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神一念 天壤之别


【明慧网2006年8月20日】本月15日早上,A同修到我这来说:“昨天晚上B同修发现街上贴了很多诽谤师父的标语,找我商量。我找了几个同修商量,别的同修也发现了这种标语,认为可能是陷阱,先不要轻举妄动,商量找个时间一起行动。结果后半夜出去的时候,只发现了两个,其余的都已经被别的同修清除了。”

上午我到C同修家说起了此事,问她知不知道这事,不料C同修讲,就是她和B同修一起清除了诽谤师父的标语。接着她就给我讲起了经过。

她说:“我下午下班的时候,就觉得电线杆上有什么东西不对劲,我平时从来不注意这些,可能是师父的点化吧。当时发现以后就想等晚上把它清除了。这时女儿说:‘妈,咱现在就把它清除了,等晚上干啥呀?’我一想也对,发现邪恶还留着它,马上清除。当时爱人也说:可能是陷阱,不要去。我想大法弟子就应该按照师父说的做,叫我看见了就应该我做,不要动人念。于是就上楼取水和铁抹布把它清除了。清除完以后也想别处也可能有,是不是去找找?后又想:别的大法弟子看见了也会做的,就上楼了。晚上8点多钟,B同修来了,B同修觉得别的同修悟的不对就来找我了。我这时也悟到自己当时的想法不对,应该去找找,不应该有依赖同修的心,应该为法负责任。于是我们用矿泉水瓶灌上洗衣粉水(洗衣粉水有沫,能挂住,还抗用),带着铁抹布就去了。有的地方贴的太高够不着,我就托着B同修,一直清理到半夜11点半,觉的没有了才回来。”听C同修讲,做的过程非常顺利,没有遇到任何麻烦。

是啊,这场迫害不是人对人的迫害,当我们用的是神念时,另外空间的邪恶就解体了,坏人没有了另外空间邪恶的操控敢对修炼人怎么样吗?其实法中都有,就是关键时刻能不能做到信师信法的问题。

下午,D同修到我这来了,说话间我提起了这件事,不料D同修说又贴出来了,就在刚揭下去的地方贴出来的。我马上说那咱们马上去清理。他说:“不能去,就在刚揭下去的地方贴的,这回可是陷阱。”我说:“别动人念,用人念越想越复杂。我们是大法弟子,邪恶出现了就铲除,绝不允许它迫害大法,毒害众生。其它的念什么都没有,这就是神念。”说完我就开始准备东西,用洗洁精的空瓶灌满了洗衣粉水。我看他没有吱声,就问了他一句:“那你是咋悟的?”他说:“咋悟的?把它弄下去。”我说:“那咱就发正念,发完就走。”

谁知刚坐下,脑袋里就返几天前做的梦:我被戴上了手铐。我开始排斥它,否定它。我心里说:“请师父加持,我是大法弟子,我要维护大法,不允许邪恶毒害众生。”

发完正念后,我意识到D同修刚才说的话不是很纯,我想得为同修负责,得理智的去做。我就说:“心里突突,也别强为,也不要有别的同修做到了,咱没做到的想法。”他马上就说:“不应该去。”又把他陷阱的逻辑说了一遍。我又说:“别动人念,用人念越想越复杂。这场迫害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是另外空间邪恶生命操控人干的。当我们用神念时,另外空间的邪恶就解体了,这边人的想法就变了。”他说:“我们有那么纯的念吗?”我说:“我们往往有的时候表现是不相信自己,实际上还是不相信师父,不相信法。信师信法是第一正念。”他认同。我又说:“从法上悟,我们是大法弟子,邪恶出现了就应该马上铲除,就应该维护法。其它什么也别想。从常人的逻辑,它认为我们不敢白天去,也不会现在蹲坑,所以现在去最安全。”

我接着说:“我现在心态还行,咱们去溜达溜达,你告诉我在哪,你在旁边发正念,我做。如果我要是心里突突我也不做,先看看在哪再说。”就这样他蹬着倒骑驴,我坐在车上,我们出发了。路上又切磋了一会。我们开始调整心态发正念。我发现我的心越来越稳,信念越来越坚,我知道师父在帮我们。此时我已经没有一点杂念了。

到了以后,我发一念,谁也看不着我,就开始往上嗤水,荫湿一会儿,用铁抹布一擦就掉了。中间曾有一个出租车在那停着不走,司机在车里打电话,我就发正念让他离开,一会儿他就离开了。又遇到一处,有一个扫马路的站那不走,我们一边发正念让她走,一边到别处寻找,转一圈回来她就走了。做一会儿以后我发现他也轻松自如了,就说:“当时想的挺险恶,实际做起来也挺简单的。”他会心的笑了。真是人神一念天壤之别啊!他建议我们多转转,再找找,就这样我们从下午2点多钟一直转到近5点,再没有发现。

中间我也曾产生过欢喜心,马上意识到就排除了。回到家里以后又返出求功劳的心,就再排除。

我看到现在还是有很多同修,被常人的观念障碍着,所以就写出经过,希望能给同修以启发,希望我们尽早的神起来。另外提醒同修注意修自己的一思一念,及时归正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