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修自己 精進不停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近一段时间,我有一个强烈的愿望,就是要把修炼体会写出来。因为通过看《明慧周刊》上同修写的修炼体会,对我有一个非常大的帮助,师父让我们比学比修。由于邪恶的迫害,我们不能象以前一样很方便的大家在一起交流、切磋,但通过看《明慧周刊》上同修的修炼文章,对我有一个非常大的促進,我感觉提高的非常快。现在我也把自己的一些修炼情况写出来,大家互相交流,不足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我是一个快七十岁的人了,从九六年得法直到今天,我好象才刚刚学会了修炼,现在我基本能做到遇到矛盾找自己。我悟到:任何时候,我们都要有正念,当遇到魔难时,只要用正念对待,这魔难就会变的很小,甚至不攻自破;用人心对待时,往往就要摔跟斗。

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三,我到北京证实法,被恶警抓到了天安门派出所,那时我没有一点怕心,一身正气,当登记姓名住址时 ,恶警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我叫大法弟子。又问我家是哪里时,我说我四海为家。第二天下午,他们给我检查身体,听说要把不报姓名的大法弟子送到云南去。我心里一点也不害怕,只想为大法鸣冤,为师父鸣冤。当医生刚要给我检查时,我突然心跳的特别厉害,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我觉的都要站不住了。现在悟到是师父在帮我,给我演化的。一个年轻的警察看了看我说:“这老东西病的不轻,把她放回去吧。”我心里说,你才有病呢,我大法弟子没病。当他们离开后,我身体马上恢复了正常。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平安的回到了家。

回家后又被当地恶警绑架到派出所,他们侮辱我、打骂我,狠劲的拽我的头发,逼我说出同修,逼我写保证,一连从我头上拽下三撮头发,故意放在我前面的桌子上让我看,我想;你们都是纸老虎,我不怕。后来我在里面炼功,恶人们用电棍电我,我心里想:不疼。结果看着蓝色的火花在我手上啪啪直响,我却没什么感觉。这都是因为当时我正念足,师父帮我。

二零零六年春天,一段时间身体一点点消瘦,感觉没力气,我也没在意,没意识到是邪恶的迫害。后来附近的一个同修被旧势力以病业的形式拖走了生命,自己人心起来了,产生了怕心。回家后,我开始准备起了送老的衣服,以免象同修一样走的时候什么也没准备。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几天后胳膊就不会动了,象脑血栓的症状,被儿女送進了医院。检查说是严重的糖尿病,逼着我打针、吃药。我知道修炼人是不会有病的,三天后我就抽空炼功、发正念。十天后,我强烈要求出院,给我检查身体的时候,我发出一念:我没病,我是金刚不坏之体。化验结果出来,各项指标都正常。

回到家后,儿女还要我吃药、打针,我不吃他们就逼我吃,于是当着他们的面我把药放到嘴里,等他们一转身我就把药吐出来扔掉,被儿子发现了,他大发雷霆,不让我学法炼功了,我也火了,和他吵了起来,完全忘了自己是个修炼人,心里愤愤不平。由于心性没提高,身体一直没有大的变化,儿子对我吃药、打针看的更紧了。

直到看了《明慧周刊》第二百四十六期中《同修整体配合营救我脱离魔窟》的文章,文章中同修向内找自己的执著,一、信师信法的问题;二、怕心;三、掩蔽很深的色、欲、情;四、“不爱听别人说”的心;五、忽视了修自己。

我一下子悟到,我不也存在同样的问题吗?这一段时间我学法比较少,讲真相、劝三退虽没少做,却忽视了修自己,起了干事的心,也产生了怕心。从同修去世后,我一直比较消沉,起了很多常人心;同儿女发生矛盾时,没有及时的向内找,总觉的是别人的错。我又继续找,找出了很多自己平常没发现的不好的心,我彻底否定、清除它们。

明白了法理,修好了自己,同儿女关系溶洽了,我身体也很快恢复了正常。希望和我一样处于这种状态的同修赶快清醒,向内找,修自己,精進不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