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显神威,师恩永世难忘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七日】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在佛光普照下,我儿子不但病好了,现在还能念法了,炼功了。小孙子也能背《洪吟》了,见着小本大法书籍,就捡起来给奶奶“这是大法的”,而且看见警车就发正念铲除它背后的邪恶。小孩儿顽皮有时不听话,一说“你是大法小弟子”就听话。老伴也给师父磕头,感谢师恩;儿媳也要帮着发真相资料。一家人都拥护、支持大法,其乐融融。

新年家家户户贴对联时,我家门口贴上“法轮大法好”。年三十我和同修贴到半夜再回家包饺子,把“法轮大法好”贴遍大街小巷,大条幅越看越爱看。我说:“今天各路神仙都下界了,路上没有人,都是神。”读着师父的法,我时常激动,师恩永世难忘。

一、善念带动了大家

我原本有幸福的家庭,但儿子突然间病倒,一家人为病孩忧愁,走上了求医问药无休止的艰难路。正在此时,一个神奇的功法──法轮功在中国大地悄然而起,迅猛发展。经人介绍,一九九六年我喜得大法,抱着求儿子病好的心愿走進大法之门。刚学法那时,因为文化低,参加学法班我都不好意思去,《转法轮》都念不下来,很多字不认得,念一行得问老伴几次,老伴说“我都成你老师的半个弟子了”。同修不嫌弃我,学习时总是鼓励我念。在师父的点化下,不长时间我都会念了,所有大法书、材料都能看。不知不觉中儿子的病也好转了。

大法太神奇了,我学法炼功更加努力。以前我胆子很小,天黑不敢出去,自从学大法浑身有使不完的劲,自己都感觉年轻了,什么也不怕,半夜两点去炼功点炼功,盘腿打坐,一坐三个小时,腿疼也坚持不拿下来。我无忧无虑、没有后顾之忧的幸福生活、美满家庭,都是大法给的,我就要按照大法的标准“真、善、忍”做好人,时时按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一次回老家,一车厢都坐满了,这时上来一个残废人,领个小孩儿,我起身给残废人让座,我这一让座,大家都让座,别人给小孩让座,老伴给我让座,一直站到家,整个车厢都洋溢着关心别人的气氛。这要是在学大法以前老伴得埋怨我,还能给我让座他一直站到家?大法改变了我,我的善念带动了大家。

二、三个“护法”

在我实修越修越来劲的时候,九九年七二零打压开始了,到处都是铺天盖地的欺骗宣传,不许炼功,不许看书,到处抓人,天要塌了似的。同修们不顾生死,都站出来,向政府说明真相。我上北京,被不法人员截住送回来了。紧接着象“文化大革命”似的打压开始了,街道挨家搜书,人人过关,审问还炼不炼,人人表态签字。家里人说交两本辅助的,免得来干扰。我交了两本,交完书心这个不好受,心里好堵的慌,中午做好的一碗菜“啪啦”一声掉地下了,全洒了。我当时就悟到了,马上上街道主任家去要书,主任不给,叫上派出所去,交书的数都报上去了。我心里说:不给不行。我从主任屋里看到了我的书,拿起来就走,往怀里一揣,心情特高兴,心里只有一念,谁不炼我也炼。结果派出所也没叫我去。

在当时那种铺天盖地的邪恶宣传中,常人不知道真相,被恶党中央的宣传迷惑住了,也跟着诽谤大法,无知的犯罪。我听到碰到这样的事,就证实法,不管是谁,任何地方,任何人说大法不好,歪曲事实,我都跟他讲:“我没有错,大法没错,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错。”

在那黑暗的日子里,每个人都感受到恐怖的气氛,空气都紧张。得到师父的经文更不容易,那时都是手抄的,得到真是如获至宝。第一次取经文回来的路上,路过市场下起小雨,越下越大,我怕经文浇湿了,用手捂着衣兜。正走着来了三个少女,打一个伞,十二、三岁模样,扎着两个小辫,穿着打扮一样,长的也差不多少,她们争着给我打伞。市场那么多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都被雨浇着,三个少女却单单给我打雨伞,一直给我送到家。问她们是哪个学校的,给你们写封表扬信,她们同声说“不用”,三个少女走了。

越想越觉的这事太神奇了,三个少女单单给我打雨伞,那是护法来了,是保护经文不被浇湿,是我自己那一念,师父就安排了来帮的,师父什么都知道。我们在大法中修,无比荣幸,有师有法我们还怕什么,都是师父在做。

三、全在一念

大法需要我们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头一次得到真相材料时,半夜下着雨。我到人们经常散步的休闲小道上去贴,贴不上,胶不粘,跑回家打了浆子再贴,贴的牢牢的。老伴说:“那儿也没人,你不怕碰着坏人?”我说:“不怕,坏人怕我。”

我写不好字,同修刻好了,我自己印,一本一本的印好了的“法轮大法好”,又工整又好看又方便,随印随贴。大雾的天气我带着印好的不干胶贴。晚上吃完饭出去贴,越贴越觉的这也得贴,那也得贴,一直贴到半夜一点,心里一点儿也没有怕,心想我贴高点。

第二天一看贴的真高,我不到一米六的个儿,怎么贴的那么高,大个都够不着。同修看了还问“怎么贴的?站凳子?”其实全在一念。

我出去贴大法真相,先发正念,一路上边走边发正念。既贴了就贴好、贴正、贴牢,掉了的捡起来从新贴好;哪儿人多,容易看到就贴哪。每次贴回来的路上,瞧瞧贴这多好,一会儿看贴那也好。感到一个个电线杆就象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一样,站的直愣愣的,挺着胸等着救度,似乎在说“往这儿贴!”(这是真实感受)马路上贴上“大法好”标语,有力的震慑了邪恶,救度世人。

四、特殊的“学习园地”

二千零一年邪恶的迫害还很猖獗,大法弟子都在证实法。同修就想:贴一个象学生教室后面的“学习园地”一样的大法真相展览园地,让不明真相的人看的更全面,我们几人商量说这个办法好。各方面的材料找全了,有祛病健身方面的;有拥护大法得福报的;有世界各地大法洪传情况的;有军队干部炼功中央挡不住的;有江魔头及邪恶烂鬼怎么迫害大法弟子的,共有五、六份材料,贴了“学习园地”栏里两排。最上边同修画了三个不同颜色的法轮贴上,间隔处贴上真、善、忍。一期正法时期特殊的“学习园地”做好了。

晚上我俩在人们三三两两散步时,抓住时机,我求师父给我两分钟。我俩发出强大正念“清除一切干扰”。意到功到,师父帮我们,就在那一刻非常静,周围一个行人都没有。我们非常麻利的贴好,端端正正。一切就绪了,过来一个骑车人。多么神奇,我们真真切切感到师父就在身边。

这个特殊的“学习园地”贴在一个新建的楼群中心,周围都是卖各种装修用品及小吃的,装修房子、买东西的和干活的人来往不断。有缘人都看到了,非常醒目,老远就能看到。直到邪恶扯掉,中间那个紫色的法轮象印在墙上一样,很长时间墙上还有一个紫色的圈印。

五、铲除邪恶

那时邪恶很猖狂,有一次满大街都是邪恶标语。同修看到了,心往一处想,大法需要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邪魔烂鬼的操控,同时也不准许这些毒品迫害众生,我们商量决不准许邪恶的东西存在。晚上我们出去把标语扯掉了,看到哪个地方有邪恶标语黑板我们就抹掉。

正抹着我看同修怎么站那不去抹呢?原来是细端详看抹哪个字,我说:“那还找啥,一胡噜全没了,你擦那一两个字,邪恶也容易添上。”同修也明白了,回来议论这事儿大家都乐。师父说:“一个字一个字的去抠,结果什么也没发现。”我说:“学法抠,上那儿还抠来了。”我没有那些观念,一下全抹掉,邪恶想写也写不上。

谁也不用谁告诉谁,大街小巷的邪恶标语一夜之间全无。楼头理发摊儿都见证了大法的威力,说:“大法真了不得,一宿儿这标语全没影了”。

六、想干什么能干成什么

每次出去证实法,家人都担心,问跟谁去呀?我回答“一帮人呢”,其实就我自己。下楼我笑了,当然不是我自己,有天兵天将护法,有护法神看着,能是我自己吗?每次出去贴贴真相资料,我心中只有一念:“正法一天不结束,我就一天不停止证实法,清除邪恶”,我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有一次,我和同修就想往路边一个电线杆上贴“法轮大法好”大标语,行人都能看到。可是那儿有个三轮车,灯开的很亮,没法上前,我不慌不忙抹好浆子,准备好条幅,发出一念:清除邪恶的干扰,让三轮车走,一切都给大法让路。念一动,三轮车马上启动,调头走了,车灯马上消失。师父赐给我们的正法口诀威力无比,我们的神通体现了出来,你叫他走他马上走。只要坚信师父,坚信法,大法弟子是要什么功能有什么功能,想干什么能干成什么。

一次我们几人走到有电子门的楼门,一个青年从门里出来,“啪啦”把门锁上了。我说“门锁上了”,同修象没听见一样,用手一拽门开了。大法是超常的,是神奇的,我们见证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随师正法,无奇不有,无所不能,师父保护我们,有许多次都是有惊无险。

全世界大法弟子四个整点发正念,铲除邪恶,救度众生。为了半夜十二点发正念,不睡过去,我不脱衣服睡,半夜起来就发正念。每期网上登出的邪恶名单和要加持的同修名单我都认真记下来,铲除邪恶,加持同修。同修看了我记的名单,一笔一划的字(因文化低),都鼓励我,说我做的好,她都没做到每次都记下来。我知道我做的还不够,有个风吹草动,心还动,没做到“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下,大家都稳住心。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

七、有啥心去啥心

有个同修被绑架几次,是公安局挂了号的。回来之后来我家,有一次她说出去讲真相,让我去帮发正念,我心里迟疑,有怕心,问别的同修“这样情况你去吗?”同修说“去,在旁边发正念”。我和同修比看到了自身的差距。

有个同修老太太,贴一个大法粘贴,被她亲戚看见了说她。她来点我说:“我都让人看见了,你让别人看见了怎么办?我家有个病老头,你家有个病孩,邪恶迫害你,病孩儿怎么办?”我说:“我是做最正的事,他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

一天,突然有两个陌生人敲门,说是公安局的。当时我就迎上去,心中没有怕。后来说明来意,原来是我家一个总也没有联系的亲戚犯了事,看看来我家没有,一场虚惊。也不是偶然的,当时我心不慌,泰然自若,心想:真修就不怕。

八、讲真相的心态

讲真相、劝三退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见到有缘人就讲。我原来单位一个同事是个老党员,受邪党毒害很深,挺顽固,我给他讲退了。我小孙子换了好几个托儿所,换一个托儿所我讲一个托儿所,没有怕。老师对我小孙子都挺好,明白的一面都说谢谢,都知道大法好。

我讲真相心态好的时候,一会儿就围一帮人,众生都明白,都得度。当我心态不稳、有顾虑、有怕心时,常人都点我说“大姨回家做饭去吧”,真象师父讲的“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

我炼功时,师父的讲法目录都往脑子里打,怪不得师父不让挑着看,都是有序的。学法中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医院有的病检查不出来,但是确实有病。有的人检查出来病了,也不知道叫什么名,都没有见过的病,医院统称‘现代病’。”通过学这段法我悟到:什么是现代病?就是现在的人不信神,什么坏事都敢干,迫害大法,迫害修炼的人,医院能治吗?医院不能治。

师父在讲法中告诉我们不能落下一个弟子。我身边有个老年同修走了,我主动承担起给这一组同修送经文的事情。这几个同修住的分散,离的远,而且有的有怕心,带修不修的,什么状态都有,送经文都很难,更不用说做真相发放了。师父讲我们是个整体,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我准备好粘贴,带她们去,和她们一起做,在跟前看着,叫大家都走出来。

师父讲:“大家一定要注意一个问题:你们在证实法,不是在证实自己。大法弟子的责任是证实法。证实法也是修炼,修炼中就是要去掉自己对自我的执著”(《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

我所做的是微不足道的,都是师父在做,是师父、大法给我的智慧和勇气,让我理性的做好。在修炼的这条路上,师父没少点化我。师父慈悲呵护,引领弟子逐渐走向成熟。“你们将来都会知道,只要你圆满,那个时候你会发现你自己的伟大和你的师父也是对得起你们的。”(《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

这是我修炼心得体会的点滴,今后我要更加努力,精進实修,跟师父回家。不当之处,同修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