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出差机会在高校证实法的经历和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四日】在得知要求我参加所在工作单位系统省级骨干到一所高校培训四周的消息后,我的心里很矛盾,因为培训时间太长,要去的城市离我所在的城市有一千多里地,回家需要时间很长,要去的话就是意味着我有很长的时间脱离原有的学法和证实法的环境,什么都需要自己去开创。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心里不是很高兴,当和我一起配合的同修得知这一消息后也很不愿意我去,因为很长时间以来都是我们在一起配合做证实法的事。我也想到过不去,也反思这是对我们的干扰,是不是自己在平时工作中的执著和对同修以及家人的情才会出现这种事情。但如果不去影响也不好,因为这种培训在省厅存档。想来想去,决定还是参加培训,但在培训期间一定要做好三件事。

一、怎样解决学法问题

要去的这所大学是我十几年前毕业的学校,能再去那里这么长时间我想也不是偶然的,我要救度那里的众生。

这所大学的规模较大,分不同的校区。一报到,我的心里就很难受,由于我们这次培训不需要单位交钱,所有的住宿费和学费是由省厅下拨的,所以,住宿条件较差。一个很小的两室一厅的房间要住八名参加培训的人员,这与我的预期差的太远。很多年来单位出差一直住的不错,最多也就是三人一个房间。一看这回住八人,怎么学法炼功呢?我的心里一下就产生了抵触情绪,勉强住了一天之后,再也不想在这住了,第二天就跑到我的亲戚家去了。

这个亲戚于今年八月份来我家时已经得法,去她家一是想和她多交流,再一个就是解决学法、炼功的问题。就这样我在姐家住了好几天,发现效果也不好,因为我一去,他们就总是想跟我说很多常人中的事,学法时间较少,而且从学校到他们家需要半个小时,也很麻烦,我想这样下去也不行。怎么办呢?后来我突然想到了,在学校的很多教学楼里有大教室,我可以去那儿学法。我就去找,结果发现在一些大教室的后面有很多空座位,我很高兴。

那一晚在教室里学得很静,从六点多一直到十点,整个溶在法中。从那以后,我几乎每晚都要到教室去学法。

二、珍惜每一份资料,救度众生

出门时,我带了二十多本《九评》,几十份不同种类的小册子和搭配的明慧周报。在高校里有很多地方适合发资料,如学生宿舍、教学楼、学生和教师的自行车筐等。到那儿后,我首先去的是学生宿舍。在其中的一个院里有几栋很大的女生宿舍楼。我选择的时间一般是下午吃饭前或晚上下自习前,以保证放的资料学生很快就能看到(一般不选上午,因为上午有清扫人员打扫卫生)。

发资料前,我都要先发正念。各楼门口都有看门的,开始时也被叫住过,问是干什么的,我就从容的回答:来看我妹妹。有的让登记,我就随便写一个名字,就上楼了。我一般是先到顶楼,然后往下发。因为资料有限,每层发几分,就到下一层。几天下来宿舍楼发完后,开始发教学楼。

十天左右,我的手里已经没有资料了,这时我特别想回家,想见同修,想带回更多的资料。可学校不放假的话,就得耽误上课。大法弟子在哪里都是好人,耽误课太多自然不对。就在我想着回家的时候,学校给放了三天半的假,我知道这是我纯正的一念起的作用。

回家后,抓紧时间与同修在一起学法、交流,第三天夜里坐火车返回。这次,我带了更多的资料,装了几乎一皮箱。这次坐的是火车,下午上车前的几个整点发正念,我就加上一念:清除干扰我证实法路上的所有邪恶、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和共产恶党在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因为坐的是过路车,没有买到有坐的票,在补票时,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女孩也来补票,并告诉我她那儿还有一个座位,可以到她那儿去坐,就这样一切很顺利。

回到学校后,我想起了一个学院的教学楼中有集中放置的信箱,大约有一百个左右,这应该是该学院所有教师的信箱,这是放真相资料的好地方。回到学校的第一个晚上,我就决定去该教学楼。我是晚饭前去的,大约五点半,那时还没有下班,我边放边发正念。放了几分资料后,从一办公室里出来一位教师,我不得不离开了,先去吃饭了。这时快六点了,我边吃饭边发正念。吃完饭后,我决定还是接着去该教学楼,集中在一天发完,避免后面的几天再去会引起注意。到楼下一看,二楼的几个办公室还亮着灯,怎么办呢?我想了想,决定还是上楼,并发一念,在我发资料的过程中,不许有人来干扰我。我上楼后,先从手里拎着的手提袋中拿出《九评》,大约有十几份,将它们分别放在不同的信箱中,然后从背包中拿出光盘(包括《风雨天地行》和电影《震撼》,放在PP双面袋中,另一面放一份小册子),最后再发各种小册子。

大概放了有四十多个信箱,随身带的东西都发完了。在发的过程中,心特别的纯净,没有一丝的杂念,虽然能听到旁边办公室里人们的谈话声,但没有怕,只想着让每一份资料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将带来的资料按份数计划每个楼发多少,原则是让每个楼都能接收到数量差不多的资料。其它的楼都没有集中的信箱,我就将真相资料贴在门旁边的墙上,或者是门上。去学生的教室我常常是晚上,那时教室里的人很多,人们很容易看到资料;去教师的办公室常常是在白天,而且常放在开门的办公室旁边。

最后几天里,只剩下了几十份的不干胶粘贴,我利用一个晚上去了该学校的教师家属院,将这些粘贴端端正正的贴在了楼道里。

在最后一周,学校给了我们该期培训班的通讯录。上面有详细地址和邮政编码等信息,这正是我所要的。因为去之前,就做了这方面的准备,我带了一些信封和邮票。然后又从旁边的邮局买了一些信封、邮票,还从学校的超市买了一些带学校标记的信封。这样我手里有不同种类的信封和邮票,用不同的笔体来写,一次可以通过一个邮筒寄两封信。(另外,在这里顺便提醒同修,从十二月中下旬一直到农历新年,这段时间邮局的信件和明信片、贺年片之类的较多,这段时间是我们通过寄信方式讲真相的好时机。)

三、突破观念,面对面讲真相

以前,我面对面的讲真相做的不是太好,其实还是受自己观念的制约。有时不想讲,或者想讲找不到话题。这次在这方面有了突破。

有一天晚上,在宿舍,我在上铺趴在床上看《明慧周刊》,同住的几个人开始聊天,很乱。我想:别聊了,我得讲真相。刚想完不到两分钟,不知是谁谈起了法轮功讲迷信,我连忙下床,走到外屋说:听人说法轮功也不是迷信,而且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我就讲起了天安门自焚的疑点,她们都能接受。

有一天晚上,我从教室学完法回到宿舍,看到她们正在看一本书,我一看是《九评》。她们没想到有人進来,其中有一人一愣,当时我的心也有点紧张,心想怎么和我带来的一模一样呢?是不是自己不小心放在床上的呢?这时我的脑筋急速的转着,但马上反应过来应该是昨天晚上我放在教室旁边的窗台上的,今天早晨去上课时她们到的早,发现并拿了回来。我很从容的走近看了一眼说:这是《九评》,我看过,写得很好。就这样我们很自然的聊起了历史上共产邪党的种种罪行。

培训中间回家的路上,一上火车,我就发着正念,并请师父加持,救度能救度的众生。其实,我是个性格比较内向的人,平时不愿与陌生人说话。为了讲真相,我开始找话题,聊到了世风日下,有相当数量的农村人不愿赡养老人,中国医药费太贵,人们看不起病。我抓住话题说:不怪以前那么多人炼法轮功。其中一人说,我们那儿以前就很多。我说:你知道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吗?他们说不知道。我就以第三者的身份讲:听我们邻居说……,后来又聊到了共产恶党的腐败等。其中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以他的常识讲了很多邪党的杀人历史,坐在我旁边的一个姑娘都听呆了,觉的不可思议,我和对面的一个小伙子就跟她说,这些都是真实的。后来,座位上只有我俩时,我跟她说起退团能保平安,她很痛快的答应了。

最后一次返回,是我面对面讲真相做的较好的一次。回来的时候,坐的也是夜车。到座位上后,就想着去补卧铺。这时,列车员过来了, 在车厢里喊:想补卧铺的到十二车厢。我马上起身,赶到十二车厢。可是一到那儿,列车员说没有卧铺。我当时很不高兴,说:我们那儿的列车员刚说有卧铺,怎么就没有呢?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表情一定是很不好看。列车员说:你就是把我蹬到车厢外面也是没有卧铺。没办法,我只好往回走,边走边反思自己的行为:怎么修来修去的还变的这么凶呢?善心哪儿去了?怎么能那样对人家呢?我后悔不已。并且悟到,不让我坐卧铺,也是有原因的,如果往卧铺上一躺你还愿意再讲真相吗?就应该在这里坐着,这里有你需要救度的人。

我迅速调整自己的心态,并开始发正念。不一会儿,开始和旁边的母女聊天,其中的母亲谈到孩子的姥姥腿有骨刺,很遭罪。我说:我们一个邻居以前腿上也有骨刺,后来炼法轮功炼好了。她说:是吗?由此我讲起了大法真相。她们表示赞同。后来心想:怎么让他们退党退团呢?我一时找不到话题,憋了半天,眼看那位母亲就要下车了。怎么办呢?我想我干脆直截了当的问:你们听说了吗,人们都在传说退党保平安。她们说没听说。我就开始讲,最后说我给你们起个化名你们退了吧。她们表示同意。

那位母亲下车后,我坐到了对面的大学生旁边,问她听说退党没有,她有点顾虑,说还在上学,我说没有关系,你没必要找到学校去说,用小名或化名声明退出,表示你跟它没有关系就行。她表示同意。

在学校培训期间,其中一位给我们上课的是该学院的院长,半年前曾经在一起吃过饭,因为不喝酒的问题谈起了我炼法轮功,我给他们讲了一些真相。听到我这么说,那位院长说这是第一次听到正面宣传法轮功,觉的很新鲜,很好奇,愿意了解真相,但当时因为人太多,主要是心性问题,没有讲的很透。这次我想我应该补上。在培训临结束的时候,这位院长给我们上课,在听课时我就在想,我包里还有一份《风雨天地行》的光盘和小册子,应该找机会给他。上完课后,我在楼道里等去厕所的同学,院长从这经过,他走过去后,我追了两步,说送他一张光盘,他开始有点愣,不知道怎么回事,但马上明白过来了,一再说谢谢。

当然,在整个培训过程中,也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主要还是表现在面对面讲真相上,还受观念的影响,跟大学同学讲真相,关系特别熟的就能放开讲,关系一般的就讲得不到位,尤其是人多时。

通过这段经历我还悟道:同修之间的情、互相依赖的心也得去。在我刚参加培训的时候,特别想同修,尤其想长期在一起合作的同修,后来我意识到这也是情,是要修去的心。第二次去之后没有了这种想法,心态平和。大法弟子就应该做到:在只有自己一个大法弟子的环境中也要严格要求自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凭着自己的正念打出一片天来。

今天上午我去理发,在拿钱时店主突然问我,今天给我们带什么来了(我以前曾给过他们小册子)?我拿出《退党手册》给他们。其中一个小伙子说:退党?我说:对呀,共产党不好。他说:是不好。我说天要灭中共,退党能保平安。这时,店主说:我什么也没入过,你们退了吧。就这样,一人退队,一人退团。而且,有一人说:我爸是党员,回头我得跟他说,让他退党。在回家的路上,我想起了师父讲法中说做的好时有缘人会到你跟前听真相。

有时做的好,难免会生出欢喜心,这时我就提醒自己:要证实法,不能抱着证实自己的想法,一切都是从法中来的,是学好了法,同化了法,法的威力在你身上的体现。

个人所悟,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