璐云(七二队专门搞思想)
赵帅群(七一队中队长)
史永青(七一队专门搞思想)
陈 敏
李 凡
谭 洁
肖 莉
祝晋枝

株洲市白马垅女子劳教所 (区号0733)
总机:8640841,办公室:8634800,8634844,8634894
副所长赵桂保(男,38岁,迫害“先进”):8634801(办),13607332316(手机)
所长、恶党党委书记黄用良(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决策人):1390843906(手机)
政委,党委副书记衣金娥(女,2001年迫害“先进”):8634894、8634844,13873335222(手机)
(更多电话,请见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6/1202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