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株洲市白马垅劳教所惨遭迫害的经过


【明慧网2006年6月5日】我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被恶警劫持到株洲市白马垅劳教所。在那里我被野蛮灌食,惨遭迫害

2005年6月6日上午,大概8、9点钟的时候,浯口镇派出所和镇政府来了四个人。其中一人是派出所副所长叶常青(手机13974071378),还有乡政府610负责人贺笑龙(办公室0730-6881238),另外两人不知姓名,气势汹汹跑到我家,叫我拿出大法书籍和大法资料。我不拿,他们就在我家翻箱倒柜到处找,拿走了两个录音机,一本《转法轮》,20多个护身符。随即叫我跟他们走,我不走,他们就将我强行绑架抬走。在当地政府大约呆了6个钟头,其中审问一次,追问大法书和护身符是哪来的,我拒绝回答。他们就在当天下午两点多钟把我送到平江县公安局国安大队,刚进门国安大队的李建舟(0730-6288358)马上审问我,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我叫大法弟子,不会配合你们的,他邪恶的把我打翻在地狠狠地踢了两脚,然后把我提起跪在地上。继续问我有没有上过网,有没有叫别人退党,我说没有上过网,退不退党是别人的事情。他们没有问出什么东西。大概过了一小时,把我送进平江县看守所(0730-6288410),在那里被非法关押了两个月。

8月3日,我被恶警送到株洲市白马垅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那里受尽了非人的折磨。刚进去干警和邪悟之人逼我转化,我不转化并跟他们讲真相,她们不但不听,反而迫害我,她们让我在外面站了一个月不准我进房,白天黑夜就那么站着,一动也不准动,眼睛不准闭,嘴巴不准动,最后腿脚都站肿了,手臂也肿了呈紫黑色了。一直站到9月3日才把我放到严管队。叫我到队里干活做事,因为当时没有悟到做事也是配合了邪恶。在那里做了两个多月的事,后来接到了师父的新经文《走正路》,才意识到不能配合邪恶。知道后就不做了,恶警问我为什么不干活,我说在这里不能学法炼功,眼睛看不见,手也不灵活了,做不了。就这样停了7个月。

后来我悟到要反迫害,制止迫害。我就开始绝食,绝食到第四天的时候,她们给我强行灌食,其手段野蛮残忍至极。恶警命五个吸毒犯死死按住我的脑袋,手脚一动也动不了。其中一吸毒犯叫易红霞将膝盖骨跪在我胸脯上,我的鼻子被捏住,当时感到呼吸非常困难,就要闭气一样,话也说不出来,然后她们用铁勺撬我的口,我的牙齿被撬松三个,满口是血,就这样我晕死过去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醒了过来,躺在地上发现头发、身上都是稀饭,糊糊的、脏兮兮的,我呕吐了一阵,鲜血和稀饭都随之而出,当时还只有两个吸毒犯在我身边,彭干警和狱医还有几个吸毒犯都被吓跑了。我下午对他们讲这是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你们是政府和恶警的帮凶,大法弟子没有罪,刚才我的生命差点被恶警和你们夺走了。

后来我继续绝食,干警就把我带到医院吊水,花费现金三百多元,她们要把我的钱花光。晚上罚站,站通宵,我被迫一连站了七个晚上,恶警不准我睡觉,不准用水,不准上厕所,就这样折磨我。白天打点滴,晚上回来逼我写转化,我不转化。史干警、贺干警、彭干警、赵干警、黄干警就命令吸毒犯迫害我,他们捉住我的手叫我写,我不写,她们就把我的手反剪到我的背上,抓着我的头发将脸压在桌上,胸口抵在桌边上,脱下我的袜子塞在我的口中,又气急败坏的把我的手在桌子上使劲甩,每天如此,甩得我手都肿起来了。几天都痛得抬不起来。今年4月18号的晚上史干警又约人到四点钟来迫害我,值班员不同意,那次没迫害成。恶警还不死心,在我将要回家的头十几天,也就是我绝食反迫害期间,她们又把我罚站,从早上6点半起床一直站到晚上十二点,就连释放的那天家里亲人来接我回家,我还被强迫在那里站着。

白马垅劳教所是人间魔窟,那些恶警如果不悬崖勒马,就要成为恶党的陪葬品。我今天把它揭露出来,为的是要解体邪恶,抑制迫害,结束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