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到我要做的吗?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一日】我是九六年和妈妈一起走進大法修炼的,那时我十二岁,上小学四年级。如今得法已经十年。回首修炼历程真是非常惭愧,是师父慈悲一回一回的点悟着我这个就要迷路的孩子,一次又一次把我拉回来。如果我再不精進,等所有大法弟子圆满回家的时候,我就是坐在地上哭的那个,到那时候哭也来不及了。回想起来自己浪费掉的值千金值万金的时间真是伤心,悔恨的泪水涟涟,愧对师父慈悲苦度。然而师父没有放弃我,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从法理中升华了上来,决定不再想过去的事情,一心一意投入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洪流中来。

随着我们本市区家庭资料点的一个又一个的开花,我和妈妈在零五年末也成立了家庭资料点,为大资料点分担了不少,其中也暴露出了我的许多执著心,如:干事心,显示心等。刚开始做的时候爱跟妈妈发脾气,总是以自己的意见为大,这不对我心,那不对我心,有一点不按我的意思去做就来火,其实就是在证实自己,自己如何如何。当同修给我提意见的时候心里很反感,说我排的版字体太紧凑,颜色过重。妈妈给提出我不足的时候我不但不听还跟她吵架。我也想让自己在理性中升华,去掉魔性,可是就没抑制住,其实是没想抑制,抱着执著不放,一手抓着佛不放,一手抓着人不放。

每当我心性不好,埋怨同修、遇到矛盾、麻烦总向外找,不爱找自己的不足,喜欢看别人的不对,和同修闹心性别扭的时候,我的打印机──很快就“不听话”了,夹纸、带纸、飞边。当我意识到这是证实自己的时候,瞬间就感觉身体轻松,知道是师父从另外空间把我后天形成的这些物质拿掉了,但这已经是七、八个月之后了。

学了师父的新经文《彻底解体邪恶》后,我悟到,正法又到了一个新的阶段,邪恶曝光出来就解体它们,当邪恶全部解体的时候正法就要结束了。现在正法進程突飞猛進到了最后的时候,机会越来越小了,能证实法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大法弟子不会总在人间证实法,当这一切都结束的时候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圆满归位,我们做到了吗?做的不好那是永远都无法弥补的,不会再有第二次了,到那时候我们真的能问心无愧的说句“我做到我要做的”吗?

师父给我们准备好了最好的一切,但是我们得走到那儿,达到标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