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法中的小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五日】看到《明慧周刊》常有同修写的在证实法反迫害中正念正行、化险为夷的神奇故事。想起我们单位的同修在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中也有不少这样的奇事。早想把他写出来,可是由于种种的思想障碍迟迟不动笔,到现在觉的再不写出来,实在对不起慈悲伟大的师父,也对不起那么好的同修。因此突破了自己的思想障碍写出来与大家交流。可是水平有限,不当之处恳请指正。

我们单位的大法弟子从七二零之前的个人修炼到以后的助师正法,形成了较好的整体。特别七二零之后,在证实法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学法交流、发资料、讲真相、劝三退,这个粒子团有分有合,配合协调,做的都较好。但也有不足之处,个人某方面有漏洞,也出现过险事,由于整体的正念作用都有惊无险走过来了。

二零零一年,A同修白天当面发资料给一小摊贩,她走后此人举报了,走到半路派出所的恶人就追上了她;二零零二年B、C两同修去农村发资料,被恶人跟踪,当场抓住,C同修当时脱险。A和B同修都曾被单位接回搞所谓“转化”,但都在不长时间正念出来了。A、B先后被关期间,都天天有同修去看她们,都堂堂正正進出,安慰,鼓励她们正念闯关,当然也为她们发正念。看管她们的人都觉的奇怪:这些人怎么不害怕。公安局的人知道后说:“别的单位炼功的有一人被关,其他人躲还来不及呢,他们还送上门!我倒看看他们是些什么样的人。”可是他一个人也没碰上。

二零零三年秋,一同修因个人平日不重视发正念,被邪恶干扰,头脑不清醒,去发资料时让恶警抓住,本单位接回去后关在一间小屋里。其他同修知道后,立即通知每个同修整点发正念,清除邪恶的迫害。这个同修此刻清醒了,不配合邪恶,不让家人交万元罚款,不在公安审讯记录上签字,有机会就发正念讲真相。邪恶决定第四天(周一)送她去某某洗脑班,就在她被关的第二天深夜,一阵腹痛使她醒来,她喊门卫的人(也是看管他的人)开了房门去厕所。从被抓住就有一念:不能让它们摆布,必须想法脱身。从厕所出来就观察周围环境,看到围墙很高,对六十多岁的人来讲不好办,只好又回到门卫处。这时看到大门开着,院里一个人也没有。她立刻想:是师父救我,让我走,她就毫不犹豫走了出来。一位能看见的同修说:当时十二点发正念时,天目看见大门开了,就喊她快走。这位同修单手立掌,身体被透明罩子罩着向北走去。她想:可好了,功友脱险了。这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是同修齐发正念的强大威力。

今年七月,公安局和610的恶人把我厂一男同修骗到保卫科强行绑架了,送到了某洗脑班妄图迫害。所有同修立即高密度发正念,铲除邪恶黑手烂鬼,靠洗脑班近的别单位同修也都去近距离发正念营救。这位男同修相当于协调人,兼购本单位耗材,但邪恶并没掌握把柄,只说他上过网讹诈他。他非常坚定,一切都不配合,并绝食反迫害。有同修看见被销毁的坏东西化成了黑水,大雨点似的落在地上。真的,强大的正念之场使邪恶招架不住了,讲好的要与该同修谈话也没進行,第八天下午就放人了。

象这样的例子还有,如同修A外地的妹妹被恶人送進王村劳教所,判劳教三年。同修A和老伴基本每天二十四小时正点发正念,天天不停,她妹妹只二十天就堂堂正正走出了劳教所。这有高密度发正念的威力,也是她妹妹个人正念正行让邪恶胆寒的结果。

还有其他方面的一些真实故事也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大概是二零零三年春同修D和他人一起去农村发真相资料,一路很顺利,很少有狗叫,多数人家的狗都拴在院子里。发了大半个村子,当她又走到一家门口院子里刚放下资料,突然从院子里窜出一只大狗,张口就咬她的腿。她一点没慌,立即念正法口诀。恶狗呜呜叫着松了口,接着歪着头摇摇晃晃向院子走去。她用手摸摸腿,完好无损,连牙印都没有,只是裤腿脚湿了一块。她平安离开,继续发资料。

又一次她去居民区发真相资料,同时要在合适的地方贴“法轮大法好”的不干胶标语,来到一个广告栏前,觉的这地方看到的人多,要贴一张,她正认认真真往上贴,不想一恶人跟过来,用手重重的拍在她肩上。她反应极快,即刻转身立掌发正念。那人一愣,一秒钟都没停,飞似的跑了。邪恶知道,跑慢了就被灭掉了。

二零零五年初秋,有两次正邪较量,邪恶都以失败告终。邪恶弄来很多攻击师父和大法的歪诗毒画,贴在了一楼房的墙上,有两米多高,十三米长(加院墙)。看到的同修很着急,就找人商量怎么除掉它,不能让它毒害人。一男同修晚上十一点来到现场,这时人来车往不断,但他坦然走上前去铲除恶画,恶画厚、贴的又结实,很难往下撕,开始他用指甲一点一点往下抠,后来撕下的纸片越来越大,且越干越快。他知道是师父加持他,在帮他,心里感到幸福忘了累。清除完了毒画歪诗,打扫完废纸片,看看表,只用了半个小时。第二天恶人发现只剩下一片残迹,只有目瞪口呆的份。

邪恶不甘心失败,时隔不到半月,又把毒画制成了八十多块大画框摆在路边,招来不少人“观看”。大法弟子遇上的、听说的先后来到现场,不管哪个来到,都自觉的找合适位置给那些“观众”有针对性的讲真相,还有给看管画板的人讲的,也有给人们发真相资料的,这里成了讲真相的好场所。很多人都明白真相后当场离去,免受了毒害,邪恶一看到达不到目地,只好草草收场,真是邪不压正。

今年还发生了这么两件事:有一男同修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怕心重,曾不炼了,但知道大法好,后来又回到正法修炼的路上。为补回损失,学法、炼功,讲真相、发“九评”等都比较精進。夏日的一天,他要把烧开的水灌到暖瓶里。壶把太热,烫的他松了手,壶放歪了,滚开的水倒在他的脚上,但他没觉的疼。他立即想到:是师父保护了我!就激动的对老伴说:“师父又给我挡了一难!”看看脚,皮肤没有变色,更没有水泡。

还有一女同修,打扫街道卫生。干活时就有两阵头晕,她没在意,直到干完活才回家。回到家就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症状,难受的倒在沙发上,只感到头晕目眩,觉的天旋地转,恶心,头盖骨也“咔吧,咔吧”的响,但心里还很明白:我哪里做的不好,让邪恶钻了空子迫害我?我就大声(其实没声)求师父救命,并说“邪恶黑手烂鬼你不配迫害我,我不会听你的,我听我们师父的……。”就这样过了约十分钟,慢慢好转,就坐起发正念除恶。孩子下班回来,看到她脸色还很难看,就摸她脉搏,说;“怎么摸不到脉搏了?咱快上医院吧!”她说:“学大法的和一般人不一样,你怎么能摸到我的脉呢?放心吧,我歇歇就好了。”结果第二天早上一切恢复正常。

这些故事让我们体悟到:在修炼的路上,在证实法中,只要我们以法为师,以救度众生为重,遇事心正念正,师父会时刻呵护着我们,点悟着我们。师父讲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不管是集体发正念,个人发正念,或一思一念的正念,都会正念显神威,都会有效的抑制邪恶,解体邪恶,减少迫害。发正念是师父给我们营救同修,救度众生,保护自己的利器、法宝,让我们在正法尾声的修炼路上多学法,多发正念,走好每步路,让恩师少为我们操点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